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燥花

獨自一人在海邊。

天井

發布於

前幾個夜晚想著江,在想著江的同時也意識到自己確實喜歡上他了。只是那種喜歡很特別,沒有佔有,偶爾會吃醋,只是我也發現那天他握著我的手睡著時,我只希望他好,希望他的傷口痊癒,我只希望他好。

接下來他要遠行了,也許這都是剛好的時機,我知道他一定會難過,但是這信勢必得寄出去,和喜歡的人當朋友實在過於艱難。

掩不過內心的失落與可惜,如果我沒有喜歡上他,他一定是很棒的朋友。

這些究竟是為什麼呢?我總是無法確定。總覺得自己在某些時刻又變成了孩子,思考那些線索,最後明白我實在不能再花大把時間在無法讓自己確定對方心意的人身上。

那些我們一起走過的城市光景⋯⋯你說約翰柏格說騎著車時我們在聽的都是音樂。想起你願意為了我穿上裙子給我看;想起我們一起去過你高中母校、吃你喜歡的麵店;想起你帶我騎了好久的路去了海邊因為我說好久沒看到海了;想起你替我拍的底片;想起你買了好吃的仙草給我和我家人吃;想起那天我們通話到入睡;想起我快睡著時你摸了摸我的頭;想起你說你不是身體累是心裡累於是你緊緊地握著我的手接著我便聽見你的鼾聲;想起你寫的信;想起我們站在屋頂上享受喜歡的味道你看向遠方的神情。

可這些似乎都抵不過你的心事,你對於嘗試的渴望,以及你的忽近忽遠,我知道我對你來說很特別,但似乎也就是這樣了。而我,我真的又想推進嗎?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終於明白了你說的剛好。我們都是剛好站在這樣的月台。都是剛好。

你答應我一但你確定了出發的日期會告訴我,那麼屆時我會寄給你一封沒有回郵的信,若宇宙哪天又決定安排我們相遇,那便是我們重新認識彼此的時候。

祝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