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懿 leungyi

自由寫作|過氣編輯|正職生活|網站:www.SesameBeans.com

我的第一次|2008年首次去巴黎時裝周

Published at

話說當初我成為了所謂的時裝編輯,何止誤打誤撞,形容為半推半就也未夠貼切。記得我去某月刊見工時,被問到想負責甚麼版面,我誠實回答:「美容、飲食、旅遊、家居都可以,除了時裝我真的不在行,且一無所知。」後來那本月刊同時請了我和另一位新人,我是甚麼版面都要幫忙寫的雜工,另一位則主力時裝。「好景」不常,那位同事上班一個月就辭職,主編建議我「暫代」一下,結果一入豪門深似海⋯⋯

扯得太遠了,我想說的是,我在入行前連這個世上有「四大國際時裝周」都不知道。入行一段日子後,我只覺出席這些國際盛事是很遙遠的事,因為那個年代,會派員出席時裝周的香港傳媒不多,而且通常只去米蘭和巴黎兩地,少去倫敦和紐約,每間公司每季只會派一至兩位編輯出席,名額通常由資深前輩包辦。自問好好醜醜算是個時裝編輯(每次這樣說都心虛得很),雖然覺得若有機會去見識一下是美事,但嚴格來說,我並沒有很渴望去時裝周,我只是想去歐洲而已(之前出差去過瑞士巴塞爾一次,但從沒踏足過歐洲其他城市)。

後來,我轉職到一本周刊,該周刊並不主打時裝內容,時裝組只有資歷尚淺的兩個人(包括我在內)。當年公司資源甚豐,又想提升形象,所以開始派人去米蘭和巴黎時裝周。於是,機會來了,作為業界小薯的我,在2008年9月,人生第一次去巴黎,第一次去時裝周。

一身不時尚的造型

出發前一周,我做了一件蠢事:人生第一次扭傷腳,而且過程很白痴,簡單來說就是因為坐得太久,腳麻了,一站起來踏上樓梯就仆倒。最初,腳踝位置腫成乒乓球似的,看了跌打,上機時仍是腫痛。當年還未流行穿波鞋去event,但年輕就是本錢(?),平日幾乎只穿平底鞋的我,為了輸人不輸陣,仍堅持帶了新買的一雙三、四吋高跟長靴去,還幾乎天天忍痛穿著,如今回看我亦不得不佩服自己,更慶幸跑了整周行程後雙腿並沒有報廢。

至於其他服飾,我已記不清楚,以我的品味大概也不會時尚過人。原本我想找舊照來回憶一下,存檔的硬碟卻早已壞了,我從偉大的臉書找到僅有的一張個人照,身上除了那雙高跟長靴,還有一件mercibeaucoup,紅白間條針織外套。曾幾何時,我很喜歡kawaii日系風格,也喜歡品牌設計師宇津木。

為何當年我會把那張照片上載到臉書呢?因為那天我人生第一次被街拍,同行的攝影師同事替我紀錄了那一刻。補充一下,街拍攝影師基本上是見你穿得稍為特別點便會拍下來,不代表你穿得好看(你穿個麻包袋襯斗零踭都會有人拍的),而我那刻有何特別呢?就是Chanel在巴黎大皇宮行騷,人家個個穿著優雅的香奈兒,所以一身紅噹噹日系造型的我就很搶眼了⋯⋯

這些年來Chanel都在巴黎大皇宮辦騷。(2008年本人攝)

科技進步的苦與樂

2008年距今12年,世界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就連宇津木都於今年8月,宣佈她已於7月31日離開她合作14年的mercibeaucoup,,可謂一個時代的終結。

回想2008年,智能手機還未普及,更遑論Google Map,人在異地靠的是地圖,實體那種。時裝周期間,每天要趕去不同的時裝騷會場,我每晚都在地圖上圈出翌日要去的地點,研究車程。那時還未有WhatsApp(天!WhatsApp在2009年中才首次發行!),若果不想付海外漫遊的昂貴電話費用,最省錢的聯繫方式是SMS短訊,印象中是HKD3一個。

那年代還未流行網媒,傳媒的「鬥快」未至於要即時直播、立即post IG,但任職周刊的我還是要即晚寫稿傳回香港。須知道時裝周行程緊湊,朝早八時起床裝身出發,一天趕五場騷、去四間showroom、做兩個人訪也不出奇,還未計轉場時要爭的士、追地鐵(電影裡專車接送的情況並沒發生在我身上),吃完晚飯回到酒店已經累癱,有行家戲言晚上仍要寫稿的人會折壽(好些報章雜誌不用急著交稿的)。

當時大家都沒料到,事隔十年後,去時裝周的編輯更要拿著智能手機影相、拍片、在社交媒體出post(折壽程度視乎貴公司有多刻薄)。我最後一次去時裝周是2016年的事,那時完騷後,不時見到有人即場拿手提電腦出來修圖傳相,讓我深深感受到時代的步伐。

2008年,我人生第一場在國際時裝周看的騷,是Jean Paul Gaultier。2014年,他宣佈停止推出成衣,集中火力造高訂系列。2020年初,他突然在Instagram宣告退休,為50年服裝設計生涯劃下句點。(2008年本人攝)

跟時裝無關的小事

若你問我,那季看過哪件衣服最漂亮,哪場騷最印象深刻之類的,實不相瞞我想不起來,一來事隔久遠而我記憶力差,二來是每天都手忙腳亂,每刻映入眼簾的都是從沒見過的畫面,腦袋持續當機,腎上腺素長期高企。

記得的反而是一些跟時裝無關的小事,例如香港公關們如何在混亂的場外,把匆匆趕到的編輯捉入會場,又或者把沒有收到邀請函的編輯混入會場;小薯的我如何受到沒品的老行尊的白眼,別人優雅地坐front row,而我站在後排人迫人站足大半小時等開騷(勿忘了我那雙高跟靴和受傷的足踝!);工作過後跟行家們一起去吃晚飯,我仍念念不忘某名店的豬手和海鮮拼盤⋯⋯是的,我想起吃的也想不起當季衣服,都說我不應該當時裝編輯的⋯⋯

翻箱倒籠,找到少量仍然保留的時裝騷邀請函(我沒有儲物習慣,這些年來就只留下了這些)。右上角那張來自傳奇高訂大師Christian Lacroix,他的同名品牌於2009年因經營不善而破產,之後他淡出時尚界轉往藝術圈,去年9月,闊別十年的他現身Dries Van Noten的騷謝(Dries Van Noten又是一位我很喜歡的設計師)。右下角YSL那張,上面的「ST」代表甚麼?Standing企位是也。(2020年本人攝)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疫情下的2021春夏國際時裝周:The show must go on?

【about】我與Paul Smith的三次碰面

1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