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oby

心极热,眼极冷。

猎手回收站

航班误点了40分钟,凌晨1:46才到——安逸。

刘振华喜欢夜班,喜欢误点,那意味着他将载着一个疲惫不堪的女人,行驶在空荡寂静的公路上。

挑选乘客,和逛淘宝一样,有着精密的筛选机制;感谢大数据,让狩猎变得如此精准容易。经过筛选,每个乘客不是待宰的羔羊,就是待操的姑娘。

这套筛选机制不是天生的,是他和哥们儿长期培养的结果。

刚开始跑出租时,没人教没人带,缺乏经验,啥人都接、啥路都跑;直到加入同城司机群,才惊觉自己不知道走了多少冤枉路。

群里有个哥们儿,年方三十,御女无数,天天在群里发艳照,直播调戏女乘客。大家都说这才是男人啊!

刘振华专门跟他讨教过经验。但那哥们儿才说几句就开始打广告,让买他主讲的PUA网课,说还能领针孔摄像头的优惠券。刘振华屡次心动不已,但又舍不得花钱,于是天天在知乎、贴吧看“高手指路”,拿每个女乘客演练技艺。

这次依然是抢的女乘客的单——他已经很久没有接过资料显示为男性的乘客了,但有些男人竟然把性别填的“女”,每次遇到这种情况他就恨得牙痒痒,千方百计地坑对方一笔才能平静下来。

 

乘客开门落座,道:“不好意思啊飞机晚点,让你久等了。”

刘振华暗自发笑:这婊子居然坐在前排,看来对我有点意思。

“没有没有不存在,为了美女等待,再久都是应该!”

锁车,关窗,开空调。

“你冷吗?”

“哦我以为你冷欸,你穿的短裙嘛!”刘振华的右手从乘客胸前挥下,落在腿上,停了一秒,收了回来,“你有短裙,我有暖风嘛!”

乘客不搭腔,也不看他。

刘振华心头一沉:操,这么淡定,肯定不是处!

行至路口,恰逢红灯,倒计时45秒。

刚停好车,刘振华侧身压住乘客,用他认为最性感的声音在她耳边说:“你安全带松了,我帮你系上!”

手抓着带子,从右肩滑至双乳间,略作停留,抚向腰窝。

刘振华凝视着乘客那毫无表情的脸,忍不住想笑:骚婆娘,装啥子淡定!哎,哎!真想当着违章抓拍的面把你给办了!

“你把订单取消吧。”

想走?呵,梦嘛!

“你把订单取消了,我们去个好地方。”

“哈哈哈要得要得,你说去哪点儿我就去哪点儿!”刘振华兴奋得鸡巴都要飞上天了,他不得不暂时转移下注意力,以免过早消耗阳气。

取消订单时,刘振华看到乘客的信息,道:“哦我都忘了,你叫康丽哈?”

“嗯。”

“我叫刘振华,振动中华!霸气不?”

“嗯,前面左拐。”

 

“哟,荒郊野外独门独院儿,个人屋头修的哦?”

“嗯。”

“哎哟卧槽!”居然钓到个富婆?那我要好生表现哈,说不定想包养我。

刘振华掏出手机,假装看消息,偷拍了几张屋内装潢,和康丽的屁股,发到同城司机群,引起艳羡一片。

 

“你先去洗个澡吧。”

“哈哈我们两个来洗鸳鸯浴噻!”

“才见面,我害羞。”

“哎哟还想给老子留点悬念嗦!”刘振华捏了捏康丽的下巴,“那好嘛!浴室在哪点儿?”

“你跟我来。”

推开一扇门,里面混杂着浓郁的空气清洗剂的味道与淡淡的臭味。结构与快捷酒店的卫浴类似,做了干湿分离,浴室部门的地板上铺了一张很大的黑色的防滑垫。

“我在卧室等你。”康丽转身欲走。

“你确定真的不跟我一起洗?”刘振华抱住康丽,用下体顶住她的臀部,“我现在就想干你!”

“我也想要,但我有洁癖,你先洗干净再说。”康丽拍拍刘振华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轻柔地将它们从身上剥离开,款款而去。

刘振华愤愤地瞪着康丽的背影,暗骂道:妈的贱人,吊我胃口!

刘振华脱得浑身赤条条,站在镜子面前,自我欣赏了一番:头发几天没洗了,有些油腻,但胜在浓密;脸庞宽圆,面如菩萨;鼻梁微塌,英俊典雅;耳垂肥大,富贵之相;嘴唇厚实,用情至深;胸毛葱郁,散发着雄性荷尔蒙气息;小腹外凸,添一分领导气场。

他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打开玻璃门,跨了进去。

“啊——”

刘振华一脚踩空,整个人跌落进一滩软绵绵、黏糊糊、湿漉漉、臭乎乎的潭子里。

他开始以为是泥潭,但这浓得化不开的恶臭和密密麻麻的蛆虫告诉他,这是粪坑。

他想呼救,却被屎噎住,呛得涕泗横流,反呕不止。他挣扎着想要浮出屎面,却越陷越深,慌忙中他抓住了一个人的手,一只如同抓住救命稻草,拼命向那人靠拢。当他撇开糊住眼睛的屎尿蛆时,借着上方浴室的灯光,才猛然发现,这是另一个裸体男子的尸体,浑身肿胀,皮肤暗绿,眼球激凸,舌长半尺,好似在贪婪地舔舐这一池粪水。


“看来你找到伙伴了呢。”康丽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你日妈有病啊!你这是搞啥名堂?快放我出去!”

“垃圾分类,从我做起~这可是你和你的同类们专属的回收站哦!你们就在这儿好生待着吧,别想再去祸害姐妹们了,拜~”

康丽按下开关,地板缓缓合上,一切喧嚣被安然隔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