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人文、政治爱好者,希望能从更多元的角度看这个世界。

大陆人对香港警察的支持都意味着什么?

这个月8号,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开幕式在成都举办。

令人称奇的是,开幕式上人气最高的队伍并不是四川的各支代表队,而是中国香港代表队。

对绝大多数大陆人而言,香港事件的起点不是六月初,而是七月下旬,也就是元朗事件爆发的时候。相比于外网一贯的抹黑和中伤,这些通过元朗事件才开始了解到香港近况的大陆人,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地支持警察。

是大陆人支持暴力?还是大陆人被蒙蔽了真相?甚至于说是大陆人被洗脑了?

我们来一条一条分析。

 

在六月初“反送中”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大陆媒体是悄然无声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件事。

那时的游行仍然是温和、讲理的,大陆媒体不想报,也不敢报。

不想报,是因为没有冲突,没有爆点,不能渲染民族主义。

不敢报,是因为害怕香港人的行动给大陆人带来“启迪”。

而那时的香港人仍然是十分温和的,这与政府一贯的掀起民族主义式的沟通方式是相违背的(我在上一篇文章讲过为什么政府需要掀起民族主义,详见文末链接)。

我在以往的文章也说过,“反送中”伊始的时候,很多大陆人是支持、羡慕香港人的。

这样的新闻,报导出来是对中共不利的。

而大陆媒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报导相关事件的呢?是大学生武力占领立法会的时候。

那时候香港人的行为已经开始出现过激倾向,而大陆媒体自然也有了说头。

那些大学生被渲染成暴徒,警察的行为自然也就被归类为了“维持治安”。

事实上这就是我不支持暴力的原因,除了会造成人身和物质的损失之外,还会让诉求者失去舆论支持。

在绝大多数大陆人看来,是香港人的行为先越过的红线,那警察的行为再激烈也不为过。警察的职能就是维持社会安定,当你破坏社会安定的时候,警察就有权收拾你,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如此,哪怕是所谓的“民主标杆”美国。

所以此时大陆人觉得香港人对警察的控诉是很可笑的,他们觉得香港人就像是犯了错之后被父母暴打,结果还反过来控诉父母行为暴力的孩子一样幼稚。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游行者挥舞英国国旗、美国国旗、加拿大国旗,这对大陆人对于“大中华民族”的概念是一次近乎于突破底线的挑衅。

但此时的大陆人,仍有少部分是支持香港人的。

在这些大陆人看来,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也许真的如同香港人所说的“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而警察的一些暴力行为也不免让人对执法机关的行为表示怀疑。

此时的混乱仍然有回旋的余地,直到元朗事件爆发。

 

元朗事件的真相至今扑朔迷离。

打人者究竟是什么来头?背后策划者是谁?警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外媒和内地媒体的口中都是完全相反的,这也让这几个问题成了永远的谜团。

但是这些谜团并不是重点,因为大陆人并不在乎。毕竟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绝大多数大陆人不在乎什么多方角力,他们只在乎国家的主权和尊严能否继续维持下去。

而当时游行人群向国徽泼墨的行为,堪比狙击一样地精确击中了大陆人最不能碰的逆鳞。

即便是上一段中那些温和派的大陆人也开始不耐烦了。

各种混乱的剧情一遍又一遍地重演,任何一个人看久了都会开始厌烦,更何况事件开始朝着纯粹暴力的方向发展,这也是温和派最不喜欢看到的场景。

从那之后,大陆媒体终于有了说辞。

暴徒乱港、香港独立、废青乱国,这些词汇终于得到了完全的释放,开始在大陆各个平台疯狂发酵。

至此,大陆人全面倒向了香港警察。

 

香港的游行已经变了味,大陆人之外也有很多人开始倒戈。

这还得从全港罢工说起。

罢工是公民的权益,理应得到尊重。正所谓“我尊重你的选择,也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但是有些人却不尊重其他想上班的人的权益,恶意阻塞交通、截停地铁,使一些香港本地人开始“报复性上班”。

除此之外,游客也开始不耐烦。

混乱的社会环境本就使得游客心生不安,后续的罢工更是让游客的行程被彻底破坏。

在昨天香港机场停飞的一天里,会有多少游客受到影响?

我相信很多人是支持民主化的,也是支持香港人的反抗的,但是当这些反抗开始影响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再会去支持了。

就像那些卧轨自杀的日本人一样,绝大多数日本人在早期仍然会觉得惋惜卧轨者,但是屡屡因为自杀而导致自己上班迟到之后,日本人对于卧轨者的态度只有不耐烦。

香港的游行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人们都是为了游行而游行,而失去了对旁人的共情能力。

当游行者失去了共情能力,所谓的游行更像是一场自嗨。那些海外的支持者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利益没有受损而已,当他们一旦也被卷入其中,他们还会再去支持吗?

这也是我一直所说的,香港事件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赢家了,不论是对于大陆还是对于香港,都是双输。

昨天中国武警武装部队已经在深圳湾集结,我只希望香港平安。

2 篇關聯作品
7
7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