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切

香港快刀手

關於我和自己的雜想

發布於

我和自己指的是同一樣的東西,只是語言習慣上使用的位置不同,但也有點差別,譬如:

1.我自己做功課

2.自己香港自己救

3.做個真正的自己

4.做個真正的我

1. “自己”似乎就等於英文中的反身代名詞myself

2. 第一個自己等於"我們的"或"我的",第二個自己也等於myself

3和4中的"我"和"自己"是指同一樣東西

究竟有沒有我呢?佛教分析過這個問題。我是一個不變而固定的實體嗎?是不是有個固定不變的實體稱為我呢?但其實每時每刻,世界上每一樣東西,在極微觀下都在變化啊,每時每刻,人的細胞都有些在死去,有些在新生,那麼,前一刻的所謂我就不等於後一刻的我了。還是有一個靈魂在你身體的某處存在,它是永恆不變的?這個靈魂是不是就是一般所說的意識?這個靈魂的存在是基於身體而存在的?但身體會不斷變化,也會死去,死去了,靈魂就不存在?這些靈魂問題,科學上是沒有答案的。而佛教就否定有一個稱作“我”永恆不變的實體,佛教認為所謂我也是因緣和合的東西,跟其他東西一樣,緣聚則散,緣散則滅。

然而佛教也有輪迴一說,輪迴必須有一個不變的實體方能完成,這個似乎跟無我說有矛盾。或許沒有矛盾,只是我暫時未認識,畢竟對佛教的了解還是皮毛。

有這樣一種說法:要活出真實的自己 / 要活出真實的自我

這個時候,自己和自我,指的是同一樣東西。

這個說法似乎有點像廣告口號之類。試問一下,為什麼要活出真實的自己呢?這時候,是假設有一個真實的自己,而我們並沒有活出來,都是在扮演著一個不是自己的人,這樣你就等於活得不真實或沒有真正活著了。是這樣嗎?假如我真實的自己就是愛扮演一個不是自己的人呢?那麼這個時候又是不是活出了真實的自己呢?

有人說,佛教是承認有一個永恆不變的自我的,因為不承認的話,輪迴一說就不成立了,佛教說無我,只是想破除人對自我的執著,人的煩惱絕大部份追到最後是源於這個對自我的執著。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