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河

作家,CPTSD亲历者,在人道主义和马基雅维利主义间迷路。邮箱:reuse-otter.0p@icloud.com 脱胎于流放海伦(2017-2022•6•4-♾️是小河)

情绪 语言化失败 上海

發布於
按:我本来要写一部小说,以m、k或者l先生开头。但一动笔,马上又变成了“我”。疏离感不再。我马上带入其中。

m先生走在上海的大街上,现在是晚上,人没有想象的那么多,可能是因为已经过了十点,南京东路地铁末班车是23:26,49路末班车是23:50,我打算赶上这最后一班通往家的列车,也就不紧不慢了。


外滩很高,外滩很冷,白天很热。早上我听广播,他说今年又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年。我对bb说,每一年都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我想,我可以讲脱口秀了。


一年前,一个来自深圳的富婆包养着我,我为她撑伞,在雨夜谈了一场甜甜的恋爱。我在她身上瞅见了精英的影子。然而我瞧不起她。我觉得她只是运气好,出身好。但我希望她能理解我,我在五平米的酒店盒子里高唱青日白天,我有时明白我的精神故乡在哪里。


可今天我走在上海滩,我没有感到浪奔浪流。那些建筑已经不能使我震撼。一年前、三年前、十年前的景象都是如此的一致,我的惊叹也逐年递减,直到遇见今天我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


我刚吃完萨莉亚,上海的萨莉亚很贵,但出了一道新菜叫水果罐头。bb走了,我对她说一年前我来过这个地方吃粤菜,很好吃,是跟那个富婆。我花了51元,bb点了个20元的雪糕,她头也不回,我给她拜拜但她仿佛没听见,她走了,她去咨询,但告诉我忘记看邮件了,邮件说咨询师请假了,她对我说抱歉。


我走完了外滩,是一年前的相反方向。我看见东方明珠,再看见人民英雄纪念碑,仿佛看见主体思想塔。我走进外白渡桥,再骑车去河滨大楼。我在马路边问Adam还能不能借住,他说河滨大楼放Airbnb了。我骑车的时候恍然意识到我又路过了上海总商会旧址,我想起联省自治。


我骑到南京东路,是逆行,但是没有车。我买了两瓶果味气泡饮料,是可口可乐出品的,因为两瓶有优惠。又买了一条巧克力,没有找到牛奶巧克力。


我回到公交站。我发现我已失去了语言。车要到站,现在我只想快点离开,希望饮料在凳子上不要掉下来。我没有办法形容我的情绪了。晚安。


我下了车,我打算在公交站坐一会,我没坐,我想回去,有点冷,我想我已经尽了最大努力,可我还是不开心。我对叔叔传达我对妈妈的恐惧。我希望她能靠谱些。


有时,我也希望我能靠谱些。


2021.9.29


常熟路长乐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