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良

工作安定下來了,心也安了。

覺語:秦二世篇第四十一

發布於

贏政說:這就是〔水良〕聰明的地方,無根!胡亥是你的弟弟,你說為父應該怎樣對他?無根說:他很可憐,我不知怎樣救他。贏政說:孔志,我應該怎樣對我這大兒子。孔志說:放了他,他會到西域,結果還是被〔糖〕給殺了。要救他,只好把真相對他說,對他說關於〔水良〕。贏政說:這件事情誰去做?無根說:我去做。無根對胡亥說:我在做佛陀初步調查,我調查佛陀,我用我的性情來研究佛陀的學問,發現了佛陀來到模子國之後,會對眾生怎樣說法。

胡亥問:你初步調查到什麼?無根說:我做佛陀,你做信徒,我們試一試。胡亥點頭了,無根說:胡亥!我想和你先做朋友,後說道理?你是不是有一個好父親,叫贏政?胡亥說:佛陀!是的。無根說:你就把我當著他,我想和你做朋友,可以嗎?胡亥說:你不是我父親,我們可以是朋友了。無根說:你今年三十歲了嗎?我比你大二十年,我今年五十歲,你是不是很愛玩。胡亥說:是的。無根說:你喜歡玩女人,你還想和糖一起擁有珍,你會被糖殺了,因為你已沒有被利用的價值了。

胡亥說:你怎麼知道糖和珍?無根說:糖會殺了你,我教你看自己的心,好嗎?胡亥說:怎樣看?無根說:你心有所求嗎?你求什麼?求做皇帝,所以要把翠麗殺了,讓我斷了做皇的念頭,而成佛,我多謝你了。胡亥冷笑:佛陀!你求什麼?無根說:我有所求,求真相,得悟。求因得果,人怕果,慎因。胡亥冷道:如果我不怕果呢?無根說:那我就更要做你朋友了,因為你連殺人也不怕了,我怕你墮落了。

無根又和胡亥說佛法。胡亥忽說:無根!我求果位。無根說:果位是佛給的。胡亥說:你能給我嗎?無根說:先給你一個法門,也就是我把佛果之門打開了,看你敢不敢去拿。胡亥說:我敢。無根說:這個法門就是你和我同站一陣線,我們一起度人。那麼我就度你,你聆聽我度你之法,從中學習。聽好好來胡亥,我想對你言無常,談妙法。胡亥說:無常是什麼?妙法又是什麼?無根說:無常就是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妙法就怎樣面對無常。在風雲變色前,怎樣面對它?我們受劫難時,就是面對死,死了之後自然心生狠,自然要報仇。佛對你說,這種人最難度。我也不忍心度他了,一定要報仇。不報仇就成佛,得果位。你選。胡亥說:我報仇。無根說:你還要研究法門嗎,還要得果位嗎?胡亥說:我要你的果位,就是皇位。無根說:你要皇位,我先對你說活著之道,胡亥,我是無根。胡亥問:無根!活著還有道嗎?

無根又說:佛說活著的人和不想活的人。活著就要珍惜姻緣,不想活就要相信佛,佛有法就叫佛法。珍惜姻緣就懂得與眾生合作,佛法就是離苦得樂,自有生存之道,生存之責。無根說:這就是妙法?無根回答:是的!胡亥,既然你的仇報了,你以後還想怎樣?我教你忘掉他,忘掉殺你的(糖)。如果他再殺你,你別在殺回他,他下地獄,你上天,可以嗎?胡亥說:佛為什麼可以不報仇,你說?無根回答:因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胡亥說:(糖)殺了我,我本該殺回他,我的心還是無法平。無根說:我對你說,佛心最不安就是受難之人。地藏王要渡的就是那些兇手,為什麼我們要這樣,你說。胡亥說:是不是上天有好生之德?無根回答:你明心見性了,只要你不去西域,我就不跟你搶這個皇位。贏政和孔志也來了,無根說:我們還是來說說佛陀。大家不語了,無根又說:一個孩子,自小在優越的環境小長大,從來沒有看過世間苦,成人之後,看到人也會老,也會生病,而大吃一驚。

他深入去想這個道理,去研究修行人,內心是不是有所求,求什麼?胡亥問道:修行人內心是不是有所求?無根說:修行人有所求,我求的是不生不滅的法門。贏政說:你呢?無根說:我是一個修行人。我修的是苦行。贏政問:為什麼要修苦行?修給誰看?無根說:修給天上的仙人看,我的毅力和誠心,好讓他們教我不生不滅的法門。贏政說:讓我也試試,我的毅力和誠心。無根問:你也修行?你求什麼?贏政說:我求秦二世不要在我死後就滅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