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小河

不完美但值得被爱的人,有不完美但足够好的朋友支持着我,正试图爱上这个不完美但还不知道足不足够好的世界

情诗和非情诗:每天都要在你的子宫旁做梦

發布於
我们现在要去沉没要去潜水要去上一种爱情的瘾

-情诗是给小气的-

-非情诗是给我的-



言语如苏打般涌现


我也喜欢你藏起来的叶子




夜晚的残忍


我们现在要去沉没

要去潜水

要去上一种爱情的瘾




写在《夜晚的残忍》之后


人们

人其实在迷迷糊糊中也可以写出伟大作品




语言是食指的游戏


语言是食指的游戏

你用词语诱拐我

它符合一个把我撕碎的梦

晨起肚饿

牵起你食指的秘密和山峰

每天都要在你的子宫旁做梦








梦一则


成龙一样的老师掐住脖子

动弹不得

在被卡死的边缘

求饶


我受精后在半梦半醒中想象拿刀杀死他

再枪杀他

然后跪地祷告

上帝把我接走

瞬移

使我不用被尘世的刑罚打扰




成长是跳探戈


成长是跳探戈

进两步退三步

进三步退两步




生活经验

——《十三邀:黄灯》


书写过去

放血不可持续

我就觉得是出疹子

人一定要出完一次

但不能拼命地去揉




漫长的战败


为什么说房思琪一直在持续地被强暴?

为什么说XXXXXXXXXXXXXXXXXXX

为什么说XXXXXXXXXXXXXXXXXXX

为什么说我一直生活在三四团阴影中?

为什么我已经出国,国家还是我的幽灵?

为什么我已经自己住,父母还是我的剑?

为什么外国的老师教我,我还是会害怕?

为什么这里的同学幼稚,我还是会觉得自己做错了事?

为什么作业不和绩点挂钩了,我还是写不了作业?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