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昭阳

差点忘了自己是零零后的知识分子,作品见公众号“流放海伦”

献诗|今天早晨我从空旷中醒来,发现阴茎还没离开下体

發布於
你是余虹,我是爱;你是波,我就是霞

我唱着今天,唱着明天,渴望一切从头来过。我唱着昨天,唱着今天,就让故事从未发生。

黄昏的鸽子飞过头顶橘黄的天空,拥挤的人群中传出血的声音,一些小鸟在嚎叫。

今天早晨我从空旷中醒来,发现阴茎还没离开下体。张目四望发现都是白加黑,偶尔有一抹红也被很快洗净了。

啊,这一天,又来了,多少人和我一起共同想象这个日子,直到日子被看见。

火烧云很隐晦,它从不敲响人的丧钟。一片城市举行葬礼,喑哑又寂寞,只留下扫地阿姨,头颅被掸进灰。

我抱着我的鸡巴就像从不像太监那样举行割礼,绝对要守住我的鸡巴我的睾丸这样才能勃起,这样我才不能倒下。

倒在一片红色的海里,我摸着我的鸡巴。我在人群中叫,五颜六色的语言往中心涌去,又朝每一张狰狞又愤怒的脸飞来。

我的鸡巴硬了。在一片没有自由的海里,它可耻地勃起、永远地勃起,过完今天又阳痿了。

可是我怀念在日光和夕阳下做爱的日子。早泄不是我的错。春潮早晚会来,只是我们不能在春天到来之前就死去,是吗?

能。没有什么不能。你告诉我,在我耳边细语又低沉地呻吟再亲吻。直到波兰人敲响钟声的那一霎那,时间才在这里停止。

我们涌出空旷,来到一片嘈杂。我们得救了,这座城市也得救了,某种渴望却死了,它迷失在乱腾的雾中,乘着历史散开。

我们的时代。再也没有动荡不安的时刻,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拥有空旷。那也是我们最后一次高潮。然后我们分手。

因为性生活不和谐。


20210604,于中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