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花

獨自一人在海邊。

旁觀

發布於
修訂於

昨晚我做了很多夢,你也來了。

我夢見你在信裡的語無倫次,夢見我被欺負你很生氣,最後你蹲在我身前,我往下輕俯親吻你的脖子,你也做了同樣的事。最後在你寫給我的信裡,那些紅色的心裡的痕跡,你說你要好好愛我。

但是剛剛你又走遠了,我始終不明白你在想什麼。

我想那封信是該寄給你了,「當我們都陷入那陣長眠,便會發現那些曾經談過的深藏的語言」。

為什麼愛一個人沒有辦法就那樣直接地傳達心意呢?為什麼需要那麼多的迷藏,像是把文字隨機嵌入一瞬就能被潮汐帶走的沙岸,為什麼總落得像是法國中尉的女人?

那種,不怕被拒絕而坦然表達的勇氣,怎麼都全都藏在螢幕後頭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