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6 篇作品累積創作 225045 

《遗书》| 写完这本书我就去死

刘昭阳

想到大限,我已經感到某種絕望的狂喜。如果我能像昨天的報紙一樣用完即棄就好了!那樣我就能靜悄悄地丟棄自己,為消失而欣慰,在墓穴里欣慰——如果那是唯一能容下些欣慰的地方

感谢我还活着

刘昭阳

有很多想说的,决定不说了,把这一句说出来就好。

面对知识底层+情感勒索型父母

刘昭阳

我的创作一般分两种,一是先有题目,通常很宏大,这通常没有下文;二是先有内容,最后题目自现,满意的作品从这里出来。命题作文可能是我写作中的一道阴影。然而,这篇文章开始时,是前者的路径,我想到的题目是“如果你的父母是知识底层并习惯情感勒索”,然而我很快意识到没有如果,因为就是。

把痛苦文学化,把助人与表达崇高化,是文艺青年和抗争者必要的毒药吗?

刘昭阳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不用文艺青年这个身份武装自己,或许我就不必再让自己陷入语言的圭臬中,而是可以自由出入。这样,当我希望我是一个“作家”的时候,我可以是一个作家。而当我希望对我的文字进行CBT的时候,我又可以做治疗。两天前,我认识了一个文艺青年,她把我拉进一种美丽的神秘中,浑身散发的...

急性崩溃之后的紧急咨询手记(一)

刘昭阳

跋: 我想写咨询手记已经很久了,且已经起过很多个题目。这是疗愈的日志,它记录着我向“健康人”迈进的努力,或者说,每一次咨询都意味着“我还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希望”,“我正在通过行动改变自己”,“我正通过这种方式爱自己”,“我还在自我疗愈”,“我在寻求专业的帮助”。

献给抑郁者|你不用靠死,你活着本身已经是一尊神话

刘昭阳

因为这股寒潮,北京入冬了。每一次自杀想法袭来,我都感觉到尤为深刻的苦痛,要把我从生动的世界里挖走。它几乎是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迈向极寒与速冻。我意识到我不适合冬天,我充其量只适合秋。我已经和自杀想法共同生活了三年有余,那对我来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寒潮 地铁 livehouse 笔记

刘昭阳

寒潮 我要一个人去看我可能不喜欢的乐队的livehouse 只不过这个乐队是我前女友喜欢的 要么 这句话传递出悲伤 要么传递出勇气 我尝试让自己相信这是勇气 从文学的意义上 我觉得失败更迷人 可这时我是多么渴望成功 却只能继续感受着口腔干涸带来的拙劣勇气 坐地铁的时候会紧...

我甚至已经厌倦了我的绝望

刘昭阳

抑郁的时候 好想有人可以在身边

随笔|一个幸福的夜晚和一个想自杀的夜晚

刘昭阳

有时我觉得我跟自杀者是那么像,有时又觉得与他们保持距离。我跟他们一样会把自杀浪漫化,但是却更加不愿意放弃生命,或者说,会想办法减轻自己的痛苦,即使这意味着更新语言,而更新的同时也意味着抛弃,而抛弃在过去会被我自己解读为背叛。

一个政治青年转学心理学的理由

刘昭阳

我需要被点亮,而我就是自己的燃灯者,我不再执着于点亮别人,我想首先点亮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