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369 

《娛樂至死 —— 我們需要更多對於我們思考》

梁灝文 Leo LEUNG Ho-man

或許,我們的生活已經讓「娛樂」全方位地攻陷。我們普遍地都會追求各式各樣的官能刺激以及即時的快感,我們的日常快樂亦因此是由娛樂所構成。但其實我並不認為世界需要摒棄任何形式的娛樂,只不過問題在於我們應該如何應對當代所謂「娛樂化」語境。

《政府資助購置房屋計劃下的屋苑管理問題 -- 新自由主義下的香港公營房屋私有化情況》

梁灝文 Leo LEUNG Ho-man

從資助房屋政策的起源和發展來看,現時在居屋和租置中發生的一些維修和協調情況上的個案求助,其實是新自由主義在香港發展下所帶來私有化過程的結果。

《每一天說一遍人生的她 —— 與認知障礙症患者在社區中的相處》

梁灝文 Leo LEUNG Ho-man

在這一個遺忘的過程當中,我們認為並沒有需要加添老人的壓力,其實他們知道自己會忘記事情這個情況,只不過,當他們知道,而依然願意和陌生的我們分享,講及他的一切時,我們需要回饋他們的只是少許耐性和時間。同時,面對他們的故事時,亦不妨投入一下,學習了解和肯定他們的過去。

<田景區議員辦事處的社區工作紀錄>

梁灝文 Leo LEUNG Ho-man

「社區」一詞:「社」為社群;「區」指地區——社區的真實意義:就是要塑造宜居環境於居民;同時,更重要的,是孕育人際命脈,維繫鄰舍關係,凝聚居民意志,促使人們能夠積極參與社區事務。社區就並非只與民生有關,更是和民主互相牽連:對於社區的參與意願、人們對社區事務的自覺關注——一切都是追求自由和民主的必須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