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懿 leungyi

自由寫作|過氣編輯|正職生活|網站:www.SesameBeans.com

不後悔 不認命

發布於

讀了〈2020 年度榜單 no.1|我們共同珍藏的馬特市十大寶藏文〉,才發現到〈面對新疆危機,一個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麼?〉 一文,它的拍手數可是1.29K,但我卻完全錯過了。相比可能在8月時讀到,今天才讀是別有一番滋味。

徒勞 又如何?

并不是一定要有能够做成什么的预期,才可以去做事。在长安街拦坦克的行为,并不会因为最终没拦住,就失去其意义。我自己对当下所做的所有事,都是抱着不问前程的心情。因为如果要问的话,我会没有力气做任何事。

這讓我想起去年,香港某處被噴上一句話:「寧願最後徒勞無功 / 也不選擇無動於衷」。聽來過於浪漫,有點悲壯,也有人認為過於消極,但此話的確曾讓不少人得到鼓勵和安慰。

曾有人揶揄香港人嬌矜又天真,只會用念力抗爭,同時也有許多香港人灰心慨嘆自己沒有足夠能力,沒能帶來甚麼貢獻,心裡時刻充斥著一份無力感。

其實每件事情的因果我們都理不清,都只是馬後炮,誰能肯定蝴蝶那一下拍翅沒有改變世界?誰又能認定我那一分念力、你那一句說話是無用功?

蘋果教主Steve Jobs認為過去發生的每個點,只有在未來才能連成一線。既然我們都不能預測未來,就努力在當下多畫幾點吧。世事無常,每人的機遇不盡相同,我們即使未能影響世界,內心的信念卻決定了我們是甚麼人。未能平天下,起碼也要修好身。

正常 不再 

我们没有一个 normal 的世界可以回去。说起来,到底打算回去哪里?⋯⋯不要回去,不要期待回到你在了解这一切之前的「正常生活」里面去。你必须和我们一起 move forward,不要忘记这一刻,不要抛下这一刻。

面對今年的疫情,Saint Laurent創意總監Anthony Vaccarello說他並不希望世界回到「常態」,「那意味我們經歷了一切卻沒有得著。事情需要改變和進化。」把這句話放諸香港社會亦然,我們在經歷了那麼多之後,還要回去過「正常生活」,繼續被愚弄欺騙嗎?更何況,過去的「正常」早已被摧毁瓦解,我們要回去哪裡?香港不會變回殖民地,也不會有真正的一國兩制。香港人只有眼前路,沒有身後身,我們需要向前看,也只能向前看。

Photo by Daniel Jerez on Unsplash

痛 只因有愛 

你希望这个世界是有希望的,你希望有道理可讲,你希望世界的运行归根结底还是符合你的基本想象:善恶有报、正义虽迟但到⋯⋯但你眼下看不到这些,你只能看到荒谬⋯⋯请你不要躲开,不要移开你的目光,即便荒谬本身是刺目的,是令人疼痛的,你也不可以躲开。被荒谬刺痛,是你,一个生活在 2020 年的普通人,最基本的道德义务。

這大概是許多香港人的心聲。今天自我安慰說這不是報應不報,只是時辰未到,明天便見更加荒謬絕倫的事情在發生,不斷挑戰大家包容邪惡的底線,考驗你我保持理性的極限。可是換個角度去看,我們覺得刺目,覺得疼痛,是因為我們對此城有愛,也有良知,有廉恥,有最基本的智商。

我很喜歡那套在IMDB僅得6分的電影《Sucker Punch》(天姬戰 / 殺客同萌),裡面有句對白:「If you don't stand for something, you'll fall for anything.」後來我才知原來它的原句應該出自美國開國元勳之一Alexander Hamilton的「Those who stand for nothing fall for anything.」沒有堅定立場的人,雖能活得不痛不癢,但最終必敗如山倒。

不 完美的人

如果您需要一组清洁美丽的完美受害者,我们因为基数很大,其实也能拿得出几个。但是大体来说,当然还是不完美的人多⋯⋯不要因为我们不够完美,就放弃我们。

同路人的基數很大,不完美的人自然也多,偏偏寬己嚴人是人類天性,有些人就是愛批鬥。但試問誰是完人?

我常戲言,做同路人生意的門檻很高,產品要好,服務要周到,對好壞員工都要體貼,價錢要實惠,賺了一毫子都要捐出去,私底下要孝順父母愛護妻兒友愛睦鄰更是不在話下。

我也時常想起那個老問題:為甚麼在讚揚「妓女勤奮讀書升大學」的同時,要貶低「女大學生去賣淫」?與其認為那些是吃人血饅頭的黃店老闆,我寧願把他們看作尚餘丁點良知的奸商。

補充一點,我不過度猜疑任何人,也不盲目相信任何人,亦會定下支持的優先次序。

謹言 慎行

用你的声音⋯⋯因为「被看见」是能够真实地改善至少个别受害者的处境的
不要默默喜欢,因为讨厌他们的人不会默默讨厌。(套用Zumret微博)

比起許多人的付出,在Facebook或Twitter按個讚或留個言,寫封信給失去自由或身處異地的手足,課金支持理念相近的傳媒和商店⋯⋯微不足道得很,但勿以善小而不為,而且天氣越來越冷,圍爐取暖是慰藉也是需要。

同時請好好保護自己,不想自我閹割,惟也必須謹言慎行,用月餅傳紙仔更不用大鑼大鼓,新一代神獸叫「靜靜雞」。信任是美好的,輕信是戆居的,請時刻保持防人之心。可疑的同路人要敬而遠之,低層次的對家請直接無視。

結語

剛在獄中度過24歲生日的周庭,是個平凡的女生,喜歡日本動漫,喜歡佐藤健。同時,她是個很不平凡的女生,曾被捕或被票控過幾次,因国安法而被捕後,她接受《立場》訪問時說,她不是怕,不是後悔,而是怕後悔。

被未審先判的黎智英也剛在收押所度過其73歲生日,像許多人一樣,我不全然贊成他和壹傳媒的所有做法,不過其聲音在香港社會不可或缺。他曾在《蘋果》20周年特刊裡提到:「當歷史巨輪輾壓到你頭頂上來了,每個毛孔都充滿恐懼時,你仍不認命才重要。」

回想我24歲時的歲月,絕對是渾渾噩噩,可是我回不去了。展望未來,假若我有73歲,願我仍能不後悔,不認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面对新疆危机,一个 2020 年的普通人可以做些什么?

極權之下,我們的恐懼、抵抗與愛

靜靜地,不要輸就夠了,好嗎?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