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業是在香港中文大學教書,主業是玩貓。

香港之夏:誤讀與真相

今天,香港將會迎來近五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全港大罷工。據最新的消息,由於航空管制員集體不上班,香港機場將會有一半航班取消。與此同時,各種抗爭行動也越來越密集和激烈。對於不知道事件來龍去脈的讀者,對整場運動的認識和評價很容易流於表面,責怪示威者破壞安寧。近日在中國大陸,就流傳著各種對這場運動的批評,很不幸都是嚴重地捉錯用神。如果這些批評只是出於個別網民的無知,尚可勉強理解。但如果中央政府也是以此等角度來理解這場運動的話,則恐怕禍國殃民。

「唯經濟論」的虛無

第一種的誤解,我稱之為「唯經濟論」。這種說法通常以兩種方式出現。第一種方式,是說香港經濟停滯不前,年輕人感到前路茫茫,所以才投身反抗運動;第二種說法,則是認為這場運動代表香港年輕人的愚蠢,因為如果運動持續下去,香港經濟只會更差,年輕人將變得更沒有出路。這兩種說法可謂一體兩面,都是以經濟論調來理解運動的源由和後果。

事實是怎樣的?我們來看看兩個運動期間的民意調查。

第一個調查來自香港民意研究所在七月中旬做的電話民調,成功訪問了1002名香港市民,在95%置信水平下,誤差不超過+/-4%。首先,他們發現只有21%的市民支持林鄭月娥出任行政長官,屬歷史新低。這首先說明了這場運動的宏觀背景:絕對不是一少撮年輕人受甚麼外部勢力煽動所致,而是絕大多數香港市民都對政府感到徹底失望。

那麼市民為什麼會失望呢?調查有就經濟狀況、民生狀況,和政治狀況要求受訪者評價滿意程度。相對於二月份運動爆發前的同一個調查,經濟狀況的滿意淨值由-1%下降至-18%,民生狀況的滿意淨值由-31%下降至-43%,而政治狀況的滿意淨值由-44%下降至-82%。從這三組數據可見,香港人對香港的經濟狀況雖有不滿,但遠遠不及對政治狀況的不滿。與此同時,過去數個月的民怨爆發,主要呈現在政治狀況之上,而非經濟狀況之上。如是者,近日有些親政府的政治領袖說要通過改善民生甚至直接派錢來緩解民憤,可預知將會完全沒有效果。民憤很明確地指向政治問題,要疏解民憤的話也只得處理這個源頭。

第二個調查同樣來自香港民意研究所,調查時間為七月下旬,成功訪問了1007名香港市民,在95%置信水平下,誤差不超過+/-3%。這次調查集中問到市民對這場運動的看法。首先,69%受訪者反對《逃犯條例》的修訂,支持的只有19%,民意明顯不站在政府的一邊。當問及「為什麼年輕人不滿」的時候,81%認為是因為不信任中央,75%認為是不信任一國兩制;至於認為是因為受住屋問題困擾的只有58%,認為是因為受經濟環境困擾的則只有48%。這些數據又再一次告訴我們,民憤的重點真的是在政治。以為年輕人只不過是因為房屋或經濟問題而借今次事件發洩不滿,又是一個完全錯誤的解讀。

這兒不是說香港沒有房屋或經濟問題,這些問題都很嚴重。但中國大陸輿論對香港的房屋或經濟問題的解讀,往往會跌入一個盲點:完全忽視了這些問題的政治基礎。

舉個例,香港的樓價貴得不可思議,年輕人置業遙不可及。有到過香港的朋友,不難發現其實香港並不欠缺土地,特別是靠近深圳那邊尚有大量土地未被有效利用。很可惜,到了這兒,那些自以為讀懂香港的評論便會完全走錯方向。他們會責怪香港的年輕人只懂鬧事,寧願講環保也不開發土地,買不起房子是自食惡果,愚笨之至。實情是什麼?實情遠遠要來得複雜。香港的年輕人的確有因為支持環保而反對填海和開發郊野公園的,但那些靠近深圳的土地和這兩種開發模式都沒有關係,而是屬於「棕土」,也就是已經被破壞的土地,例如回收場、露天倉庫,和廢車場等。要開發這些土地,香港的年輕人一點兒也不反對,更是十分支持。那為什麼這些土地沒有被發展呢?後面就是政治。

香港的行政長官不是一人一票選舉出來,要是由一個一千二百人的委員會選舉出來。這一千二百人完全不能對應香港社會的構成,例如在香港早已息微的漁農界有六十個代表,反而由八萬多名中小學老師組成的教育界卻只有三十個代表。代表比例如此不合理,後面的原因很簡單:方便中央政府操控選舉結果。凡是容易被操控的界別,代表數目就會不合比例地多。

但這樣做帶來一個嚴重的問題:香港政府很容易被利益集團綁架,不能推行真正有利民生的政策。上面說的「棕地」,利益都在新界原居民的手中,而他們在選舉委員會擁有席位,於是無論誰當行政長官也不敢動他們。如是者,香港的房屋問題固然是經濟和民生問題,但歸根到底還是政治問題。香港的年輕人早就看清這點,所以他們直接要求政治改革。他們知道沒有政治改革的話,任何民生改善的承諾都不會真的兌現。在中國大陸,常見輿論批評香港的年輕人只會「搞事」而不集中力量發展經濟,這是完全出於對香港實際情況的無知,更不自覺地變成了既得利益者的說客。

「譴責任何暴力」形同支持非法暴力

第二種的誤解,我稱之為「反對暴力論」。持這種觀點的人不會理會抗爭者到底有何具體訴求,只要見到抗爭者一使用暴力,便會立即對抗爭者全盤否定。事實上,過去一個月各方所用的武力都在不斷升級,提供了大量「證據」給持「反對暴力論」者去批評抗爭者。另一個相類似的說法,就是反對一切違法行為,認為無論示威者的訴求如何高尚,只要他們違法就是不對。

如果我們活在一個完美的世界,我會同意「反對暴力論」。可惜,我們的世界並不完美。公義的標準,從來不應純粹以違法不違法,或暴力不暴力便足夠論斷。世界不公義的事情,從奴隸制度到種族滅絕,往往都是披著「法律」的外衣來執行,反抗的人反而是違法。很明顯,要論斷一件事情的對錯,不可能只看違法不違法,或暴力不暴力,也要理解這件事的處境本身。

而現時香港抗爭暴力升級的處境,源頭很大部分來自七月二十一日的元朗暴力事件。當天晚上,一大批黑幫成員穿上白衣在元朗站追打途經市民(中國大陸有些說法稱被打的是示威者,而且是示威者挑釁在先。這些說法是完全扭曲事實的。大量即時片段紀錄了他們對路人和記者的無差別攻擊,傷者還包括回家路上的孕婦)。問題在於,這些白衣人並非忽然出現,前一天已有多個渠道傳出當晚會有人生事,而當晚在攻擊發生前兩個小時便已有大批的白衣人聚集。奇怪的是白衣人攻擊之後,警察要到三十九分鐘後才到現場;更奇怪的,是警察沒有拘捕任何人之後便離開;更更奇怪的,是之後白衣人重回現場進行第二輪攻擊;更更更奇怪的,是之後警察仍然沒有拘捕任何人,反而被傳媒拍到他們十分友善地護送白衣人離開。第二天,全城震怒之下,警察才拘捕少數的白衣人,然後控以輕微的罪名,更容許他們保釋離開。

然後警方代表說看不到有白衣人持有武器

相對來說,警察對付示威者的凶狠程度,和對待白衣人的寬鬆,形成巨大反差。

要在這兒說明警察在過去兩個月來的各種濫暴,恐怕並不可能。總的來說,香港警察嚴重的不專業執法,令人髮指。例如警方多次向已經合法申請集會的和平群眾,和在衝突中正在後退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得注意,警方曾在立法會表明只有在「處理可能導致場面失控而產生危險的群眾,或制止及防止群眾繼續衝擊警方的防線」時,才可以發射催淚彈。換言之,不守規則的其實是香港警察。說到規則,警例列明警察在市民查詢時要表明編號,讓市民可以監督。但在過兩個月來,警察不停拒絕出示委任證和編號,卻一直沒有合理解釋。這些做法是為了讓警察有效執法嗎?就昨天晚上,在將軍澳有街坊被警察打得頭破血流。理論上,一定要是犯罪嫌疑人才有可能被打,但結果警察事後卻沒有拘捕他,連最基本的調查也沒有做;換句話說這名街坊完全是白白被打了。

每天都有新的濫暴案例,這張圖已經過時了。

在這樣的背景下,不少年輕人感到無路可走,便決定用自己的方法對警察報復,例如主動攻擊警察局。我不太認同這些行為,但與此同時,我又實在想不到可以告訴他們還有什麼其他方法,能讓警察就他們的暴行承擔後果。更宏觀去看,香港的各種制度內的解決方法(無論是政府、議會、法院、媒體、公民社會)都一一爛掉後,才使得有這麼多人被迫得要用制度外的解決方法。這兒沒有空間說明這些制度是如何爛掉的,請參考《香港第一課》。

嚴格來說,香港的反對運動發起人至今,已演變成一場警察叛變,和市民對警察叛變的反抗。為什麼說叛變?回到剛才說的七二一白衣人硬擊,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及後就此向市民道歉。誰知道,他一道歉,網上便湧現大量附有警察委任證背面的匿名信,大罵政務司司長;警察協會的代表,也現身出來抗議。可知道,警察的頂頭上司是警務處處長,警務處處長的上級是保安局局長,而保安局局長的上級就是政務司司長。換言之,這些警察是在公然攻擊他們的上級的上級的上級。這種行為,嚴重違反紀律,在一個正常都政府都會稱之為叛變。只是由於現在絕大多數香港人已經不信任政府,政府感到警察的暴力是他們最後的管治基礎,於是警察便有持無恐,濫暴升級。

哪一種「暴力」最迫切要被譴責呢?

回到那些「譴責任何暴力」的說法,我們得理解香港現在不止有示威者的武力,還有白衣人的暴力,以及警察的濫暴。在這三種暴力當中,白衣人和警察都是無差別對付平民,反而示威者的卻是有針對性地只限於對付當權者;在這三種暴力當中,白衣人和警察都不用為其暴力負責,反而示威者卻要面對數以年計的牢獄生涯作為代價。這如此不平等的前提下,「譴責任何暴力」的說法忽視了示威者的武力正正是由白衣人和警察的暴力而起。而停止這個惡性循環,白衣人要先被繩之於法,警察的濫暴要被制裁。任何負責任的媒體,都應把注意力放在白衣人和警察的暴力,多於示威者的武力。相反,我發現那些持「譴責任何暴力」論調的人,最後只會針對示威者的武力,對白衣人和警察的問題卻完全不談。如斯地「譴責任何暴力」,一句到尾,就是偽善。

誤判將會禍國殃民

最後,我想指出香港人不是傻瓜。很多中國大陸的輿論都把香港這場運動的參與者當作是不懂事的孩子,而且很可能是被外部勢力煽動的。這又是一個嚴重的誤讀。

讓我們來看看,事情發展到今天,還有誰站在示威者這一邊?前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世界知名傳染病專家袁國勇教授,30多名的前政府高官(包括公務員事務局前局長王永平和俞宗怡、房屋署前署長苗學禮等),還有香港總商會,數之不盡的專業團體,就連政府內部最高級的公務員職級也發表了聯署聲明。這些人,都是社會的中流砥柱,不可能都是傻瓜,更不可能都是被外部勢力煽動。他們都站起來了,林鄭月娥還是不聽,如果我們還要把局勢僵持下去的責任放在示威者的身上,就是一個嚴重的誤判。

我期望,中央政府不會基於這些嚴重的誤判來作出對港政策。否則,必會帶來更大的反彈,製造更多不必要的矛盾。要認清問題,才能解決問題。只要我們不欺騙自己,事情其實很清楚。

香港489反送中197
71
71

回應304

只看衍生作品
  • 初爻
    關聯了本作品
  • horrypong
    關聯了本作品
  • HK 的地位也决定了这个运动不会只有一个原因,例如:

    1. 民粹主义,反对全球化,类似黄马甲(公平)
    2. 传统意义上的意识形态斗争(民主、自由)
    3. 背后中美台的大国博弈(颜色革命)

    单纯强调一个方面,虽然会一时爽,但会让整个问题变地无解。

  • verapple
    關聯了本作品
  • 对政治的不满又是不是香港如李嘉诚家族等既得利益者对矛盾的转移呢?

    我来过三次香港,前两次自己订airbnb,因为价格原因不得不住在火车车厢般狭小的房间,第三次住在在香港读研的大陆同学家,五个人挤在一个60平左右的公寓里,仅仅两天房间狭小就带给我无数压抑,那港人如何纾解?

  • 客观的说的确大陆大部分人对于香港现在事件参与者的判断是非黑即白的,人们对于这一事件了解的渠道几乎只有通过官方媒体(这也就导致大陆大部分人对于这一事件的认识片面化),这也就导致了大部分大陆人对于香港参与者内部的认识是模糊的。这背后的原因既有大部分人对于香港体制的不了解与长期以来意识形态的差异,又有在国际形势日益复杂背景下的民族危亡感(可能说的太过了)。但同时我也看到香港的媒体中对于事件的报导中也不乏充满诱导性的言论,这或许也进一步加剧了示威者与香港政府之间的矛盾。

    大陆对于社交媒体言论的管控日趋严格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被喝茶,但从实际的后果来看可能更多的是一种警告,毕竟在大陆有国家意志的加持下与民族主义的裹挟下自然不会允许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存在。

    作为一个大陆人,我也尽力在去理解香港同胞们的诉求,但是对我来说以暴力手段或是扰乱社会运转来表达以至实现自己诉求的行为我无法认同更进一步的说是深刻反对。我能理解香港同胞希望能实现自己的合理诉求,但这种过程不应该以一种暴力的手段甚至挑战国家主权(尽管这可能仅仅是参与者中极少部分人的想法)。

    希望这次事件能早日平息,我也会继续努力去了解香港。

    • 这跟理解诉求没关系,纯粹是你不理解社运,社运不是大陆人纸上谈兵就能明白的

  • tong
    關聯了本作品
  • 终于有点到点子上了。

    政治和经济两个概念,沟通中表达方式的差异可能会造成误会。

    我们如果把经济问题当作生产问题,政治问题当作分配问题,那香港面临的最大的问题绝对是政治。

    作者批评的唯经济论,与其是大陆主流对香港问题的解释,不如说是一种大陆对香港现象的描述。从大陆马克思主义角度思考问题,大家会觉得生产关系会反作用于生产力,香港就是政治这个生产关系出了问题,才导致后面一系列的经济停滞,年轻人路茫茫。

    “香港的问题在政治”,我相信这是两地真正关心香港的人的共识。

    那大陆在中间扮演什么角色呢?我看这部分分歧不小。

    大陆这边似乎倾向于认为,中央对香港缺乏影响力,没力量干掉那些左右香港政治的财阀。你说它不作为吧,它多少被逼但也承诺了50年内不改变香港制度,香港人也不要你来管。

    然后剧本到了香港这边,在有些人心目中就成了中央勾结财阀坑害香港老百姓啊!哦不,是中央坑害香港老百姓啊。是大陆那帮被共党洗脑的愚民坑害香港老百姓啊!

    事情到这个地步,中央不冤,谁叫你不去好好管呢,找土皇帝合作活该当替罪羊。

    该改土归流了。


    其实闹一闹不见得是坏事,这样大陆就更有理由和动力改造香港社会了。

    本以为“师出有名”指的是是香港请大陆去收拾财阀,结果是香港自己闹事逼着大陆去香港以平乱的名义收拾财阀,真是曲线救港。

    2019不是1997更不是1982,没妥协的借口,倒给了你介入的机会,政府失职要动摇合法性的。

  • 首先,愿意回答问卷的市民,会不会更多是走上街头游行的人呢,不支持运动的人会不会也容易懒得理睬这类问卷?而且,打电话的时间也影响受众,比如上班时间,很多工作的人不愿意或没时间回答,而学生时间更为灵活。再次,样本对于年龄段、经济状况等诸多因素没有进行分配,样本选择可能存在很大漏洞,无法代表全体香港。最后,“对政治不满意”实在很笼统,我是反对黑衣人所谓光复香港的运动的,我也会说我这两个月对香港政治更不满意;特别是如果您在提问时再加引导,就更容易让回答问卷的人误解问题是说对政府不满意,还是对黑衣人不满意,还是对社会最近政治混乱的状况不满意。以这样的问卷结果作为文章开篇的证据,让我质疑作者写文章的目的不是为了探讨,而是为了引导。


    其次,对于青年人,特别是学生,是如何建立对社会现象的认知及主要渠道需要进行讨论。学生主要资讯来源,一是学校的教育,二是媒体,而在这次事件中这两者的中立和客观性都受到质疑,无需我多说。学生和青年们不信任中央和一国两制是经过深思熟虑客观推敲,还是因为长期受媒体宣传影响(香港媒体很多只报导内地的负面事件并进行夸大渲染,长期受接受这样的咨询对内地理解有偏差,看不到整体画面)?此外,学生作为象牙塔里的群体,能否深刻认识到政治、经济、社会这些如此复杂的问题,以及这些要素间互相影响和制衡的关系呢,我对此存疑。举个不恰当但类似的问题,青年时期的爱情总是很美好,理想而真空,而到了谈婚论嫁时候的爱情,更多人变得现实而更在乎面包了不是。这次事件学生是受到长期和短期煽动的,如果您客观调查全香港人,特别是社会和人生经验丰富的五十岁以上人士,相信结果会很不一样。


    再次,您说那些土地没有被开发是政治问题,再进一步推论就是没有一人一票真普选导致的问题,再进一步推论就是中央导致的问题,这一串推论是您有意识的错误引导,每一环都不严谨。不知道您作为教授这样的推导出于什么目的,是坏还是学术不精?请抱歉对于这样的行为和背后欲盖弥彰的目的,我无法不用这么重的词。第一,您这样的推导,得出的结论是中央希望香港不增加土地开发,但我们说事实,记得董建华是中央支持的首任特首,他是不是大力推行八万五计划,要求多供应住宅降低房价?最终这一计划是被民众游行否掉。林郑上台也直指香港房价问题推行政策想增加土地供应。所以请您不要歪曲事实。第二,一人一票真普选后就可以解决土地供应问题?别忘了利益集团不仅控制香港地产,也控制香港媒体并资助各种运动基金,假设您想要的真普选实现后(如果实际您要的不是港独的话),面对土地供应,我不相信这些利益团体既得利益者不会铺天盖地大肆宣传,尽最大努力将政府对他们不利的政策否掉。美国总统基本都是出身富裕家庭,因为玩政治都是需要宣传资金的呀,需要公关团队需要媒体宣传需要全国演讲,而香港如果推行一人一票,最终也会是谁的资金最多谁的声音最大谁就最能影响民众。第三,最后您说,中央批评年轻人闹事是在为既得利益者者说话,这又是有意的错误推导,非常坏!中央批评年轻人闹事是真,但是为既得利益者说话是您在真实的事情里套入假的推导,以此诱导认同您前半句事实的人相信后半句假话。我想中央已经发声,直指香港房价问题,且四大家族这次都不敢出来说话,不敢挺中央,为什么?因为中央要帮民众解决经济问题,就是要对付这些家族。我问您,如果中央是帮既得利益者,那这些家族咋不出来说力挺中央?


    其他的部分没有看的价值了,我想说写这篇文章的人用教授身份、用各种技巧误导,最终论点都落在要一人一票,都落在所有问题都是体制问题,都落在所有问题都因为中央,其心可诛。

    • 我也覺得香港問題其實還是房屋問題,董建華、梁振英、林鄭月娥三任特首都干預了香港樓市,,這顯然會觸動香港地產霸權的利益,估計結果都會是一樣的,被任內發生的政治運動扯落台。香港需要是一個有擔當能代表香港大部分居民的強勢政府,能夠堅持落實民生相關的政策,讓大部分居民享受到經濟發展成果,而不是將所有錢拿去供樓。只希望大家能認清這一點,不要被錯誤引導,不然就會像台灣的太陽花運動一樣,造成民主倒退,極權上台。

  • peaceeee
    關聯了本作品
  • 您做的调查,非问卷,而是电话调查,这只能相当于一种interview吧?!用量化去分析就算得出结果是否真的严谨?

    如有问卷,建议您一齐贴上来瞧瞧。

  • 关于警察过度使用暴力部分其他先不作评论,但是7.31葵涌警察举枪这个事件为什么不说明一下他举枪的原因?2名警员事前并无对示威群众作任何挑衅但突然被多人围殴,那么在这种生命受到威胁的关头,我觉得正常都会做出反抗吧,难道什么都不做被人殴打至死?所有的这些警察过度使用暴力的事件我相信有部分是真实的,但正如一位朋友的评论所说,在这个事件中没有1方是100%正确的,我认为事出都有因

  • 感覺這場運動最後演變爲了爲反對而反對,越來越難以收場了。

  • 话不多说,看问题的本质https://mp.weixin.qq.com/s/mPOay3ZuTQq7suoRZDR8KA

    • 你不能这么甩文章不总结,人家觉得你没有观点

    • 我赞同我发的这篇文章的观点,也对香港之夏:誤讀與真相这篇文章的所谓真相表示理解,但我们得分清除真相和本质,真相是表面的真相,而本质则抛开这一切表象看问题,我也无需再多言。

  • 我是香港出生,在香港讀書長大的香港人,回歸二十二年,我只看著反對派對政府做什麼事都反對,完全惘顧香港社會的發展需要,將所謂民主自由這些虛無漂渺的概念整日掛在嘴邊,中央答應給高度民主選舉選特首他們又不要,現在借反送中發動年輕人上街進行暴亂及破壞。其實表達意見或訴求有很多方法,為何要選擇破壞搗亂社會及違法的方法來表達意見或訴求呢?有人說這是違法達義。只能說違法現在真真正正每天在進行中,但全港的人都無法知道這是否是'義`行。只看到暴徒的所作所為比`黑社會`及`爛仔`更惡劣,這樣的暴行怎能使市民認為他們是正'義'呢?無論什麼訴求,違法就是違法,警察執法是天經地義的!將責任推給警察是不合理的。

    • 要斷章取義都不要這麼離譜。

      表達意見有很多辦法:你不看看當初逃犯條例修訂案的公眾諮詢有多長?你不看看監警會一年成功調查多少宗投訴?你不看看民望極低的高官有哪一個問責下台? 到底是誰把溫和表達意見的方法扼殺?

      全港的人都不知道是不是義行:第一你並不代表全港的人,至少我不是所謂的“沉默大多(小)數”。你不了解民眾訴求並不是等於這不要在追求公義,這只突顯了你的無知。第三,你把示威者的暴力(丟傘,塗鴉,爆玻璃)和警察隨意開槍打頭,隨意噴射驅淚彈,甚至於黑社會隨意襲擊,刀棍亂打的暴力相比絕對是混淆視聽。哪一個是真暴力你是不想看還是不想懂?你口中要遵守法治,但以上哪一種暴力比起示威者的暴力更像違反守則,違反法治?

      永遠抱著執法沒問題,不只是偽善這麽簡單,而是心中本來就抱著對人不對事,反正弄死他們就對了的心態。整天搬弄言辭說守護法制而不去看真正的法制,我勸你倒不如直接乾脆地承認你就是恨和政府意見不和的人,那我還會敬上你那一分。

    • 你好,

      其實在 matters 上很少看到香港人講出你所講的這個觀點 (偏建制陣營),所以 lamwaifan 君其實是稀有的存在,因為 matters 的香港人都偏 liberal 一點。你其實需要重點保護,哈哈。

      我是不認同

      中央答應給高度民主選舉選特首他們又不要,現在借反送中發動年輕人上街進行暴亂及破壞
      • 中央其實沒有答應高度民主 (或者我們對高度的定義不同)
      • 民陣發起的遊行,其實是最和平的...而現在媒體看到的搞破壞,是連登中勇武中的激進派
      • 激進派的激進化,強硬派的強硬派,令到事件的描述越來越極端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