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邃月光

每日持續往從心所欲的富足生活前進中!

約翰聶夫談投資—不甘於平凡(下)

但中小型股的副作用就是,往下跌的時候也跌的很用力,所以結果就是虧損越來越大。因此,聶夫一加入溫莎基金就是要處理這個燙手山芋。需要能夠解決問題的人,不管是那個時代都是如此。再多的吹噓都沒有用,能夠直接把問題處理好的人,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接續上一篇文章,永遠會有自己看不清的地方,所以只能推測或假設來補足不明瞭之處。這樣的做法,也是逼迫著自己做出抉擇,甚至與市場對做也在所不惜。追求到這樣的程度,並不單單只為了高報酬而已,況且所謂的高報酬也不是說想有就可以擁有的。就如同去追求一位美女,也制定了一些策略,但終究花落誰家,卻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也許自己只是陪襯的一員,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所以追求投資策略也是如此,可能出來的結果就像個笑話一樣,慘不忍睹,但還是不能輕易放棄思考。

結果是不是白做工,從來就不是還在努力過程中的人所能知道的。聶夫在剛參與溫莎基金的管理時,正是基金績效遇到重大打擊的時候。先前的管理人為了維持基金的績效,而買入了中小型股,以期在大幅往上波動時可以增加投報績效。但中小型股的副作用就是,往下跌的時候也跌的很用力,所以結果就是虧損越來越大。因此,聶夫一加入溫莎基金就是要處理這個燙手山芋。需要能夠解決問題的人,不管是那個時代都是如此。再多的吹噓都沒有用,能夠直接把問題處理好的人,才是真正有能力的人。

到底怎樣的產業值得投資,每個分析師的看法不盡相同。也不可能期望一直能夠看對,但只要能夠提升勝率,就能期望有獲勝的成果產生。方向是正確的,那麼結果就不會差太遠,再來只是不斷的微調而已,找出最適合自己的投資方式。而要說聶夫的投資策略,只是一昧的追求低本益比的投資標的,這樣的說法有待商榷。固然買進相對便宜的標的,可以期望它將來有著大幅的上漲空間。但是,怎麼知道該標的會不會再度的往下跌呢?

即使是聶夫,也有看錯的時候。買入後回還持續下跌到達他所能忍受的停損程度,那就只能趕快賣出止血了,這就是主動投資所必須面臨的風險。而即使是如此,不斷的尋找可以買入的標的,這樣的動作是不可以停下來的。只要綜合起來的投資結果能夠對基金投資人有所交代就行了。並沒有規定說基金經理人不能有任何一筆的虧損,所以看錯也沒關係,這就是經驗的累積。

月光覺得,就算是許久以前的選股經驗,對於現在的投資策略還是有幫助的。因為歷史總是一再的重演,即使是現在,股市還是會因為一時的消息面影響(例如戰爭和疫情)而做出過大的反應,這時正是入場的好時機,這一點跟以前一樣,沒有任何的改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約翰聶夫談投資—不甘於平凡(上)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