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懿

香港中女,分享前編輯想當年的舊事、自由工作心得、閱讀及觀影筆記⋯⋯|Medium & Vocus: @leungyi|https://leungyi.substack.com

疫情下的2021春夏國際時裝周:The show must go on?

發布於

2021春夏紐約時裝周今日開鑼,之後還有倫敦米蘭巴黎時裝周陸續舉行。在新冠疫情陰霾下,各大主辦單位和時裝品牌都各師各法。 

一、取消或延期
紐約時裝周今季將舉行約80場發佈活動,比上季減少超過一半;常客Michael Kors和Tory Burch宣布延期發佈,Marc Jacobs索性不推出2021春夏系列(就連之前已發表的2020秋冬系列都不會投入製作)。Kering集團旗下的米蘭代表Gucci、Bottega Veneta和巴黎代表Saint Laurent將另覓日子,不會於時裝周期間行騷。  

二、Phygital = Physical + Digital
通過只限少量觀眾(或沒有觀眾)的實體騷,配合網上方式發佈。據指紐約時裝周只有Jason Wu和Rebecca Minkoff會辦live show,其他品牌則以全線上方式發表作品。米蘭約有三分二品牌會辦線上活動,另有多場實體騷,當中包括Fendi、Versace、獲Raf Simons新加盟的Prada、從巴黎回歸家鄉的Valentino,以及將首度在意大利電視台直播時裝騷的Giorgio Armani等大品牌。

為何仍要辦時裝周?

誕生於1943年的時裝周(當年叫Press Week而非Fashion Week) 如今一年辦兩季,除了是各品牌的大型宣傳活動,也是一頓「大茶飯」。以紐約時裝周為例,按以往的數字推算,每年可產生約9億美元收入,相關旅客的消費高達5億美元,還有每場騷台前、幕後以至場外的就業機會。

此外,時裝周是環球買手落訂單的日子,開不成騷或開了騷沒人看是個問題,買手們不來訂貨才是更大的問題,前述Marc Jacobs未能製作2020秋冬系列,設計師指原因之一是上季許多買家都為了避疫而提早離開時裝周,未有訂貨。今季,美國時裝設計師協會(CFDA)為時裝周而特設的全新網上平台RUNWAY360,便是較為面向商業而非大眾的工具,期望能減少買手們隔mon買衫的負面影響。

實體騷是否必需?

今年各場活動不是取消、延期便是改以網上方式進行,讓人反思實體騷是否仍然必需。一方面,現場睇騷的感受並非隔著螢幕所能比擬,業內人士聚首一堂也是交流聯誼的良機;另方面,也有人認為舉辦時裝騷太花人力、物力、金錢,奢侈品牌的零售生意今年大受影響,人們未來的消費型態也未知會否改變,相信個別品牌選擇取消辦騷,跟要節省開支不無關係。

我喜歡Saint Laurent 2020秋冬時裝騷,但沒有很喜歡那些服裝。(ysl.com影片截圖)

退出時裝周只是一時之選?

若品牌仍然願意辦實體騷,但不再集中在時裝周期間舉行又如何呢?今季退出時裝周的Saint Laurent,其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月前便接受了《WWD》訪問,儘管他客氣地表示並非要對抗大台(時裝周主辦單位),卻又指出:「多年來,我們都知道有些事情必須要改變,而現在正是時候。當一切截然不同時,我們沒有理由遵循以往發展下來的日程。我不想單單因為有限期,而去趕製一個系列。」

他又提到,不參與今季時裝周是因為他認知到時間和生活的重要性。「某種生活方式比某種打扮更重要。放慢腳步,活在當下,揭示了一個被囚禁的體制的所有弱點。」被問到品牌將來會否重回「常態」(business as usual),他答得更妙:「我希望沒有任何事情會回到『常態』,這是沒道理的,那意味我們經歷了一切卻沒有得著。事情需要改變和進化。

實不相瞞,Anthony Vaccarello設計的衣服沒有多少件得我歡心,但他這番話卻使我對他另眼相看。他說的不止是時裝體制,也是我們的生活,趁著這次百年一遇的疫情,許多事情都是時候作出改變。套用《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的對白:「大家無謂再自己呃自己,話出面一切正常。」

我們的世界,早就不再如常。我們的未來,也不會一切依舊。

後記:「疫情下的2021春夏國際時裝周」原本只是我的開場白,我原本是想趁時裝周開鑼,寫寫自己2008年第一次去時裝周的前塵往事,不知怎的寫著寫著就生成了另一篇文章⋯⋯下回(希望)進入正題⋯⋯
順便推介大家看Jacquemus早前率先舉行的2021春夏時裝騷,舉行地點是巴黎郊區的一片麥田。

延伸閱讀:

Alexander McQueen推出應用區塊鏈的時裝品牌MCQ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