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0 篇作品累積創作 10607 

未竟的告别

李逍遥

嗨!这可能是写给妳的最后一封信了…我不确定有没有勇气能够写完(3)…也不确定妳是否愿意看完…所以,请一定慢一点再慢一点…以便可以随时停下来,再决定要不要继续…首先我要表示万分的抱歉,要为我的不真诚道歉…在我们的关系上,我并没有做到以诚相待…而且是那种非常非常的不真诚…看到这里,我...

纯粹的爱

李逍遥

嗨!今晚聊聊给发你的那首歌吧。傍晚回家的路上,听到彭坦的这首,惊觉他竟然也有如此干净清亮的声音。达达的歌以前也是常听的,毕竟当时也是国内为数不多的知名摇滚乐队。只是当时年少一腔热血,但凡提及摇滚乐,就觉得非得是力量十足,似乎不愤怒,不嘶吼,就不够摇滚,不够有态度,反而到是忽视了他的声音。

一起听一首小甜歌

李逍遥

嗨!这两天似乎情绪又离开了低谷,也许是到了之前说的治愈的周期了吧,就连听的歌也变的轻快起来。于是,晚上几乎在书屋听了一晚上的歌。妳 应该是早早睡了吧,这段时间也是够辛苦的了。好想能有一天,可以跟妳弹一整晚的琴,唱一整晚的歌,说一整晚的话,累了就躺沙发上吃零食,开心的傻笑,一起听一首甜甜的歌。

只是恰好我爱的,你都有

李逍遥

嗨!今天聊聊昨天提到的那部电影吧。the weekend,一部英国同志电影。跟之前看过的几部同类型的华语片不同,主角并非是花样美少年,而是满脸胡子拉碴的英式帅哥,男人味十足。这也让我开始重新审视之前对同志,对性别,甚至对爱的认识。在片子里,两个互相吸引的男人,一样会做异性情侣间常做的事情。

还是要回到人本身

李逍遥

嗨!今天这篇小文,反反复复写了好几遍,始终很难写得满意,几乎都是快写完了又删掉。想说的话其实很简单,但话题的缘由却颇有些一言难尽。还是得从那首不不歌说起。之所以喜欢这首歌,很大部分原因是歌词和传达出来的态度。今年真的是非常特殊的一年,人们关于很多事情的看法和观点发生了强烈的碰撞,甚至包括我们书屋的几个合伙人。

阿斯伯格测试报告

李逍遥

晚期重度患者?!

把生命留在最美好的时刻

李逍遥

嗨!昨天才说到人生的无常,今晚就近距离的遭遇到了…看着朋友父亲的那个样子,真的还是挺难受的。回来路上,跟其他人说,以后我要是变成这样,真还不如直接死掉算了,千万不要救我… 昨天苏更生提到的侄女,凋谢在那样花儿般的年纪,当然值得悲伤。但现在想想,也未见的就是件很坏的事。

0.1 小時

理解万岁

李逍遥

嗨!今天我们还是再来谈谈理解吧,虽然这个话题似乎也聊过不少次。都是因为今晚的那句话,从苏更生的笔下写出来,不禁让我感到有些许悲伤,再加上听着妳念出来,让这伤感更甚几分。理解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又岂是一句我懂就能概括…这只不过是在敷衍,并非真正的理解。

想把所有情歌都唱给妳听

李逍遥

嗨!今天依旧是忙忙碌碌,屁股几乎没离开过凳子,直到傍晚时分,脑子和肚子都要同时罢工了,这才点了外卖,休息片刻。冬天越来越近,天也开始黑得越来越早。外卖还没到,已经隐约可以看到些许星光。丘陵地区多山,大大小小的山包随处可见,办公楼对面就有几座连在一起,最高的那座顶上还有一座凉亭。

悲喜相通的巴别塔

李逍遥

嗨!早上起得晚了些,忙着赶校车,匆忙间竟然忘了拿U形枕。等到了上车的地方,方才想起,只能耷拉着脑袋睡了一路。临上车前,破天荒的用语音发了早安,似乎是被边上的人听到了,不由得脸红了一小会,赶紧把帽子戴了起来… 这两天听翻转电台讲维特根斯坦,其中有一期讨论到人之间是否能互相理解,以及语言的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