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人文、政治爱好者,希望能从更多元的角度看这个世界。

大陆人对香港警察的支持都意味着什么?

这个月8号,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开幕式在成都举办。

令人称奇的是,开幕式上人气最高的队伍并不是四川的各支代表队,而是中国香港代表队。

对绝大多数大陆人而言,香港事件的起点不是六月初,而是七月下旬,也就是元朗事件爆发的时候。相比于外网一贯的抹黑和中伤,这些通过元朗事件才开始了解到香港近况的大陆人,从一开始就是一边倒地支持警察。

是大陆人支持暴力?还是大陆人被蒙蔽了真相?甚至于说是大陆人被洗脑了?

我们来一条一条分析。

 

在六月初“反送中”行动刚开始的时候,大陆媒体是悄然无声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这件事。

那时的游行仍然是温和、讲理的,大陆媒体不想报,也不敢报。

不想报,是因为没有冲突,没有爆点,不能渲染民族主义。

不敢报,是因为害怕香港人的行动给大陆人带来“启迪”。

而那时的香港人仍然是十分温和的,这与政府一贯的掀起民族主义式的沟通方式是相违背的(我在上一篇文章讲过为什么政府需要掀起民族主义,详见文末链接)。

我在以往的文章也说过,“反送中”伊始的时候,很多大陆人是支持、羡慕香港人的。

这样的新闻,报导出来是对中共不利的。

而大陆媒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报导相关事件的呢?是大学生武力占领立法会的时候。

那时候香港人的行为已经开始出现过激倾向,而大陆媒体自然也有了说头。

那些大学生被渲染成暴徒,警察的行为自然也就被归类为了“维持治安”。

事实上这就是我不支持暴力的原因,除了会造成人身和物质的损失之外,还会让诉求者失去舆论支持。

在绝大多数大陆人看来,是香港人的行为先越过的红线,那警察的行为再激烈也不为过。警察的职能就是维持社会安定,当你破坏社会安定的时候,警察就有权收拾你,这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如此,哪怕是所谓的“民主标杆”美国。

所以此时大陆人觉得香港人对警察的控诉是很可笑的,他们觉得香港人就像是犯了错之后被父母暴打,结果还反过来控诉父母行为暴力的孩子一样幼稚。

除此之外,还有少数游行者挥舞英国国旗、美国国旗、加拿大国旗,这对大陆人对于“大中华民族”的概念是一次近乎于突破底线的挑衅。

但此时的大陆人,仍有少部分是支持香港人的。

在这些大陆人看来,冲击立法会的行为也许真的如同香港人所说的“我们没有别的办法了”,而警察的一些暴力行为也不免让人对执法机关的行为表示怀疑。

此时的混乱仍然有回旋的余地,直到元朗事件爆发。

 

元朗事件的真相至今扑朔迷离。

打人者究竟是什么来头?背后策划者是谁?警察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些问题的答案在外媒和内地媒体的口中都是完全相反的,这也让这几个问题成了永远的谜团。

但是这些谜团并不是重点,因为大陆人并不在乎。毕竟这些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所以绝大多数大陆人不在乎什么多方角力,他们只在乎国家的主权和尊严能否继续维持下去。

而当时游行人群向国徽泼墨的行为,堪比狙击一样地精确击中了大陆人最不能碰的逆鳞。

即便是上一段中那些温和派的大陆人也开始不耐烦了。

各种混乱的剧情一遍又一遍地重演,任何一个人看久了都会开始厌烦,更何况事件开始朝着纯粹暴力的方向发展,这也是温和派最不喜欢看到的场景。

从那之后,大陆媒体终于有了说辞。

暴徒乱港、香港独立、废青乱国,这些词汇终于得到了完全的释放,开始在大陆各个平台疯狂发酵。

至此,大陆人全面倒向了香港警察。

 

香港的游行已经变了味,大陆人之外也有很多人开始倒戈。

这还得从全港罢工说起。

罢工是公民的权益,理应得到尊重。正所谓“我尊重你的选择,也请你尊重我的选择”,但是有些人却不尊重其他想上班的人的权益,恶意阻塞交通、截停地铁,使一些香港本地人开始“报复性上班”。

除此之外,游客也开始不耐烦。

混乱的社会环境本就使得游客心生不安,后续的罢工更是让游客的行程被彻底破坏。

在昨天香港机场停飞的一天里,会有多少游客受到影响?

我相信很多人是支持民主化的,也是支持香港人的反抗的,但是当这些反抗开始影响到自己的利益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再会去支持了。

就像那些卧轨自杀的日本人一样,绝大多数日本人在早期仍然会觉得惋惜卧轨者,但是屡屡因为自杀而导致自己上班迟到之后,日本人对于卧轨者的态度只有不耐烦。

香港的游行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人们都是为了游行而游行,而失去了对旁人的共情能力。

当游行者失去了共情能力,所谓的游行更像是一场自嗨。那些海外的支持者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利益没有受损而已,当他们一旦也被卷入其中,他们还会再去支持吗?

这也是我一直所说的,香港事件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赢家了,不论是对于大陆还是对于香港,都是双输。

昨天中国武警武装部队已经在深圳湾集结,我只希望香港平安。

2 篇關聯作品
4
4

回應59

只看衍生作品
  • 最近在香港转运站QQ群上,有人怕屯门不安全,我说很安全,而且那些人是对付警察而不是内地人,结果基本全部人一面倒说我被香港、境外势力洗脑了,任何解释一大群人都振振有词压死你回复,感觉真的心酸,被土匪统治几十年,个个被洗脑成自我为中心的愤青,例如不赞同他们想法,就说干嘛不去美国去(可惜没有翅膀,能飞真恨不得马上飞走),一个个指责别人争取民主的义士是愤青、被洗脑,却不知道电影情节中,真正的另外一个结局,自己才是活在鸟笼中的愤青。仗着十四亿蝗虫数量,以多欺少,人叫你走左乖乖走左,走右就走右,完全没有自己思想,香港有苦难言,难怪香港乃至世界都敌对中国,身为中国人真是悲哀。

  • 完全調換了因果和次序了吧。示威者對警察的不滿從612就有了,612並沒有什麼激烈的衝擊但警察卻發了百多顆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等,造成一名老師失去7成視力、一個有癌症的老伯情況危怠,那天也是香港警察有史以來第一次用橡膠子彈來鎮壓示威者。這一直以來都是示威的心結,因為612會發生上萬人圍立法會不想讓條例通過,也是因為香港政府無視69百萬人上街的訴求而繼續推二讀而造成的,然而在示威者並沒有主動衝擊的情況下,香港警察以完全不符合比例的武來鎮壓,最後還說612是場暴動。然後香港警察和政府依然拒絕道歉和調查,於是 乎才有了兩百萬人的616,然而兩百萬又如何,政府依然漠視民意,於是又有了71。或許外人可能忘記了,內地人也不清楚那其中的情況,但我們香港人還記著的,一天不平反,別想安什麼港獨帽子示威變味的帽子往示威者身上然後蒙混過去,樓下的那個急著割蓆的和理非,如果你能忘記香港警察對香港市民做過的總總暴力而譴責示威者那麼點所謂的暴力(有誰真的因為示威者的攻擊而真的情況危險?人數呢?)那你跟本不是合理非,你和那些一心為私利而維穩的保皇黨有什麼分別。

    最後,我會留言真的是因為被你說的嚇著了,因為你說元朗事件是內地轉為支持香港警察的轉接點,真的嚇死人了,內地操控輿論到這個地步?元朗事件真相不明?如果你真的是一個求真的人,你不會不去看一下香港本地媒體是怎麼報導的嗎?香港本地媒體是外媒?有那麼多CCTV和目擊證人的證據都指向了警黑合作這個事實,而受傷的甚至都是無辜市民,這個被香港人說為最黑暗的一夜,最後竟是換來內地14億同胞說我支持香港警察,magic china。

    • 我看了很多元朗的相关视频,真的触目惊心无法理解,十分愤怒💢……每一天都希望你们能得到昭雪。但是当我看见示威者绑司机,拿其他国旗,泼墨,阻碍普通人通行上班等行为,(尽管我自己神经没那么敏感,也知道是政府和警察之前的作为导致)这些行为对于我的一些朋友和父母辈来说都是不能原谅无法解释的“港独”行为…就算我解释的再多,事情的过程只要有了一丁点儿使用暴力的口实,就会被抓住小辫子,失去很大一部分本来同情支持示威者的人。也怕因为这,大陆为了面子对你们政策更加收紧,未来越发黑暗(就像64后的大陆),我太懦弱了,害怕的要命。今天是818了,希望香港同胞们注意自己的安全,合理的争取,克制自己,不要做太出格的暴力行为了,为你们祈祷!在黑暗里寻找光明不易,我们都不想被控制思想。🙏🙏💪💪

    • 请先告诉我元朗荃湾那些真正的恐怖分子又有谁来法办?

  • 这次事件对中国未来最大的伤害就是:原本一国两制是中央想要看看民主制度是否适合中国(不要说中央不会这么想,中国人历来是非常实用主义的,不然也不会有市场经济),而香港的这次事件可以说堵死了中国民主化的未来,让整个大陆的民众都产生了:哦,自由民主原来就是这么个坏玩意,我们不要。可以说是罪在千秋了。当然,你们可以说这怪民众傻逼,我们的运动是正义的。那又怎么样呢?民众可不会管你实际是怎样。一个台湾,一个香港,在大陆民众眼里都变成了粪坑,悲哀。

    • 只能希望香港尽快恢复繁荣稳定,别再给大陆的政治改革带来不利影响了。

    • 是的,非常遗憾的事

  • 政治最大的动员力就是仇恨。当仇恨对立的情绪被挑动起来。深陷这个漩涡的人们,都已经无法自拔了。作为旁观者(虽然这个时代,我觉得谁也不是旁观者),我想呼吁大家,看清楚挑起仇恨的人是谁。是什么手法。终有一天,也许我们会遇到一样的境遇。

  • 我是大陆网友,你说出了我的感受。很准确。我知道和平游行可能效果甚微,但是暴力的使用绝对是被抓住把柄。

  • 為示威而示威這一點我覺得說的很對。我覺得很多人應該反思運動本身的目的。激化矛盾解決不了問題。

    • 可是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人会去思考原本的目的了,不论是大陆人还是香港人都是如此,估计那些游行者也说不出他们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吧

    • 真的是很難挽回了

  • 有一个疑问,似乎不是所有大陆人都全面倒向警察,而且大陆人的想法对局势好像没有影响。

    • 作为大陆人我想说,在暴力事件爆发之前大陆人确实很多支持这些和平示威的,现在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倒向警察。

    • 我跟楼上的想法一致

  • 香港警察可能是世界上最克制隐忍的警察了。应该是与前两年对7位警察的审判有关。那是我见过的最憋屈的警察了,也只有香港的法律会那么判了。

  • 从中国历史上来说。革命者要么对暴力机构宣传自己的政治理想。要么自己组织暴力机构取代现有暴力机构。

    从来没有诋毁暴力机构又希望暴力机构来维护自己民主秩序的。

    大陆才不会犯同一个错误。

  • 強烈呼籲不要上街示威遊行了!

  • 这几天警察被拍到扮演黑衣人故意引起纷争,估计是想以此为借口驱逐人群,用武力威胁往后的示威。我很怀疑往前的冲突也是警察故意挑起来的,游行大多都是学生,我相信没那么好斗

  • 你好作者君,在你的描述中,我無奈的發現,和理非是躺著也中槍的。

    1. 立法會沖擊和理非沒有參與,甚至有反對意思,但拉不住
    2. 侮辱國家象徵的事,和理非也不會去做。立法會,西環事件,國旗下海都與他們無關。甚至可以說與很多勇武派其實都無關,是港獨支持者自己的行為。
    3. 和理非發起的罷工是自發性罷工,但被勇武的不合作拿到所有的鏡頭,讓大家都以為和理非發起的罷工是強迫別人去罷工 (?)
    • 我知道香港也是有很多理性人群存在,我不知道这个群体究竟是多数还是少数,但是从我的感受来看,他们发出的声音太小太小。

    • 你好,其實是多數。因為 6 月 9 日的遊行,保守估計 50 萬人,都是 99% 和平的,到了收尾,勇武和警察沖突,那在媒體兩個鏡頭一連在一起,就會覺得這 50 萬人都是支持勇武的,實際上勇武人數不多,勇武中又有分溫和勇武和激進勇武。

      這也沒有辦法,鏡頭前,就是如此的「被代表了」。

      之所以他們的聲音太小,是因為他們太和平。但其實真的不少,和平集會是很多人的,只是他們不受鏡頭青睞,在他們身上也缺乏故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