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诃

A pilgrim on the road to philosophy lekbussed@gmail.com 欢迎来信讨论

来到matters五天了,我有一些想法要说


1.仅仅是打字吗?


2月23日,我发布了一篇“新人贴”自我介绍与进入matters的理由,事实上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有所谓“新人贴”的说法,“网络写作”这个概念对我来讲同样陌生,无论是所谓的“分布式技术”还是“likecoin”,在之前的人生中我从来没有接触过此类概念,所以上手matters实在是带给我不小的挑战。

首先第一个变化就来自于写字方式的改变,我是对写作感兴趣的,但写字的方式只有一个:那就是用稿纸和钢笔,无论多长的文章都写在纸上。而在matters上写文章就意味着必须要改变写作习惯,从纸笔变成键盘,并且要会使用matters的编辑器,这太复杂了,我甚至没有勇气去研究它。

其实本来我的想法是,只要在文章的内容上花心思就足矣。编辑器也好,表达效果也罢,都是无所谓的,但在看了medium-與-matters-使用心得-这篇文章之后,我发现哪怕只是在文章的开头加一个小点,或者只是把文章的标头放大一个字号,整体看起来就会更得体。而这正是文章内容无论如何也无法弥补的。

感谢@Jhane_Chou,如果不是你的例文,我也不会去反思关于文章编辑的问题,我也不会意识到:写作不仅仅是打字那么简单。


2.matters几乎使我失眠

说来惭愧,在进入matters的这段时间里,我正在为即将到来的语言能力考试烦恼,并且随着开学来临,时间表变得异常拥挤,见下图:

(我还不是很熟悉编辑器,没有找到缩小的方法,或许这图片太大了,抱歉。)

这就导致我几乎没有时间来写文章,在发了新人贴之后,获得了来自许多人的欢迎和赞赏,这让我感到坐立不安。我是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些赞赏的,所以只能想方设法写一些自己认为满意的东西来反馈到社区。写了一篇关于政治的文章(当然很拙劣),也写了一些平时属于自己风格的小文章(或许只是fragment),这些耗费了我过多的精力,甚至在吃饭的时候,脑子里也会想:“我该写些什么?”甚至在睡觉的时候也会想这个问题,就导致了我的失眠。

matters是否妨碍到我的生活了呢?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兴趣而写作,这固然好。但是是不是应该限制生活中的一部分来保持整体的有序进行呢?这是一个值得让我去反思的问题。


3.我们究竟需要多少政治?

乍一看似乎是个病句,政治是无法用多少来修饰的。但是在我阅读matters文章的过程中,我发现政治似乎占了非常大的一个比例。或许在墙外的你们无法体会那种政治静默的痛苦,我是感同身受,就是什么话题都可以谈,但政治不行,这就导致了大陆人很迫切的喜欢讲政治(或许被禁止的就是最诱人的),令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在墙外的matters,也是以讲政治为主流的呢?

我自然不反感政治话题,事实上在墙内我就是一个典型的“政治演说者”,但我对Matters的期待要更高,我不希望这是一个只有政治讨论才可以获得赞赏的社区,在我发表的几篇文章中,我认为那篇记-去年的一节毛概课-是写的最差的,动机也不纯,但是它却收获了最多的赞赏,在我个人的理解里,会觉得这样是不是哪里不对劲。

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我是怎样的态度呢?就是说当许许多多元素组成一个整体的时候,我会很警惕那些占比更高的元素。比如在大陆的文学讨论社群中,我就会很警惕小说,因为所有人都在说小说,那诗歌,散文,杂文怎么办?在matters也一样,我看到的许多其他方面的文章,都写得非常好,有语言编程的教程,也有设计作品,也有旅行游记。都非常出色,它们本值得更多的浏览量和赞赏。


4.用likecoin买一件衬衣

截止到今天下午16:57,也就是我编辑这句话的时候,我一共收到了2871个likecoin,折合人名币112元,差不多可以买一件衬衣了。

和我妈讲了这件事,她表示强烈质疑,她几乎无法想象这种事情:靠写文章可以换来收入。事实上正在读这篇文章的朋友们,你们或许是区块链大佬,或许你们又是写作收益的行家,你们自然可以笑我的见识短浅。但在五天前,我也无法相信写字真的可以换成钱。

你们无法想象这对一个不富裕的大学生来讲是多么的震撼,我甚至都脑补出靠写作发财走上人生巅峰的梦了。这导致了我财迷心态的极大膨胀,事实上那篇记-去年的一节毛概课-有很大的因素也是因为这个,我很敏锐的发现了政治话题可以带来更多收益,于是强迫自己写了一篇应付作文,这个行为是不对的,我很抱歉,但我也才二十岁,是会犯这样的错误的。

写作收益究竟是好还是坏呢?究竟好在哪里?又坏在哪里?我是很惮于评论科技成就的,因为我本身不是很了解它们,但我总会习惯性的怀疑它们的缺陷。比如写作收益,当我知道自己写一篇文章不仅仅是一篇文章,而且它会产生金钱收入的时候,我在行文过程中的心态会不会受到影响呢?我会不会因为收益而写一些自己本不喜欢的东西,一些本不该出现在自己文章中的句子?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我的阅读方向主要是靠近伦理学,而这门学科又被称为道德哲学,所以我对道德问题格外敏感,我经常可以看到自己的下流和无耻,而且不忌惮把它们讲出来,如果可以带给读者一些反思,那它们就值得。


5.如何形成个人风格


这不是我要讲的话题,而是我要提出的问题,在来matters这些天来,我遇到了一个很困惑的问题:如何形成个人风格。

我明白要支撑一个人长期写作,他是需要一个写作风格和习惯的,或许是时评,或许是文艺青年的絮语,或许是政治批评。人们需要一个角色,而我的这个角色非常模糊(目前来看),截止到现在,我写了一篇关于政治的文章记-去年的一节毛概课-,一首诗石头-,一篇散文泅水指南-,以及其他零零碎碎的东西,我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应该写哪些,或者侧重于写什么。

事实上我有一个想法,可以把自己每天的想法作为日记记下来,然后每天发在matters上,这样可行吗?我需要你们的建议。


6.后记

重新看了一遍之前写的那些文字,很多都是幼稚不成熟的想法,甚至包括编辑器,我也没有能用的很熟练,引用的文字和链接也不知道成功了没有。我很喜欢把自己即时的想法这样分享出来,或许有人会指出其中的错误,这样我会很开心。

在写作,或是更多的更宏大的路程中,我永远是一个学习者。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