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昭阳

差点忘了自己是零零后的知识分子,作品见公众号“流放海伦”

破局|原生家庭结构?鼓励成长、庆祝改变

發布於
陈纯之所以相信谣言是为了避免认知失调

写作说明:


划删除线的不是爱的语言,而是暴力的语言,推卸责任的语言(马歇尔卢森堡博士,NVC)


首先找到各自的模式


杨的图式想象:

我脑中对母亲的客体形象:狼人、杀人犯、吃人怪兽、可怜的小女孩


产生狼人联想的原因:面对母亲的行为,产生恐怖的感觉(母亲的行为总是给我带来恐怖、造成恐怖)


目前的惊恐发作有八九成是被母亲的行为(不宜定义为“歇斯底里发作”,虽然是病理化的,但用的是弗洛伊德时代的语言,在当今时代精神障碍被污名化的状况下容易被解读为是指控式语言)触发的。


使用指控式语言的目的是成为受害者。


eg:

行为:摔东西出家门,大力连续敲门后不表明任何意图,有时直接打开门(因应策略:反锁门),因为情绪不好不发生活费(“都怪你让我情绪不好”)。这里体现的是她“稳定的不稳定”以及缺乏对我的边界感。

语言:“非要我发疯”“哪有什么同情给你”“给你机会你不珍惜”“犯错了就是要受惩罚”“对你无语”“你这样不要留学了”“好不起来了”“我就是这样”“小声不了”“你就是自私”“那你又做了什么呢”“你就不能好起来吗?”“你就不能开心一点吗?”


用小孩想象替代狼人想象的原因:避免自己成为受害者(受害者身份是关系中的巨大武器,通过表明自己的弱者身分获取同情资源,可以产生指控。往往在公共舆论战中奏效。但原生家庭事务是私人事务,没有被公共化)。成为受害者便可以推卸自身在关系中的责任。想象对方是小孩便可以共情对方。


“巨婴”在我这里是一种指控式语言,慎用。


引入治疗边缘型人格障碍(最难治的人格障碍,特征是稳定的不稳定)的两种经典疗法模型:移情焦点治疗和辩证行为疗法。以及一种重要工具:非暴力沟通


心理治疗之所以有效:

改变、成长,需要走出舒适圈、超越旧有模式、利用神经可塑性创造新的自动化模式,需要勇敢试错。


母亲的模式:

指责他人,成为受害者,这样就可以为自己的情绪不稳定、行为不稳定(失控)背书,拒绝改变自己,妄想改变他人以实现关系的好转与自我保护。典型语言表现:“非要我发疯”,“你要是让我情绪好一点我肯定也会对你好一点,生活费也会多给一点”。

这个模式也体现在我身上。“成为受害者”。如果关系中人人都抢着当受害者,就不会有人改变自己,关系也不会好转。

引入边界理论:改变他人是挑战边界的行为。我不能改变那些讨厌我的人对我的讨厌。做边界内的事:改变自己。改变自己对自己的讨厌,拒绝内化他人对我的讨厌。自爱。



行动:

首先给予自我关爱:因为我需要爱,而母亲无法以恰当的方式给我爱,且跟她相处的模式总是产生恐怖的感觉,进而产生爱被剥夺的感觉。因此首要给予自我关爱。

而什么是爱?探索自己的需求,寻求满足的策略。并且尊重、接纳、不评判。

其次设定鼓励成长的机制和稳步缓慢成长的方法论:长期主义、一步一个脚印、小目标、小计划。

引入奖励机制?但拒绝惩罚。惩罚的危害性:基于恐惧去行动。奖励的危害性:基于赞赏去行动。都是一种规训的手段。而不是一种爱的方法。

明确边界:厘清责任范围:

母亲的情绪管理是她自己的责任。她把情绪不佳及由此背书的行为失控归因到关系中的另一方是推卸责任的行为。同理,我也必须为我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我首先要锻炼心理灵活性,同时学习探索灵活运用不同的、主要是成熟的、次生的防御机制(同时接纳甚至鼓励自己会在安全的亲密关系环境中自动使用退行的防御,接纳自己有时会自动使用原始的防御)

归根结底是支持性疗法,这是一种爱的语言。不评判自动化的行为模式、不评判情绪是尊重自己、接纳自己、支持自己、爱自己的积极行为。

原则是优先自我照顾、自我关怀,尊重自己、尊重他人。

心有余力时帮助她确立对自己情绪和行为负责的观念。

留心、鼓励每一次微小的改变,同时接纳自己的不改变,以及接纳改变可能带来的坏结果。


焦虑的反面不是平静,正如抑郁的反面不是快乐,心理痛苦的反面不是幸福。(注意,这里有别于生理痛苦)

焦虑的反面是接纳焦虑,抑郁的反面是接纳抑郁,心理痛苦的反面是接纳心理痛苦。

因为焦虑、抑郁、生理痛苦这些症状归根结底是缺爱、不爱、匮乏爱、不恰当爱、滥爱等爱的不当运用或缺失的表现。

而爱的本质是支持、接纳、尊重。


因此,举一个具体的场景例子:

当母亲砸东西或骂人时(这是弗洛伊德描述的经典歇斯底里症状,但仍然遵循不使用指控式语言的原则,必须清理语言的意义,防止误读),可以给她留出砸东西或骂人的空间(尊重她),自己先离开这个环境(尊重自己、保护自己、这样就不会把自己暴露在危险的环境中)。

告诉她:我没有责任承担你情绪和行为失控的后果。我有责任保护自己。(厘清责任和边界,并用行动捍卫之)


及时寻找支持。联系朋友和专业心理援助者。寻求温暖和行动建议。

寻求自我关爱:无论母亲怎样对我,无论世界怎样对我,无论我怎样对我,我都是值得被爱、被关怀、被理解、被共情、被支持、被接纳的。

同理,对母亲也是。无论她怎样对我,她都是值得被爱、被关怀、被理解、被共情、被支持、被接纳的。



对于作家来说,叙事是治疗的一种。鼓励写作,同时接纳自己不写作。鼓励自己少幻想,同时接纳自己幻想。鼓励自己勇敢,同时接纳自己逃避、退缩。无论怎样都给予自己爱。让过于严苛的超我、沉重的超我、专制的超我、功能失调的超我,适应本我的发展和自我的需求。



NVC句式:

当你,我感觉,因为我需要,可以请你?


当你敲我门又不说什么事的时候,我感觉恐惧,因为我需要安全,可以请你敲门后说一下有什么事吗?或者没事的话就不要敲门?


当你扔我东西时,我感觉恐惧,因为我需要安全,可以请你不要扔我的东西吗?或者扔自己的东西?(噗)


当你骂我时,我感觉委屈,因为我需要被接纳,可以请你不要骂我吗?


当你把你的情绪和行为失控归因于我的情绪和行为时,我感觉委屈、愤怒和恐惧,因为我需要被尊重、被看见、被理解、被接纳、被爱,可以请你承担自己情绪和行为失控的责任吗?(这是一个抽象的表达,不符合非暴力沟通具体化的原则)


可以看到我的主要需求集中在安全、接纳、尊重、爱上。



母亲的模式,或许也是时代文化症候群:以惩罚来表示爱。

也体现在社会性死亡、惩罚性司法上。

“你做错了事,你就是要、就是应该、活该受惩罚”



心理动力,发现自己也把这种惩罚内化了。自动化模式里也有自我惩罚和惩罚他人的部分。

eg:反复质疑、批判自己迟到、没有维持卫生、拖延、浪费的行为。给许多行为贴上负面标签进而评判。逼自己吃难吃的外卖因为不想浪费。

“他们失去我是他们的损失”。一种骄傲叙事的防御。


我的防御:

第一阶段,反叛,基于仇恨和恐惧的爱:绝不成为父母那样的人,批判不合理行为,成为受害者。

第二阶段,接纳,基于尊重和支持的爱:成为我自己。接纳自己身上有他们的成分。鼓励成长。



庆祝自己又写完了一份文字。



陈纯之所以相信谣言是为了避免认知失调。我拒绝做出积极行动则是因应恐惧所产生的退缩。



感谢NVC、DBT、ACT、CBT、MCBT、self compassion、精神分析、心理动力提供方法论支持。人类智慧无穷,知无知,明界限,守本分,求稳定,鼓励成长与改变,接纳事与愿违。爱知者求知的首要目的是成为自己,即自我成长。其次才是改变世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