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煩豹

我不知道這裡會變成怎樣,但目前為止我是清醒的。 寫的是日常觀測、閱讀紀錄

討厭吃的菜(1)

發布於

「要是討厭的話,就當作是討厭的蔬菜吃掉他吧。有人這樣說」看著經過的路人將側臉的頭髮塞到耳後,臉上漾起淡淡的笑,有甚麼好事發生了吧?或是在去見戀人的路上。

「那是誰這樣對你說的? 」 她依然看著前方。


「爸爸,我爸爸。」當然,他的原文並不是這樣。

我抽了口菸,想起那天爸爸要我吃掉秋葵,我為此感到焦躁侷促。

從小對所有事都敏感的個性,讓我吃了不少苦頭。


那天,他說「要是討厭的話,就把它當作你討厭的那個人,消滅他吧!」

看起來像是哄孩子的話,但他的神情是如此認真嚴肅。要是眼睛能夠殺人,此刻的他就是在殺人。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們維持著空白,微冷的空氣從鼻腔進入身體,再在身體裡轉化溫暖呼出,人體就像個轉化器一樣,無意識的運作著。


「我是真的想要,想要殺了她。」她垂下眼皮,我好像看到快滿溢出來的淚水,在那縫裡流轉,表面張力作用讓淚停在那。人類的眼睛總能透露出訊息,可到底誰能讀懂或承受得住?「為什麼殺人是一種罪,為什麼用其他方式傷人就不算罪,為什麼在那些事情過後我還得笑著付出,付出愛、時間、錢,為什麼必須要原諒、要接受才能算得上前進!」顫抖著的聲音和因為情緒微微冒汗的額角,我能夠感受到她的不甘、憤恨、無奈,若不用保持理性,此刻的她想必堪稱渾沌。


眼淚終於失去張力,落下來了。她吸了吸鼻子,用手抹掉臉上的淚水,「我殺了她」她看著我說。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