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和敬天魔16:只求做個安樂公

和敬對左冷禪師說:假如彌陀有個學生,他學了你老人家的點點滴滴,而他只是為了好玩,寫文娛樂眾生,又不依教奉行,對這樣的學生應該怎麼辦?左冷禪師說:你說水良嗎?他和我是合作關係,我會給水良時間來證明他是一個好學生。和敬說:為人師者縱容自己學生誤導眾生應該怎麼辦?左冷禪師說:我不殺他水良,我用心無私。和敬說:一尊佛也做不好,應該怎麼辦?左冷禪師說:水良寫文,重視小愛,忽略大愛。佛門沒有人談戀愛,水良寫文常用愛情穿插於佛門間,因為他是個有情眾生,他用沙婆世界的視覺寫禪學,所以和佛門起了衝突。我和水良做這個買賣,水良賺了小愛,我賺了大愛,我就是要度有情眾生。我這尊佛做得不好嗎?和敬說:我想知道水良的最後會怎樣?左冷禪師說: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知道水良先生什麼也不求,只求做個安樂公。佛子們如果不喜歡水良的文章就不要再讀了,水良先生是以沙婆世界的視覺寫佛學,他活了四十八年,曾經愛過人,也被人愛過,狂傲前三十四年,用心學道後十四年,他一生的經歷,有苦有樂,有思有覺,他活在沙婆世界,為什麼他不能用自己的視覺寫文,而他也是個有情眾生,和你們一樣。只是比丘不能談戀愛,他能談戀愛而已。阿彌陀佛。

俊郎對惜初說:水良先生嗎?他的志向只是為了做個安樂公嗎?我還以為他要成佛呢?惜初說:水良先生和左冷禪師的關係,是在水良三十而立命犯空劫的時後結緣的,他們共同經歷了:覺語、我不是孔夫子、果瓜成佛記、普門品傳奇、海燕、和敬。他們就是這樣建立了師生情。俊郎小聲問:左冷禪師是不是阿彌陀佛?惜初回答說:左冷禪師不可以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可以是左冷禪師,水良先生說過了,我們都在佛魔之間,小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