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我还能做什么呢?太难了。我回来了,我和我的声音还在,我们尽可能不谈政治和宗教,请大家多多指教。谢谢大家。

果瓜成佛記第四十三願:容我叛逆,不殺六根,不盲念佛

老和尚說:我們修行主要是專心於佛號,心心念念不離佛號,四體作務都是隨喜作的,掃地也阿彌陀佛,煮菜也阿彌陀佛,念念阿彌陀佛,事事隨喜不掛礙,心則漸入西方境。

老和尚又說:別人的行為好,我們心裡不起歡喜貪著心,行為不好,也不起憎惡心,要好好按耐這個心,不起煩惱,別人不好,別人的習氣,那是別人的事,如果我們拿來起煩惱,那就是自己的愚癡。這樣,不論事情是好是壞,能保持這個心不動,便是忍辱。能夠沖破這一關,以後無論什麼事就比較不會起煩惱,這點切要好好學,好好磨煉,如此業障自然消除,身體自然也好起來。

這世上,有種美,叫安靜,是凈土在心裡的梵唱。因為安靜,所以淡泊。老和尚忍不著了,他說:阿彌陀佛,你們太吵了,這本果瓜成佛記吵吵鬧鬧,我不喜歡。小芙蓉說:聽說老和尚要趕我出淨土,說我出言不遜?阿彌陀佛說:有話好好說。老和尚說:你們說有了死忠派才有了佛性,有了超級大粉絲,才有了超級大偶像,用詞不對。建平師兄問:有何不對?老和尚說:你們應該說,有了忠誠的信徒才有佛性,有了真誠心才有大法相。小彌沙說:老和尚,我們是有些叛逆,你說得好。老和尚問:阿彌陀佛,你認為我說得對嗎?阿彌陀佛說:你說得對。老和尚說:那麼我問你,阿彌陀佛,你為什麼還容許他們胡鬧,這是你不對了。我果瓜說:老和尚是不是覺得我們的六賊作崇?老和尚說:你為何不學我做個六根清淨的覺悟者呢?我果瓜問:如何六根清靜?老和尚說:眼、耳、鼻、舌、身、意。眼是視根,耳是聽根,鼻是嗅根,舌是味根,身是觸根,意是念慮之根。我們不能放任它,放任它就是你果瓜說的六根作崇。我果瓜說:我們要防著它嗎?老和尚說:我就是如此認為,阿彌陀佛,你認為對嗎?阿彌陀佛說:你為何不將六賊(六根)殺掉。老和尚驚呼道:阿彌陀佛,把六根殺掉,我便一無所有了。阿彌陀佛說:現在的老和尚,你又擁有什麼?老和尚說:阿彌陀佛,我有顆清淨心。阿彌陀佛說:每天躲在一處念佛嗎?老和尚說;阿彌陀佛,然到我錯了?阿彌陀佛說:我想實行A計劃,你敢加入我們嗎?老和尚問:這是什麼計劃?阿彌陀佛說:改造極樂城,我們一起研究怎樣改造它?老和尚說:就是你怕眾生有拜物主義和玩物思想嗎?阿彌陀佛說:我將極樂城造得珠光寶氣和讓眾生想衣得衣,想食得食,我錯了。別把清淨心掛在口邊,要好好工作。老和尚說:我不會,我什麼都不會,我只會念佛。阿彌陀佛說:那你就好好念佛。

老和尚又說:行住坐臥皆在念佛,定下心來念,便可覺悟到,我們的心一天到晚都在外頭,沒有觀照自己的心是否在阿彌陀佛上,不能把心放在信徒或外面的境界上。老和尚把話說玩,他走了。我們不是很快樂,阿彌陀佛對小芙蓉點點頭。

小芙蓉這時說:阿彌陀佛第四十三願:我作佛時,下從地際,上至虛空,宮殿樓觀,池流華樹,國土所有一切萬物,皆以無量寶香合成。其香普熏十方世界。眾生聞者,皆修佛行。若不爾者,不取正覺。

我果瓜都明白了,叛逆、六根、念佛。我寫…

果瓜第四十三願:我做佛時,容我叛逆,不殺六根,不盲念佛,其法熏十方世界,若有疑問,從長計議,不能成就此願,我不做佛。

小芙蓉問:阿彌陀佛,我們是不是不需在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說,要念,只是不要學老和尚,除了念佛,什麼也不想做。

阿彌陀佛對小沙彌說:我想到了二千五百年後,我們應該用什麽方式來和眾生談念佛?小沙彌說:這是我的法門,我沒有拜什麽,我心裡只有觀世音菩薩和阿彌陀佛,我在佛魔之間一篇已說了。我視阿彌陀佛為慈父、良師、戰友。我的佛道就是念阿彌陀佛,沒有其於。小沙彌第四十三願:我做佛時,容我多說,多念阿彌陀佛、多念觀世音菩薩,其法熏十方世界,若遇無常,多念佛號,不能成就此願,我不做佛。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