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花

獨自一人在海邊。

Old Money

(edited)

這幾天看了黃借我的《東京文學寫真之旅》,覺得很有意思,後來也買了一本作者提到的《岬》,這幾天應該會入手崛辰熊的《風吹了》,只是不知道買不買得到。

好險這幾天沒再做惡夢了。

上週六去黃家時,我們把窗簾拉下,點起兩盞油燈。黃在我身後睡著,我看著火的內與外焰相互逗弄,想起了江,距離最後一次談話快要一年了,今早又有三通不知名來電,說我過度解讀也好,我總覺得是江。

去年二月底剛搬回台中時,常常在下午三點左右會接到未顯示號碼的來電。下午三點是江準備出門上班的時間,直覺認為是、也覺得是江會做的事。後來,有一次我可能被某種超時空的訊息擊到,接起了電話,雙方沈默了大約三秒,電話就被掛斷了。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不知名的未接來電,直到今天早上。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