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切

香港快刀手

影評《囚.inmates.2017》

發布於

這是一部黑白紀錄片,曾獲多個獎項,是導演馬莉執導《人的困境系列》的第三部作品。據導演馬莉的訪問,這是由於用黑白更加附合她自己在那兒的印象,看來是一個挺有個性的導演。

影片長達4個多小時,用聲音與影像展示出中國東北長春一間男精神病院的種種人和事,內容穿插著病者的自述、他們的互動和日常片段。其中有幾個比較鮮明的病者,叫他們病者其實也不知是否合適,但既然事實上是在那裡住著的病人,就尚且這樣稱呼吧。在那裡的病人很多時候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病,其中一個最為突出這樣認為的是一個叫傅明剛的中年人,四十五歲,他認為他之所以在那裡,是他妻子和病院的人合謀把他騙進去的。

傅先生說,有一天他妻子說她自己的情緒有點問題,著他陪她到精神病院看看心理、情緒,他就陪她去了,去到後院方的人說要單獨和家屬(即傅先生)談一談了解一下妻子的情況,於是他就跟人員到一間房裡談,談完後,人員說出去的路有點複雜,建議由他們帶他出去找他妻子,人員把他帶到一個地方,就有幾個人出來強行把他帶走關在病院裡,於是他就成了病人。傅先生認為自己根本沒有問題,只是妻子恨他而這樣做,他跟院方理論要求出去,院方卻說不能,傅先生問為什麼,院方則說他有病,他妻子作為他的合法第一監護人,有權要他待在那裡,沒有監護人的許可,他是無法出去的。傅先生百般無奈,想盡種種辦法,又打電話給他父母,但他父母也不理睬他。這就產生疑問,究竟如何去準確介定一個人是否有精神病而又需要關在病院治療呢,這個似乎是沒有人說得清楚的。

在病院裡的病者,有些較為嚴重,有些比較輕微,像上面提到的傅先生就比較輕微,他說話有條理,外表也整潔,似乎看不出有什麼問題需要關押在病院。有些較嚴重的,比如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只看眼神就知道嚴重,他眼神定定呆呆的,不太作聲,有時會自言自語,說沒有希望了.....沒希望了,他閉不上眼睛睡覺,整天就眼光光定定的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媽媽來到,他時而像個小孩要媽媽抱著,時而又對媽媽說對不起,然後起來在床上跪著叩頭認錯。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那媽媽一點也不會嫌棄他,只是不斷安慰他,說他是自己的寶貝兒子,她說兒子就是想太多了。

那兒各個年紀的人都有,最少的有二十歲出頭,最大的也有六十多七十歲,有些住得短,有些住得長,有個六十歲左右的住了九年,九年這個年期,把上面的傅先生嚇壞了,想著自己的下半生是不是要在這裡度過。有兩個老人出口成文,能作詩能背詩,中文能力是挺高的,為什麼進來則沒有交待。

病院裡的人,無疑很多都充滿了迷惘,有些會說到自己過往的故事,如何如何在人生中沉淪。有個老者拿著一本書,書名是《如何解脫人生的種種痛苦》,薄薄的一本,他說自己已看了兩遍,是很好的書,內容是在眾多經書中抽出來的精華,裡面很多咒語和箴言。還有一個老者,說自己家人如何在文革中被批鬥死掉,自己成為黑五類,永遠抬不起頭做人,別人都針對自己,他也不怨恨,只是卑微的活著,獨自一個自我娛樂畫畫畫作作詩,也沒有妻子,也沒有兒女,雖然從來孤獨的一個人,但認為自己活得挺好的,也不去羨慕別人也不去怨恨別人,平平常常的做個平常人。

精神病院像個監獄,然而外面可能是個更大的監獄,裡面的人有精神問題,外面的人可能也有。圖片是導演放在片尾,總結了在她眼中的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