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花

獨自一人在海邊。

小黑別打破盆栽

發布於

今早起床發現被毯與肌膚的觸感不再像前些陣子那樣柔滑,天氣是真的回暖了。

匆匆套件外套便出門趕買水煎包,那是號稱沒人會跟你乖乖排隊的巷口水煎包,動作不夠快大媽還會罵你擋路,每每想吃便需做好上戰場的準備。

原以為近九點這時段應該過了早上的通勤時間,殊不知人潮並沒有比較少。帶著納悶的心情騎車回到家,看見對面小朋友早已搬出遊戲車出來玩,才驚覺:「啊,是寒假。」

身為自由業者的我,拿著兩顆水煎包走上三樓陽台,打算邊照料前些天種的波斯菊。還以為是陽光過於猛烈以致看不清楚,結果發現大約有三分之二已發芽的種子全都被翻了出來,不剩一半完好。頓時間,原先還竊喜有搶到水煎包的愉悅心情墜至谷底,呆愣了好一晌。

我輕輕摸著土壤,謹慎地看著小芽,想要找出蓄意人為的痕跡,不過緊接著,我便聞到了動物的味道。我弟剛好在家午休,他說這很像是小黑的味道,小黑是已經過世約十年左右的台灣土狗,過往都養在這陽台,特徵是喜歡挖土。

我猜想是貓吧。三樓對外都是鐵皮屋,半夜時常聽見「咚」的一聲,那是貓兒在追逐午夜的聲音。我姐則認為是猖狂的鼠輩,但是老鼠不待在家準備儲蓄過年,跑出來做什麼呢?啊,我想到家裡常常丟一隻襪子、少一雙筷子,還有曾經看見大老鼠媽媽從湯裡要叼出一隻熬湯的大骨,莫非老鼠家族也要在閣樓後院種花了?

後來我用是小黑回來這說法安撫我自己。我想,小黑喜歡挖土的話,那下次改種盆栽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