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y

surveyor-turned-entrepreneur

中國版LVMH的黃粱夢破

歸根究底,要經營好奢侈品牌產業,是需要踏實的文化底蘊,每個百年品牌都有其故事歷史,一味的瘋狂併購,東施效顰,夢想一日彎道超車,都是不切實際的。

中國紡織業大亨邱亞夫的如意集團,過往十年銳意擴充奢侈品版圖,更揚言要成為中國版的LVMH(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可謂雄心萬丈。但直到近兩年,集團陷入長期流動性債務危機,負債數目高達400億元,這不單令集團無暇兼顧眾多收購回來的百年設計師品牌,出現營運停滯情況,還連累旗下收購回來的歐洲百年品牌逐一進入破產保護程序。而邱亞夫最近也被債權人免去法國奢侈品集團SMCP 董事長的職務,喪失控制權。 

 

坐擁幾個歐洲奢侈服裝品牌( Gieves&Hawkes、Cerruti 1881、Kent & Curwen等)的如意集團香港子公司:利邦集團(Trinity Group)(0891.hk)由於未能償還1.5億美元的貸款,渣打銀行在2020年年底遞交清算利邦集團的申請,而利邦在本年一月份向香港聯交所報備,業已進入清算階段。 

 

另一邊廂,真正的LVMH卻繼續表現亮麗,最近還繼續忙著進行品牌”收割”,包括以估計40億歐元收購具250年歷史的德國經典涼鞋品牌:Birkenstock,另外市場傳言,LVMH亦正在洽購Ralph Lauren ,這或是繼去年以158億美元收購 Tiffany & Co. 後的另一大手筆。倘若成事,由於Ralph Lauren的EBITDA價值倍數較LVMH為低,估計對LVMH股價有著提振作用。哪怕LVMH在本年年初,宣布對旗下奢侈皮革產品大幅漲價,其股價表現還是如舊健康,市值更高達4,200億美元。LVMH創辦人Bernard Arnault更在去年一度登上世界首富的寶座。反觀如意集團的市值目前只剩下大概12億人民幣,與其學習榜樣LVMH差近2,000倍。 

 

如意集團的前身,是山東濟寧的國企架構紡織廠,90年代初期,跟隨者國有企業改革,改制成為民企。進入本世紀10年代,如意集團在深圳掛牌上市後,勵精圖治,戰略方針為從面料生產到服裝製造,再配合國際知名服裝品牌的併購與營運,試圖完善整個產業價值鏈。如意集團於是在過往十年內展開了進取並且瘋狂的海外併購旅程,共花費超過400億人民幣,收購了9家海外輕奢服裝公司,囊括了40多個品牌,其中包含了香港利邦,法國SMCP及日本瑞納這三家屬於奢侈品全球百強的上市公司。 

 

集團透過發行公司債券,抵押貸款等方式,來完成這400億人民幣的短時間巨額融資,故此同時亦導致其負債在2020年高達400億人民幣。當年以26億美元拿下面料生產商萊卡,以及以6億歐元收購瑞士奢侈品牌Bally,就是套用短期借款及發行公司債券的”融資雙截棍”,以蛇吞象的姿態完成的。 

 

誠然,如意集團的戰略高度並沒有錯,他們認為中國是很多奢侈品牌的主要消費國,故此集團希望以收購品牌來控制供貨源頭,反過來轉內銷,希望同時賺盡國內及海外消費者。然而,除了融資手段超前槓桿之外,集團似乎也低估經營奢侈品牌的心神與文化內涵,不但沒有把垂垂老矣的品牌救活,更加速其衰敗。雪上加霜的是,世紀疫情導致本來已經處於負債處境的海外品牌最終得不到如意集團承諾的貸款及發展支援而崩潰倒下。相映成趣的是,同樣受到疫情打擊的LVMH,反而在去年第四季度的銷售額增長了27%,上個月更宣布旗下品牌的皮革產品大幅漲價,可謂底氣十足。這都顯示理念和文化內涵還是經營奢侈品牌的成敗關鍵。 

 

歸根究底,要經營好奢侈品牌產業,是需要踏實的文化底蘊,每個百年品牌都有其故事歷史,一味的瘋狂併購,東施效顰,夢想一日彎道超車,都是不切實際的。加上一旦資金鏈運用不周,宏觀經濟環境出現負面情況的話,那麼一枕黃粱,就乃夢醒時分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