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月光

每日持續往從心所欲的富足生活前進中!

創作小說的意義

而寫小說卻是從無到有,由自己親手打造出來的。也因為這樣的吸引力,所以探究出意義所在之後,更會有前進的動力,這就是一個好的循環。雖然,意義可以是自己強加賦予的,例如這不是工作,這是玩樂。也可以是事後歸納而來的,例如為何會想要寫小說呢?寫了一段時間,再來探究寫小說時,哪些時候會讓自己感到開心。

因為參加了角角者的有獎徵文活動,所以在2022年的7月初到9月底間,又重新整理並重看了一次兼職地球神。相對於在方格子只是一個小小的系列,在另一個平台就是主力了,除了小說之外,別無其他。這樣做的好處是閱覽方便,想要看的時候,點開來一直往下滑就對了,滑到最後就是最新的連載處。

而這樣熱衷於參賽與整理文章,也額外耗費了時間在上頭,勢必也排擠到創作其他題材文章的時間。因為時間就是固定在那邊,能夠變動的很有限。但對於這樣的變動,月光認為是一種不錯的嘗試,在一段時間內,以小說為主的創作,看看會有什麼樣的結果。這就像歌手在平時都會練唱,但在開演唱會前幾個月,會特別去準備演唱會的內容,大概就是這樣的道理。因此,有一段時間專注來寫小說,是一件特別的事。問題是,這樣專注的寫,有存在著特別的意義嗎?換言之,寫小說為自己帶來了什麼?首先會想到的,寫小說是一種寄託,看著自己創作出來的角色在架空的世界中冒險,基本上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拘無束。

把自己的一部分寄託在小說世界中,這就是創作小說的出發點吧!當然,不是做每一件事都要去深究背後有何意義,有時只是因為自己就是單純喜愛,如此而已。就像陸劇沉香如屑的男主角的喜好是把烏龜翻過來,而被女主角取了翻龜君的綽號。但既然已經陸續寫了幾年的小說,也是有一些體悟可以來探究的時候了。簡而言之,創作小說可以讓自己沈浸在小說世界中,這比創作其他文章還要投入。就算自己的程度還像是畫畫中的塗鴉階段,但至少可以自我療癒,暫時避開外面的世界。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既然好處是可以暫時投入在小說世界,壞處就是可能花太多時間在上面。這是一體兩面的,但至少比玩遊戲好一點的是,將遊戲全破可說是船過水無痕,因為那是遊戲廠商開發出的遊戲,而寫小說卻是從無到有,由自己親手打造出來的。也因為這樣的吸引力,所以探究出意義所在之後,更會有前進的動力,這就是一個好的循環。雖然,意義可以是自己強加賦予的,例如這不是工作,這是玩樂。也可以是事後歸納而來的,例如為何會想要寫小說呢?寫了一段時間,再來探究寫小說時,哪些時候會讓自己感到開心。

而且自己有在寫小說後,看戲劇時就會猜測劇情發展。例如陸劇蒼蘭訣的男主角東方青蒼無敵於三界,原因是因爲斷情絕愛,那就要設定他愛上女主角小蘭花,產生了弱點,而有被其他人攻陷的可趁之機。但是愛情總是美好的,沒了愛情再強都沒有意義。而且沒有感性,光以絕對的武力要統治一方勢力也會有各種問題產生,雖然仙俠劇沒有衰老或壽元已盡這種設定,大概就可以這樣猜測劇情發展。

而頂級的小說家會盡量設計出反套路和破梗的內容,讓觀眾猜不到,這是他們的功力所在,但大方向還是可以猜出一二的。換言之,因為寫小說而讓自己看戲的角度有所不同。那些頂級小說家就是站在行業的頂端,是可以實際賺取大筆獲利的人。雖然文筆不如他們,但私下的二創卻是一定要做的練習。如果對某部小說或戲劇有興趣,那就可以自己來寫寫看,在同樣的劇情架構下,自己能夠表現到什麼樣的程度?其實這就跟演員去演繹經典電影片段,或是畫家去揣摩名畫一樣,都是在做各種不同的嘗試。因為每個人擅長的風格不盡相同,所以去挑戰不同種類的作品,就會擦出不同的火花。月光認為這十分有趣,怎麼可以想到把這個經典作品精髓用在自己作品的某部分呢?這又會產生什麼樣的結果?

因此,在自己作品中做出不同嘗試,也會是創作小說的重要意義之一。或許讀者完全看不出作者的努力嘗試,那也沒關係,因為可能連作者本身都不知道會是怎樣。另外值得提的是,正是因為這樣的不確定性,讓作品本身就充滿了未知數。再者,或許男女主角的人設什麼的做得不夠到位,但周圍的人設卻是有一定的軌跡可循。這些人物的設計就是基本功所在了,例如要描寫一位咖啡店老闆,這可能很萬用,在各種以現代為背景的小說都可能出現的。

或像爺爺奶奶或是叔叔阿姨這種長輩,其實會有一個大概的描寫法。因為觀眾的焦點可能只會聚焦在男女主角和男二女二,但沒有周圍的人去推動劇情,故事也難以發展下去,所以周圍的人是必須的,而且只要寫得中規中距就可以過關。如果有心設計,這些周圍的人也可以藏有秘密。例如爺爺年輕的時候有經歷過一段特別的旅程,此時年輕時的爺爺就成了該段劇情的要角,還可以讓男主角來擔任演出,這是戲劇化後的考量。周圍的人設定好,一有劇情需求時就可以一同參與,所以說,鋪陳很重要。

而對於周圍人物的設定,也會跟自己的價值觀有關。是要設定的很白癡,像是RPG遊戲裡的NPC角色那樣,只負責提供情報,還是再好一點,需要解任務後才能讓劇情往下,如何設定,全憑己意。小說就是現實中做不到的事,或是雖然平凡,但如果這樣做的話,會是如何?現實是一個很好的參照對象,很像現實或是不像現實,都可以在小說裡呈現出來。因此,就算再怎麼會撈叨碎念,在小說裡也只不過是台詞多一點的角色罷了!月光覺得,即使多花一點在小說上面,之後再安排時間把其他題材的文章補回來就好了。應該是可以自由調配的,並非是固定只能花多少時間來寫小說。這也是一個可以自由控制的點,然後,就能期待寫出更有趣的作品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