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灝文 Leo LEUNG Ho-man

現任屯門區議員 (田景,2020- ) 曾於大專院校和中學任社會學兼職講師及通識科教員 —————— The splinter in your eye is the best magnifying-glass available. —————— #sociology #socialtheory #communityresilience #violin #bouldering

《娛樂至死 —— 我們需要更多對於我們思考》

或許,我們的生活已經讓「娛樂」全方位地攻陷。我們普遍地都會追求各式各樣的官能刺激以及即時的快感,我們的日常快樂亦因此是由娛樂所構成。但其實我並不認為世界需要摒棄任何形式的娛樂,只不過問題在於我們應該如何應對當代所謂「娛樂化」語境。

早前香港的viutv播放節目巡禮,從今年本港偶像組合Mirror和Error的爆紅,加上網上對Viutv節目的熱烈討論等等來看,可算是香港娛樂圈熱鬧的時刻。

而隨著這一個熱潮,對相關電視節目和偶像的歌唱作品分析等等愈來愈多,而所衍生其對香港影響的討論和探索也日益增加。本文無意探討個別節目的製作和內容,畢竟現時亦已經有好多偏向這個方向的文章。

而令我覺得有趣的是早前有文章以Neil Postman的《娛樂至死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lth》來應用在最近對於流行組合和音樂熱潮討論當中。我希望作少許有關《娛樂至死》這本書的討論。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 by Neil Postman

我認為書本的主旨非常直接:資本主義社會下,電視的出現,令我們可能只會剩下娛樂,人類的文明以及理性便因此會出現危機。

書本的序言中的最後一句,Postman寫:This book is about the possibility that Huxley, not Orwell, was right. Huxley指指赫胥黎的《美麗新世界》,簡單而言,這意指普遍膚淺片面的文化以及糜爛愚鈍之想法。Postman的憂慮正是在「娛樂化」的時代下,人們只會培養到這類型的主流態度同思考模式。

事實上,新聞、體育、教育等等嘅領域某個程度上都已經成為了娛樂,加上電子媒體和社交平台的蓬勃發展,即使Postman某些位置的分析是過份悲觀也好,我們亦好難完全否定他對理性同埋文明發展的睇法。

或許,我們的生活已經讓「娛樂」全方位地攻陷。我們普遍地都會追求各式各樣的官能刺激以及即時的快感,我們的日常快樂亦因此是由娛樂所構成。但其實我並不認為世界需要摒棄任何形式的娛樂,只不過問題在於我們應該如何應對當代所謂「娛樂化」語境。

無論如何,了解到Postman的書後:或者我們真的需要有思考的習慣,而避免只讓即時的情感、片面的資訊、和既定的認知,去面對一切的處境;在現時的世界當中,接收和回應都太快,有時需要強迫迫自己慢少少,認真思考,思考多些「我」需要甚麼?而「我們」又需要啲咩呢?

慶幸有熱血有心電視台同時,作為受眾,我們亦都要加強我們自己的能力 —— 我始終相信在當代資本主義下,文明理性依然可以正面發展。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