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後的英帝國殖民地之旅:美軍水壺與一匣刀片

李易安
回覆
star_hope@s84108s84108

其實我寫過一小篇關於喀什米爾的😂

https://matters.news/@leeyian/%E8%8A%9D%E5%8A%A0%E5%93%A5%E8%88%B9%E5%B1%8B%E7%9A%84%E7%B4%88%E7%B5%9D%E5%AD%90%E5%BC%9F-%E8%88%87%E9%87%8D%E6%96%B0%E9%80%A3%E4%B8%8A%E7%B6%B2%E8%B7%AF%E7%9A%84%E5%96%80%E4%BB%80%E7%B1%B3%E7%88%BE%E4%BA%BA-bafyreieepujt22c752fprzpctvnir5nn4hvcygjk3c4ereinzzxgrmpluu

李易安

我後來又去過幾次印度,一共去過海得拉巴、但米爾納度、西孟加拉邦、大吉嶺、喀什米爾、拉達克這些地方

李易安

單程大概 7、8000,但重點是,在沒有廉價航空的年代裡,單程跟來回的價格是差不多的⋯⋯

水壺的話,其實用習慣就覺得還好了,現在有點想念它😭

那些年,我們一起睡過的地方

李易安

突然有點懷念七年前的佔中了,那個氣氛、以及在街上露營的感覺⋯⋯

李易安

有呀!可以參考這篇裡頭的照片~https://matters.news/@leeyian/%E9%80%80%E4%BC%8D%E5%BE%8C%E7%9A%84%E8%8B%B1%E5%B8%9D%E5%9C%8B%E6%AE%96%E6%B0%91%E5%9C%B0%E4%B9%8B%E6%97%85-%E7%BE%8E%E8%BB%8D%E6%B0%B4%E5%A3%BA%E8%88%87%E4%B8%80%E5%8C%A3%E5%88%80%E7%89%87-bafyreied4xhltr72budp4ndx7bbh7yehi3ibnauzg5hmobm3fexpvkovzy

李易安

我的經驗是,搭不搭得到車,應該跟長相沒什麼關係。建議你下次還是可以多試試!

李易安

確實有些遊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帶XD

話說,感謝你推薦台灣穆斯林那篇報導!我前幾天看到,本想有些回應,但是搞不懂要怎麼留言⋯⋯

《閱讀臺灣》從金門談「臺灣共同體」

車票上的中國

李易安

謝謝!不過要怎麼加入啊?我其實不太會操作這個網站,只會讀文、發文而已😂

李易安

以前的確看過睡在座位下的孩子。果然不管哪個年代,孩子都是最幸福的。

李易安

小時候,在八〇年代出版的童書上面看過類似的發明,說是未來世界的科技,當時只覺得,哇,那太方便了。沒想到後來真的實現,卻也從純真童話變成警世寓言了。

李易安
作者精選

買無座票上車,如何蹭到個位子、度過漫漫車途,也是令我相當自豪的另一個生存技能。

首先你得找個慈眉善目的人,最好一看就知道是溫良恭儉讓;咧嘴翹腳的就能免則避了。聊開了,請他挪挪屁股;誰都知道中國火車的硬座椅子,一排定員三名,實際能坐四名都綽綽有餘。

什麼「蹭飯」、「蹭網路」的,那些動詞引用的,都沒有「蹭座位」來得傳神:硬座車廂裡,屁股蹭屁股的,當真是屁屁廝磨。

運氣好的時候,整節車廂的乘客都沒按照座號坐,有時候被我隨意佔到的座位主,自己也占了別人的位;真正的苦主上車了,大多時候就像逆來順受的中國農民,也懶得為自己的座位挺身維權。

還記得有次從青島上車,讓我蹭的是個小大人,正準備去石家莊看姥姥兼耍耍;他還不到十五歲,就已經油嘴滑舌到了老練的地步了。旁邊的老莊稼漢聽他亂侃,還不停發笑。

雖然車廂外的物價早就超英趕美、像疾駛的火車一去不復返,但車廂裡來回叫賣的盒飯,起價依舊是十塊;過了飯點,滯銷的盒飯也仍舊會降價五元求售。但我也是從來不買。

「火車上賣的東西,沒一個值那個錢。」對面的老漢用山東話跟我說。他們寧願上車前就買了大包小包的火腿腸、方便麵、听裝啤酒,也不願意花一毛錢買那些盒飯水果。硬座上整夜沒睡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反正,牙一咬,眼一瞇,隔天下車又是一條好漢。

李易安

雖然一開始是有點獵奇,但我到現在還是喜歡坐綠皮車的硬座車廂,因為總是很戲劇性,可以遇到各式各樣有趣的人。可惜綠皮車愈來愈少見了⋯⋯

翻譯圈吵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