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謝謝小農日報每日點讚,本人休息一段時期再回來。因為本人的政治觀點對中國不是很公平,這會影響我日後的寫作方向,日後不再談政治,吸收陽光、空氣、水,好好灌溉寫出新方向。謝謝。

地空地劫 04

我換了工作之後,心裡還是個放不下,《張玉華》是不是出事了?為何《美國人》要出手?娛樂圈的人都在罵他。做了一個月,我重新回到《遠東柯式電版有限公司》,《大公子》也接受了我回巢,但我要求做夜班,避開了《Mandy》。《大公子》也答應了。我的想法是:我從新面對你,我沒逃避。我叫了《Mr Chew》和《二小姐》老板的二女兒,談判。談判結果是《Mandy》不是《張玉華》。我做夜班的時後給兩個同事《虐》,我很生氣,有一次我差點和他們打架,大家都知道我有問題了。我去了《Mr Chew》幫他做些臨時工,他的工人走了一個,不夠人手。我中午到他那兒幫忙幾個小時再到公司上班,夜班是八點開始的,時間上沒有問題,我說了他們還在,因為我又感覺到《Mandy》和《美國人》。《Mr Chew》帶我到《佛廟》接近《佛》、接近《阿彌陀佛》。《Mr Chew》說,一個人應該要有信仰,不然就好像確少了什麼。所以我有了一個《念佛機》,我上夜班的時後把《念佛機》掛在頸上,並開了聲量來應對《Mandy》和《美國人》。

《Mandy》一天不離開《遠東柯式電版有限公司》,我就知道事情還沒了,而且歌手們和DJ們一直都在唱,都在談,隱喻的。有一次我和一個男同事說:我從來沒有看過小鳥的屍體,從來沒有看過在街上死了的小鳥。我又約了《三公子》老板的第三個兒子見面,《大公子》好像被他老爸降職了,大老板好像知道了這件事,所以《三公子》頂替了《大公子》了。在房裡《三公子》和《二小姐》叫我念佛,《三公子》說:在路上遇見了死了的小鳥也能念《阿彌陀佛》讓他們早登《極樂世界》並說:沒有事的。我回家的時候看見了烏鴉死在馬路中間,不是一只,是三四只,最後我知道了這就叫《幻看》,是《幻看》。事後《二小姐》對我說:《Mandy》到我們公司哪一日,你為什麼要對《阿順》說?因為這樣有人不喜歡。《二小姐》沒有對我說這不喜歡的人是誰。《二小姐》叫我念觀世音菩薩,《唵嘛呢叭咪吽》。

我開始有了《幻想》、《幻聽》,我聽到有人對我說話了,我將我哪些我年少的《噴画》都用剪刀一張一張剪了,用剪刀剪。因為我噴了很多女人的《祼體》圖片,我要一張一張剪了它,因為《佛》在說話,我要做好人,我這時剪到一張《池上遼一》《哭泣煞星》的色情圖,當我剪完後,我才發覺我從來沒有画過這幅圖像,是《幻看》。聽到有人說:今晚你父母就離開家,家裡沒有人,可以準備跳樓了。反正就有這樣的念頭。這一晚我看到父母眼中有淚光《幻看》,他們今晚真的去《芙蓉》外省。他們去了之後,我有很多《幻想》和《幻聽》,大概是說我的時間不多了,我坐在大廳的沙發中,一直聽著這寫聲音,腦裡有亂七八糟的影象,最後我沒有跳樓。我寫了一封信給《Mandy》,信的內容我忘了,大概說的又是哪個《張玉華》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