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薇的獨白 10

是有一點不同、和現時、心境的轉變的距離。薇不斷思緒從前,不斷翻閱舊檔案。被一種特有的意念堅持著,這種堅持著的特質形成當時的薇,如果沒有了這些便形成不了當時的薇。是什麼主導著這種意念?現時主導著薇的心情去向又是什麼?遂漸模糊到清析,印像漸漸成形,薇看到了她,和她呼吸著相同的空氣,但明顯的已經不同了。薇對她存有認識,她不存有薇的一點智識、也許…

薇所曾經留下的記載之一

花落了…

不知為什麼?花總是在這個時候在空中飄浮。

而我在這個時後思念恃別深。

輕語的我望向窗外。

我俏靜的背影和亮麗的長髮。

柔和的體線加上四壁牆反影著的影子。

和窗外飄浮著的花瓣,我想到這樣的情境。

我就覺得很美。我想接近自己,我知道很接近了…

什麼時候薇曾經用這種心態說話,是什麼主導著這種意念?換著是今日的薇,薇會用什麼樣的意念表現出來?薇試著表示、薇提起筆…

現時薇著手寫的

大風吹了…

不知為什麼?風、總是這個時候吹起來,是大風吹…

我在大風吹的時候,思戀特別深…

薇所曾經留下的記載之二

不知何時?我開始熱愛繪畫…

也許是因為你吧?我不禁望向窗外,看著飄零著的花朵。

零碎的花瓣,每一片就像我每一點思念。

輕巧的筆風,熟練的技巧,不久…

結白的紙張上便出現了…

此刻的心情,此刻的思念。

薇試著著手寫下去

何時開始?我繪畫了。

畫什麼呢?

思念、點點滴滴…

思念是痛苦還是快樂?

有時痛苦,有時快樂,有時醉…

我將思念畫了出來,我看到了他,畫中人…

曾經—

我知道你不在意懂與不懂,因為主要的你已懂…

懂得自己,和你相處的日子很短暫…

但我切學會了很多,在飄零花瓣的季節中。

現時—

我知道你不在意懂與不懂,因為主要的你已懂…

懂得自己,懂得畫女孩…可憐的大風吹我到這兒…

曾經—

很多時候,人都會不自覺的在逃避。

雖然很多時候有某種意念某種因素在說服自己…

然而…深一層去思考,自己還是在躲避著啊。

現時—

為什麼要這樣做?這是很重要的。

你首先要明白,隨著好好安排,這樣才不會太亂。

那是妳我都不想的,假若妳理解。

「為什麼要回來?」

「咦…」

「是的!我察覺到了,這在也明顯不過了。」

「妳、不會對妳的未來感興趣嗎?」

「我不存有這種智識、現時的妳是這搬嗎?」

「並不完全,我只想從妳到我的差距,改變了多少?」

「…」

「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是妳的未來。」

「妳發現了什麼?」

「從妳的身上,我發現自己。」

「…」

「妳毫無防設的表現自己,我變得很會碗轉,很直接。」

「妳很不滿意自己?」

「不一定,只不過我想得很多。」

「想什麼?」

「很多東西。」

「為什麼想這麼多東西?」

「因為我俱備了這種智識,妳一路走來就會被俱備了。」

「妳的未來會是怎樣的?」

「在妳身上不是體會到了嗎?」

「…」

「很懷念妳現時的眼神。」

「…妳看得到嗎?」

「只是感覺得到。」

「告訴我?當我走到妳哪兒,我這眼神還存在嗎?」

「還存在、只是變得很會隱藏。」

「咦…」

「…?」

「妳將飄零花瓣的季節改成當大風吹的時候嗎?」

「…是的!希望妳會喜歡?」

「我會喜歡的。」

「妳喜歡我?」

「是的?」

「天!」

「什麼?」

「我瘋了!」

「妳不是猜想到結果的嗎?」

「不是!到了現時才有。」

「…希望妳來找我,我存在這兒?」

「…妳不會在意嗎?」

「現時我的心情和妳一搬。」

「我怎樣稱呼妳?」

「妳叫我芝芝好嗎?」

「好的!芝芝,我叫大風吹。絕對保密,在妳我之間。」

「我知道。」

「晚安。」

「晚安。」

然後薇就好累,薇睡著了。迷迷糊糊、薇不知睡到什麼時候,薇聽到門鈴聲。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