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辣仔良的故事024

在我初中時期,我就開始畫舞了,我畫了很多張,畫來畫去都不像。就在這時後我認識了李國明,李國明不畫女人,他畫他自己。李國明有很高的畫畫天份,水彩掌握得很好,他有一個很大的問題,他不是一名優良的採購師,他那一套男子氣概,總是在表現自己,我是一名優良的採購師,我懂得品人、品畫、品事物。但是我沒有他的天份,他畫畫比賽在全校拿第一名,我這個優良的採購師,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我終於把舞畫出來了,我想倘若我把他送給李國明,他一定會這樣問我:為什麼你畫女人?你畫女人做什麼?當然要畫自己。

最近我的鄰居李文建在看金庸了,所以我也看金庸了。放學回到家把書包一丟就拿起金庸的神雕俠女來看了,愛上了小龍女。也為他哭過,感動過了。看累了就睡覺,睡飽了就吃飯。吃飽了就去玩,日子就這樣過了。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溫習功課,從來沒有。

李文建沒有因為看金庸而留班,我因為看金庸而留班了。這也是可以想像的。

所以另一個筆下的我,我寫下了:我曾經發過一個這樣的夢,夢裡有一個人對我說:你能力不夠,別把所有的精神放在所有的課本上,把精力集中在華文、英文、國文、數學、歷史、美術,把這幾項課文拿高分,還不至於留班。

我把這些話對廖燕芳說了,他在沉思,不久他對我說:這是策略,我只能說,這是下下策。我問廖燕芳:要怎樣才不留班?廖燕芳回答:把功課盯得緊緊,放學後不能偷懶,捉緊溫習。你冒著留班的風險看金庸,我不會。

寫到這裡,筆下的我命運自然改變了,因為這個格局是我贈於他,那麽我就沒有辜負青春了,在我的筆下裡。

左邊是我,右邊是李國明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