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诃

A pilgrim on the road to philosophy lekbussed@gmail.com 欢迎来信讨论

所以我想,日剧动人,就在于它往往着重于描述一些平淡无奇的生活,平淡到至于让人有种错觉——这是否太平淡了?几乎就像正常的生活一样。但影视作品毕竟是影视作品,它需要让「事件」发生,但也有不发生的,像是枝裕和。你以为动人的是事件,其实不然,往往是那种平凡生活中的细节,才构成了那种独有的审美,怎样的审美呢?想象一种颜色,像是白色,又觉得不是,好像偏象牙的颜色,又好像是云的颜色,但似乎又什么都不是。让这样的颜色充满生活的每一个角落自然形成审美的一种。像是格罗斯曼的小说一样,平淡的描述,极少的语言技巧,但一段一段积累的力量往往可以让人无法呼吸,用平静去对抗虚无,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