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人文、政治爱好者,希望能从更多元的角度看这个世界。

我为什么说中共的基本盘依然稳固

最近台湾即将大选,大陆又一次中止了台湾签注的发放。

在六月香港开始混乱之后,台湾就一直跟香港站在一条战线上。台湾和香港,就像是一对难兄难弟,彼此报团取暖,诉说着自己遭受的“压迫”。

同样的,香港和台湾也都认为并支持中共垮台,甚至有媒体扬言香港近期爆发的运动会完全摧毁中共对中国的统治。

毫无疑问这种言论是非常幼稚的。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就提到过,中共的基本盘仍然非常稳固,它的统治力并非一朝一夕形成的,自然也并不是靠着什么简单的运动就能摧毁的。

我为什么这么说?有以下几个原因。

 

中共基本完成了中华民族的复兴

虽然大家对中共颇为不满,但是从清朝末年直到现在,中共确实是唯一一支让中华民族重新站起来的政党。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总是习惯于用台湾来举反例。

解放战争结束后,台湾有着日本殖民时期的基建、工业和国民党带去过的黄金与美式装备,说是喊着金汤匙出生真的一点都不为过。

那时的大陆连拖拉机都生产不出来,人民连肉都吃不到。

虽然早期毛泽东让中国走了一些弯路,但是综合来看这几十年的发展,老一辈人都是用自己的肉身体验过的。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的老年人而言,中共是中国绝对的救世主,我现在回农村老家仍然能看到很多老人墙上张贴的毛泽东或是习近平的头像海报。

对于年轻人来说亦是如此。

也许对于香港、台湾来说,像是电力、家电、商场,以及台湾曾经强大的军队,这些东西的发展是一个进化的过程,而对大陆人而言则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其震撼程度自然港台所感受到的强烈得多。

你曾经吃不起饭,我让你吃上了饭;你曾经买不起电视,我让你买得起电视;你曾经经常被欺负,于是我铸就了一直强大的军队来保护你。

这样的一个政党,大部分人民都是喜闻乐见的。

至于说言论管制或是文化管制,绝大多数人都是不在乎的,或者说这些管制并不会触及到他们的核心利益,所以他们不在乎。

你封杀了一部电影,我还有别的电影可看;你不准他们谈论政治,不谈政治也不会影响他们吃喝拉撒;游戏当中不能出现鲜血,也不会影响他们在其中打打杀杀。

电影公司倒闭了,游戏公司倒闭了,某个写作者被封杀了,那又怎样?反正失业的又不是他们。

心理学中有个名词叫做“孕妇效应”,就是当你成为孕妇之后,你会感觉街上孕妇的数量会增多。也就是说当你成为某一个群体的人之后,你会感觉这个群体的人特别多。

那些支持自由民主、反对一党专政的人亦是如此,你以为周围像你这样的人很多,事实上并没有,绝大多人在乎的仍然只是生活中的柴米油盐。

 

中共对基层民生的重视

中国的大学生率(也就是专科以上学历人口)是多少呢?是10%。

也就是说,中国绝大多数人口的文化水平都是比较低的,而中共的基本盘也来自于这些社会阶级较低的人口,而中共的重点服务对象也是他们。

为了服务他们,中共做了哪些努力?

廉价的公共服务

两块钱起步的公交车和地铁,价格低廉还无需预约的医疗,辐射十四亿人口的全民医保等等···

惠及到每一户的电力及通信服务

大陆的电力公司和通信公司都是国有的,国有的好处就是这些公司的重点不是盈利,而是解决民生问题。

这种概念夸张到什么程度呢?

即便你住在深山老林里,整个大山沟也只有你一户人家,电力公司也会专门给你拉一根电线,通信公司会专门为你装一个通信基站。

当然,在边疆地区,这种行为更多是为了宣誓主权。

反腐和环保

当然我们都知道,反腐和环保的真实目的并非表面那么单纯,但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中共确实把这两个政策落到了实处。

从我身边的感受来看,政府官员确实不再敢收礼,也不再去高档酒店花天酒地,而我家乡的大河也确实越来越干净。

人民并不在乎你某个政策背后的真实目的,只要这个政策给他们带来了切实好处,他们就愿意支持你。

而中共也是确实明白这一点的,也许是真的为了“初心”,也可能是为了保证支持率,他们也确实在做实事,并且在努力让人民感受到其中的好处。

 

封闭但完善的互联网服务

曾经有很多外国人都问过大陆人:“你们不用推特、不用Facebook、不用YouTube,你们到底是怎么生活的?”

事实上并不是中国人不需要这样的互联网产品,而是中国有相应的替代品。

中国大陆的互联网虽然封闭,但是靠着微博、微信、哔哩哔哩、爱奇艺、百度等一系列互联网产品,大陆人通过自己本土互联网也可以完成外国人在互联网上需要的所有服务。

即便是“翻墙”这种操作,绝大多数人都是不知道的,而且他们也没有兴趣知道。

当你微博也能玩得同样开心的时候,你很少会想到再去用推特,更何况上推特还得买个VPN。

大陆完善的互联网服务使得大陆人误以为外国跟我们也一样,也使得大陆人对探索外界失去了兴趣。

在我开始使用Instagram之前,我从未想过我能通过一个APP和全世界的网民相连通,我一直以为大家的APP都是在自己国内使用,和自己国内的网友相互沟通。在这种思想前提下,我对外网自然也是完全没有兴趣的。

这种封闭的互联网环境不仅使得网民的一言一行更易于管控,同时也有效满足了政府对“愚民”的需求(事实上每个国家都有这样的情况,只是中国更为严重)。

 

通过掀起民族主义对立情绪来保证支持率

这一点其实说简单点就是互泼脏水。

大陆和港台的媒体都是很有意思的。

香港人控诉逃犯条例的时候,内地媒体集体沉默;香港警察手指被咬断,内地媒体便开始控诉游行的人是暴徒,海外媒体则对此事避而不谈;而后元朗发生打人事件,香港人说是内地的阴谋,内地则完全没有报导此事;再往后香港示威民众在机场推搡老人,内地开始大幅报导,港媒则将目光转向了静坐示威的人群。

两边的媒体都倾向于将对方抹黑成无恶不作的混蛋,唯一不同的是内地的目的是保持统一,而港台则是谋求独立。

而两边的年轻人都是在这种环境中长大,当各方的政党表现出对对方的不满的时候,这种不满就与民众内心的厌恶相契合了。

“我讨厌对方,而我的政府也讨厌对方,所以我的政府是个好政府。”

这一点适用于大陆,也适用于香港和台湾。

除了对港台,对待欧美亦是如此。

首先渲染出对方的邪恶之处,再通过媒体报导引发民众对对方的厌恶,紧接着政府再带头发出对对方的不满,政府的行为便满足了民众的心理需求,民众自然也更愿意追随这个政党。

大家对比一下台湾大选、印度大选、中国国庆节、美国大选的时候政府的动向,就能很轻松地得出这个结论。

所谓的民意,只是一种武器。

 

香港和台湾流下的鲜血仍然太少

大陆人对香港和台湾的“革命行为”最为鄙视的一点就是,香港人和台湾人虽然热衷于闹革命,却极少有人愿意为之付出鲜血。

从辛亥革命开始直到改革开放,中国人就一直在闹革命。

而每一场革命的背后,都是无数人的死亡。

尽管“闹革命”在大陆是个敏感词,但是并不妨碍大家对“想要革命成功就必须流血”这一点的清醒认知。

“如果没有人死亡,那革命是一定不会成功的;如果死了人之后革命仍未成功,那说明死的人还不够。”这就是大陆人对“闹革命”的态度。

事实上很多大陆人对港台的反抗精神仍然存在敬意,但是刨开表面的敬意,看见港台人只愿意闹而不愿意死的时候,更多人的态度则是“过家家”或者“以卵击石”。

很明显港台并没有打算像车臣一样让青壮年全部战死,也没有准备像乌克兰一样让GDP缩水三分之一。

其实从我个人角度而言,即便他们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也没有意义,因为车臣仍然没有独立,乌克兰仍然贫穷。

 

我是主张民众表达内心的不满的,也支持大家为更好的生活而做出的努力,但是在行动之前,大家不妨好好思考一下,这样做真的有用吗?最终的结果真的是大家所希望的吗?

我不知道答案,但这些问题仍然很值得思考,毕竟大家的鲜血是有限的。

在六月份的时候,很多香港人说“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可能是我站着说话不腰疼吧,即便如此我对于暴力仍然持反对态度。

事实上在大陆,很多人也有着同样的看法——“我们已经没有办法了”。就像我在上一篇文章说的那样,没有办法的时候就逃走吧,这个对手你们是斗不过的,至少让自己别当那个被留下来收拾一地鸡毛的人。

1 篇關聯作品
香港972台灣558民族主义24民主114中国共产党3
34
34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