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立秋

译者,关注伊斯兰研究。

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SARS和COVID-19流行期间的流动与限制

项飙,牛津大学社会人类学教授,专门研究亚洲移民和社会变革,著有《全球“猎身”》(Global “Body Shopping”)和《跨越边界的社区》(Transcending Boundaries)等书,其新著Making Money from Making Order也即将出版;主编Return: Nationalizing Transnational Mobility in Asia一书;并用英文和中文撰写了大量文章(许多文章已被翻译为日语、法语、韩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

译自Xiang, Biao. "From Chain Reaction to Grid Reaction: Mobilities and Restrictions During the Epidemics of SARS and COVID-19." 6 Mar. 2020. Somatosphere. Accessed 8 Mar. 2020. http://somatosphere.net/forumpost/from-chain-to-grid-reaction/. 译文仅供学习交流,转载须标明相关信息和出处,请勿做商业用途。


从链式反应到网格反应

SARS和COVID-19流行期间的流动与限制


项 飙 / 文

王立秋 / 译

任绪军 / 校


疫病的流行与人口的流动密切相关。但就2020年中国人口流动不仅史无前例地普遍和频繁,而且成了全球经济和许多人生计的基础而言,COVID-19的爆发是特别的。可以说,在维持增长方面,商品的流通和人员的迁移要比工厂里的流水线更为重要。COVID-19的流行和随后的应对影响特别大,因为它们突然中断了所谓的“流动经济”(mobility economy)。通过比较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爆发,我们就可以看出这个特定的语境。在努力遏制SARS病毒时,中国政府把农民工(rural-urban migrants)选作最首要的防控对象。4月和5月,中央政府至少发布了8条关于农民工的紧急指令,北京市政府则发布了16条。而在2020年,农民工几乎没有被提及。大多数与COVID-19斗争的举措针对的都是全部人口。显然,流动性不再为农民工所特有,它已经成为全社会的普遍特征了。流动性的意义已经变了,它与公共健康的关系也变了。2003年,政府以农民工为防控对象是有原因的。在疫病流行的高峰期,农民工SARS病例占到了所有SARS病例的14.81%(Ministry of Health 2003)。在SARS爆发后,全国大约有12.6%的农民工离开城市(Agriculture Survey Team,National Bureau of Statistics,cited in Ma 2003),这些人成了农村感染的主要来源。例如,在中国北方的河北省,90%的SARS感染者都是返乡的农民工(Asahi Shimbun 2003)。北京市社会科学院的一名研究人员评论说:“因‘非典’引发的在京流动人口‘外逃’导致的疫情在全国范围的传播,以及流动人口‘集聚’造成北京市内爆发性疫情的蔓延,使流动人口的健康状况首次以极其特殊的方式展示在人们面前。”(Feng 2003:10)。那么,确切来说,SARS的流行与人口的流动有着怎样的关系呢?我在那时做的田野工作表明,与大众媒体和政策文件的叙事不同,很少有农民工是因为健康问题才离开城市的。与他们的城市中产阶级同胞相比,农民工对疫病流行威胁的敏感度要低得多。农民工的流动,是链式反应(chain reaction)的结果。隐瞒了两个月之后,在国际社会和国内城市居民的强大压力下,中国政府突然于2003年4月末承认疫病的流行是国家紧急状况。公共娱乐场所和建筑工地被认为是高风险区域,均在一夜之间被关闭。5月,北京关闭了70%的餐厅(Yang 2003),这就可能导致237300名农民失业(这是我根据Xinhua News Agency 2003的估测)。没了工作,农民工只好回家。他们变成了病毒、经济动荡和社会污名的最惨受害者。“链式反应”意味着疫病流行和农民工之间的关联以社会分层为中介(Xiang 2003)比较而言,COVID-19的流行所引起的则是“网格反应”(grid reactions)居住区、片区、城区,甚至整个省区,都充当起网格的角色,将地毯式的监视强加于所有居民,使流动最小化,把他们隔离起来。在中国的行政系统中,一个网格就是一组家庭,从农村的50户到城市的1000户不等。网格管理员(通常是志愿者)和网格负责人(领国家薪水的干部)要确保垃圾按时得到回收、车辆停靠规整,以及,网格内不会有政治示威活动发生。在疫情爆发期间,网格管理员会挨家挨户上门检测每个人的体温,发放许可证(每周每户家庭只允许一个人出门两次),并且,在集体隔离的情况下,每天三次把食物送到所有家庭门前。网格反应,就像COVID-19病毒一样,是具有高度传染性的。中央政府一对病毒宣战,全国各地就立马采取了严格的措施,甚至在没有感染报告的偏远省份也不例外。很快,整个国家就将自己锁进了网格。网格反应不只关乎社区网格;它也指全方位的、一刀切的、战争般的策略。把整个医院变成COVID-19病房,在村子周围设路障,这些也是网格反应的一部分。总体动员(全面制动)(total [im]mobilization)被认为是必要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的人口流动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水平。2019年,在中国,超过36亿人次乘坐火车旅行,乘坐飞机的人次则是6.6亿,而相比之下,2003年的数据还分别只有9.5亿和0.87亿;中国私家车的数量,也从2003年的0.13亿,增长到了2.06亿(CEIC Data 2020)。流动性增强的原因也在于工作临时化(casualized)。2008年到2016年,非正式部门每年提供了1000万份工作,而国企和外企的稳定就业增长速度要缓慢得多,事实上,2015年到2016年,它们还缩减了200万份工作(Qian 2020:2)。2008年,“劳务派遣”服务合法化,而2011年,劳务派遣就占到了全国工作的13.1%(National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2012:35)。派遣机构把工人从一个项目地点移置到另一个项目地点。如今,更多农民工在地方与地方、工作与工作之间迁移。这也意味着,政府没法再依靠作为监控雇员之中介的雇主。可行的措施必须针对整个人口。网格反应可能带来巨大的破坏。首先,就像链式反应一样,网格反应也引发了意料之外的可能进一步传播病毒的迁移。武汉封城引发了逃亡,据说,逃亡出来的人把温州变成了湖北之外的一个疫情重灾区(Yao 2020)。在湖北省内,医疗资源的短缺,再加上封城导致的集中感染,迫使病人一家医院又一家医院地寻求治疗,且他们经常只能步行,因为交通也暂停了。因为网格建基于物理边界,所以,网格反应也助长了引起恐慌的基于地域的污名化。疫区出身的人,无论离开故乡多久了,都会被邻人封锁在家里,甚至还会遭到网上的谩骂。报告表明,因为强制隔离,居民与官方之间的冲突也有所上升。[1]经济的动荡则最为明显。因为中国2020年的经济在规模上已经达到了2003年的四倍,而且更重要的是,因为它在全球供给链中扮演着越来越核心的角色,所以,在流通上的任何故障都会带来影响深远的后果。但必须强调的是,那些生计依靠流动的人所受到的伤害最大。在不能流动的情况下,出租车司机、送货员、后勤和服务部门的员工都没法工作。他们中许多人靠每日结算的薪水生活。两个月的停工带来的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因此,这是一个“第二十二条军规”(Catch-22)的场景:普遍的流动性使政府除网格反应外别无选择,但它同时又致使这样的应对方式带来令人不堪承受的破坏。在中国社会变得更具流动性时,对风险的应对却显得更加粗糙和笨拙。怎样才能以一种更加可持续、更加公平的方式来组织流动经济?这是未来几十年里研究人员和政策制定者面临的根本挑战。



Xiang, Biao. "From Chain Reaction to Grid Reaction: Mobilities and Restrictions During the Epidemics of SARS and COVID-19." 6 Mar. 2020. Somatosphere. Accessed 8 Mar. 2020.

http://somatosphere.net/forumpost/from-chain-to-grid-reaction/.



注释:

[1]基于官方媒体渠道,特别是《中国新闻周刊》、《三联生活周刊》、《南方周末》和《人物》上的多篇报道。https://github.com/2019ncovmemory/nCovMemory存档了与COVID-19爆发相关的报道。



参考文献:


Asahi Shimbun. 2003. “SARS outbreak in

Hebei”, 17 June. Page missing. CEIC Data. 2020. “China: Transport and

Telecommunication”, https://www.ceicdata.com/en/country/china. accessed on 25

February 2020.


Feng Xiaoying. 2003. Feidian yu liudong renkou guanli moshi gaige lujing de xuanze (SARS and the Choice of Reform Paths for Migrant Population Management Model). Chengshi Wenti (Urban Issues). 4 (114): 9-12.


Ma Xiaohe. 2003. Jiji caiqu youxiao cuoshi

fangzhi feidian zaocheng nongmin shouru xiahua (Take Proactive Measures to

Prevent Farmers’ Income Loss). In Research Report Series of Macro Economic

Research Academy, Economic Development Committee of China, 9 June. Available at

http://www.amr.gov.cn/macro_economic/index. jsp?subframeid=1, accessed on 6

January 2004.


Ministry of Health, China. “Quezhen binli an zhiye fenbu” (Distribution of confirmed cases by occupation). In Chuanranxing Feidianxing Feiyan Yiqing Dili Xinxi Xitong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 on Infectious Atypical Pneumonia). Available at http:168.160.224.167/ sarsmap, accessed on 16 July 2003.


National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Research Team on Labor Dispatch, 2012, Dangqian woguo laowu paiqian yonggong dizwei diaocha. [A survey on the current employment status of labor dispatch in China], Zhongguo Laodong [China Labor], No. 5: 23.


Qian Jiwei. 2020. Under-coverage of Social

Insurance in China’s Informal Economy. No. 9. EAI Commentary.https://research.nus.edu.sg/eai/wp-content/uploads/sites/2/2020/02/EAIC-09-20200203.pdf.


Xiang, Biao. 2003. SARS and Migrant Workers in China. Asian and Pacific Migration Journal. 12 (4): 467-499.


Xinhua News Agency. 2003. “Diaocha xianshi: zhonggou yin feidian fanxiang nongming bacheng reng zai dengdai guangwang” (Survey shows 80 per cent of returned migrants due to Atypical Pneumonia still wait and see), 19 June.


Yang Bin. 2003. Feidian kenan daozhi Beijing canyinye 5000 jia chuju (Atypical Pneumonia may force 5,000 restaurants out of business), Sinanews, 4 June.


Yao, Gaoyuan (Mayor of Wenzhou), Zhejiang

province, Interview at China Central TV News 1 + 1 column, 2 February 2020.

Available on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Hh2jiScjIE.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