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主頁

廢除西里爾字母的蒙古人:終於能和「內蒙同胞」書同文了?

李易安
回覆
李易安@leeyian

再者,我並不是不知道方言在世界上遇到了哪些問題。事實上,我在學校的專業,有一部分就是社會語言學。

方言遇到的困境,不能拿來當作阻止方言進入學校的理由——甚至恰好相反,那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讓方言回到學校裡。沒有政策面、法律面的支持,就想憑民間自發的力量去推動方言保存、振興,那只是空談而已。

李易安
回覆
randy@randy

粵語之所以有這樣的環境可以發展文化產業,其實正是因為港英政府並沒有獨尊英語,而粵語也能在學校裡使用。

你也必須釐清一件事,那就是知道二十多年前的台灣,學校裡都是不能說方言的,一般人一想到方言,只會連接上「俗氣」、「俗民文化」,甚至直到今日,這樣的想法都還深植一部分台灣人的心裡。試問,當一個語言以及被連接上「俗民文化」的想像而定型後,你要怎麼開拓跟該語言相關的文化產業多樣性?

李易安
回覆
randy@randy

樓上兩位的說法,當然都是類似語言政策可以拿來對照的例子。

不過在台灣的脈絡裡,語言復振運動也跟台灣民主化、轉型正義的過程息息相關。

大家當然都知道英語、漢語普通話是世界最重要的幾個語言,這在台灣也沒有人會否認。然而讓母語重新進到學校裡,不只有實際層面的功能(讓更多學生學會使用母語),更多是為了在象徵意義上,表明對母語的尊重。

這點可以從台灣於2000年訂立的《大眾運輸工具播音語言平等保障法》看出。實際上,台灣現在幾乎已經沒有聽不懂國語的人了,但政府仍然規定,所有大眾運輸上的到站播音系統,一律必須要有閩南話、客家話(馬祖地區必須加上閩北話、原住民地區必須加上當地族語)。這麼做的目的,不是為了讓使用這些語言的人不致因為聽不懂國語而下錯站、坐錯車,而是為了在法律層面、日常生活之中重新肯認母語的地位。

此外,台灣的母語復振運動,也經常和國民黨過去壓抑本土語言的政策相關。因此對母語的尊重,就某個意義而言,也是一種政府對過去的壓迫行為表達歉意和反思的一種展現。

以上兩點,跟中國、新加坡的社會脈絡,都非常的不同。

韓國瑜身為政治人物,工作職責本來就是在協調不同的利益團體和政治議程,如果連母語帶有的這點社會意義都無法體認、也缺乏相應的政治敏感度,其實是有點失格的——當然啦,你也可以說他就是反對母語復振運動帶有的政治意涵。但我認為他沒有這麼明智,也根本沒有意識到「抱歉,請你回家學」這句話到底哪裡有問題。

李易安

關於蒙古國和中亞各國,在切換文字時走上不同路線這點,在這邊做點補充好了。

我覺得中亞人切換文字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脫離前蘇聯遺緒/當代俄羅斯的影響,並在更向西方靠攏的過程中,多取得一點和周邊強權(包括俄國、中國)討價還價的籌碼。

蒙古人切換文字的目的,則更多是為了呼應成吉思汗過去的蒙古帝國和民族榮光。再說,蒙古人根本沒有跟周邊強權討價還價的必要——他們擺明了就是痛恨中國、排斥俄羅斯,因而從冷戰結束之後,就一直都是美國的好朋友。

我覺得這兩種不同的動機,是他們走上不同路線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外一個解釋,則可能跟文化的斷裂/延續性有關。

突厥語族使用回鶻文時,還沒有開始信奉伊斯蘭教。當中亞地區開始伊斯蘭化之後,阿拉伯文很自然便成為最主流的文字系統。後來被沙俄、蘇聯統治之後,中亞突厥語族的文化又再次出現了程度不一的斷裂。所以如果今天突厥語族想要「文化復振」、「溯源」,其實會有點錯亂——你要回復到哪個時期呢?因此他們決定以土耳其馬首是瞻,決定向前看、使用現代化的拉丁字母,我覺得其實是很可以理解的決定。

相較之下,蒙古人曾經有過蒙古帝國這個很「值得」攀附的「光榮遺產」,文化也沒有經歷太顯著的斷裂,即使經歷過共產制度,今日也很快就能復振傳統的藏傳佛教體系。所以他們可以義無反顧回去用舊蒙文,也很是可以理解的。

另外,鄰近的內蒙一直都有在持續發展舊蒙文的正字體系,儼然為復振舊蒙文提供了現成的資產,或許多少也減輕了外蒙復振舊蒙文的困難度。

李易安

學國語啊。但除了國語之外,生活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人,還使用著很多其他語言,比如閩南語(台語)、客家話,以及至少十六個原住民族的語言。

後面這些語言,在台灣一般都被稱作「母語」,它們在台灣民主化之前,都長期遭受到政府的抑制,也沒有進入學校體系。

雖然在母語復振運動、原住民族運動之後,這些母語都相繼進入了學校,但依然不是非常受重視的科目,比如追求發大財的韓國瑜市長便曾經說——「對不起,要學母語請你回家學。」

李易安

這個我今天也有看到。看來在某個冷門的小圈子裡,這可是個很值得熱議的話題啊,哈哈!

李易安

真的是,這可能是蒙文復興在實際層面上會遇到的最大阻礙⋯⋯

【墙外的书】《低端人口:中國,是地下這幫鼠族撐起來的》——我可能是他们中的一员

李易安

這本書的編輯也在 Matters 唷,和近期促成《封城日記》出版的那位責編是同一人。

英國觀光客在台灣的居家檢疫風波:肺炎作為東西方之間重新省視彼此的契機?

李易安

其實沒什麼好「硬」的。後來當事人也透過簡訊和台灣的檢疫人員道歉,英國代表處也已經介入了解當事人的需求。

台灣政府的應對方式是,公開隔離所環境和餐食實況,並且承諾會繼續在檢疫期間照顧這兩位英國人,不會因為這起風波就另眼相待。這種不卑不亢的處理方式,我覺得並無不妥。

李易安

是啊,我相信很多對岸人看到這個風波,應該都會覺得似曾相識。

李易安

的確是。歐洲有些監獄的環境可能比許多亞洲人的家都還要舒適。

不過「舒適」到底該怎麼定義,其實也是一件難事呢⋯⋯我帶我媽去看過美國典型的郊區獨棟住宅,她雖然看著也有點羨慕,卻還是覺得台灣那種熱熱鬧鬧、走路出門什麼都買得到的市街比較好,美國郊區那種冷清的感覺,「住起來好稀微。」

台灣主體性的先師:熱愛明朝的朝鮮士人

李易安

也有看過,的確比《眷眷明朝》這本成熟許多,不過我這個人喜歡看厲害的人早期的作品,喜歡那種玉石正在雕琢的感覺(好像有點變態XD),也更能看出他研究興趣發展出來的那個原點跟初衷。

至於最喜歡的一本書,我這個人有選擇性障礙⋯⋯其實好多作者都很棒。因為工作的關係,我看的翻譯書或外文書比較多。真要說的話,我一直都蠻喜歡何偉,最近也覺得波蘭的 Witold Szabłowski 很不錯(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02626),不過也是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偏好故事性比較強的報導文學。

Witold Szabłowski 接下來會出版一本蠻有趣的書,內容是對世界各地獨裁者的廚師進行訪談,我非常期待XD

李易安

果然有人也有這種感覺!不過吳政緯本人,似乎倒沒有直接點明這些「小中華」朝鮮士人和當代台灣人的相似之處。這是我覺得特別值得玩味的其中一個點XD

《武漢封城日記》的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