王立秋

一个没有原创性的人。 In the world of poverty, signlessness is best, in the story of love, tonguelessness is best. From him who has not tasted the secrets, Speaking by way of translation is best. (Jami, Lawa'ih)

然后,哀悼的季节来了

發布於
Amjad Islam Amjad, “Then Come, O Season of Mourning”, trans. Waqas Khwaja.



然后,哀悼的季节来了



阿姆贾德·伊斯兰·阿姆贾德



然后,哀悼的季节来了——这一次我又再一次

拉着你的手指带你回家。

那里的一切都还一样,一点也没变。

你的房间还是原来那样,还是你

以前看到的,你离开时的那样。


在你的床头柜上,甚至今天

都还摆着那个咖啡杯

在它干了、破了的边上

还看得见怀疑和欲望的斑点和泡沫,

还有那只笔,它笔尖上无眠的夜的墨水像

干裂嘴唇上形成的薄壳一样脱落。

还有那些永远

被一些没有流下的泪水打湿的纸。

你的凉鞋也还在

它们无用的鞋底上沾着所有那些

虽然破旧不堪,却还在呼吸的梦。

你被

悲伤洗刷过的衣服

还挂在我的衣柜里。

安慰的湿毛巾

和洗得只剩一半的抽泣的肥皂

躺在发光的脸盆里。

你那天匆忙没有关上的

冷热水龙头,到今天

都还在流。

挂在门边墙上的钟

甚至现在,也一如既往地

慢了半分钟——

被困在日历上的日期还没眨过眼。

它旁边还挂着

那张照片——她

坐在我身边,头靠在我肩上。

我脖子附近有一只蝴蝶,她的头发

在幸福地扑动。

好像一道魔咒

使人觉得心停下来了,而风还在吹。


可是,哀悼的季节啊

那一刻

谁知道你会从哪个方向来

从我们之间经过——

像两条反方向的路的分界线一样

从我们之间经过,只留下

在两条路上飞扬的分离的尘土。


也许你会在门铃上看到

那尘土的薄外套。

也许,你也会注意到照片里些许的不完美。

在曾经总在微笑的渴望的眼睛里,

也许,你会发现,那双眼的眼角有些潮湿。


(瓦卡斯·赫瓦吉/英译 王立秋/中译)


Amjad Islam Amjad, “Then Come, O Season of Mourning”, trans. Waqas Khwaja.

译文仅供学习交流。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