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河

作家,CPTSD亲历者,在人道主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间迷路。邮箱:[email protected] 脱胎于流放海伦(2017-2022•6•4-♾️是小河)

《流放海伦》讣告

 (編輯過)


“承认自己的无知,不狂热。承认世界和人类有其局限,有可爱的面孔以及承认美的存在,这便是我们的基地,从这里出发,我们便能够追上希腊人。”——《流放海伦》阿尔贝加缪,收录于《婚礼集》


各位读者朋友:

微信公众号《流放海伦》于2022年6月4日被永久封禁。

《流放海伦》大概诞生于2017年秋天,我记不清了,笔者时年16岁,碰巧赶上了一个简体中文世界表达自由度每况愈下的时代。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流放海伦》成为笔者最常使用的个人公众号。我发表了大量随笔,辅以小说、诗歌、散文、日记、手记、草稿、提纲、公共评论等文体,记录着时代变迁下我的成长。2018年后本人因罹患严重之政治抑郁而甚少发表直接介入时代议题的公共作品,但仍力图以隐微写作的形式介入时代议题。2020年,本人开始转向对心理学和身心灵领域的探索,因此也发表了大量相关作品和个人回忆。

2015年开始的每年4月15日至6月,我心中总会升起一种难言之情。那年夏天,因在维基百科偶然得知六四事件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否则今日之我绝非今日之模样。在与时代和个人命运攸关的议题上,我选择一条加缪所谓“反抗者”的道路,经受赫塔米勒与米沃什式人生,问我是否曾后悔过?有。与强大的国家机器作对,的确像是鸡蛋碰石头,我曾因此血肉模糊却不能伤到利维坦分毫。然而今日之我却不愿与昨日之我割席,尽管已活得谨小慎微,希望珍惜来之不易的自由,却未曾下定决心要流亡。除了政治,生活还有无数面向。除了反抗者,我也可以是朋友、妻子、丈夫、父亲、母亲...

曾多次对朋友私下表达过六四是我的生日的说法。如今《流放海伦》也同样在这一天与许多北京学生、市民乃至军人一同死去,竟有死得其所之感,也算是对我的启蒙历史和因“国家杀人”而死的故人的纪念。引发被封禁的作品《只唱情歌》,又恰好是第404篇公开发布的稿件,我仍不算有神论者,却也对这种冥冥之中的巧合感到惊奇。

斯人已去,7日服丧期业已结束。此件为讣告第二稿之公开发布版。谨以《流放海伦》五年的生命纪念六四事件33周年和本人得知六四事件7周年。本人不会忘记,却也要开始新生活了。


是小河

2022.6.12于欧洲联盟

联络邮箱:[email protect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只唱情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