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vinciblesummer

追赶

一个人去成都

2019年的最后一个月,那时举国上下甚至全世界,除开一小部分人,全都好好的,专注于自己的世界里,上学的上学,工作的工作,都以为最后努力一把可以迎接更好的一年,毕竟今年真的不好过。我也是,好不容易安安稳稳地熬过了一学期,正准备好好玩一场……

得知12月16号考完马哲,将有一段六天空白期后,我觉得再不能什么也不做,重复这一两个月的宿舍颓废生活。于是将寒假计划内的成都之行提前。

启程前一晚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早早在高德地图上标记了十几个店,有些兴奋地一直规划路线,怎么走以及到哪吃。我是那种说不出来自己想要什么的人。记得荞麦在微博写桉树妈妈去她家的时候,他们问她要吃几个鸡翅,吃多少就做多少,但是妈妈却不知道。我也会在这种情况下说“随便”,因为物欲很低,意思就是什么都可以,不吃也可以。所以我思来想去,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条满意的路线,想到某处就会突然中断。可能我隐隐期待着那些不期而遇的事物,就是猫猫妈妈说的“serendipities”。

早晨被闹钟叫醒后,不太舒适,惯性地想 在做某件事之前退缩,突然就不想去了。但是不可能啦,钱已经花了,票买好了,酒店拜托哥哥订好了。只能硬着头皮去搭车。

可是千算万算(并没有),没算到307第一班七点半才到校门口,我9点的动车诶。以往从没误过车的本人凭借迷之自信搭了这趟307然后换乘地铁,同时心里盘算着如果8点50还在地铁上就改签。然而到了8点52,地铁正在减速进站,我才认命般打开12306app打算改签,但没想到只能在发车前25分钟改退。内心原本毫无波澜的我,此刻意识到即将失去263块后开始心如刀绞并夹杂着些许惊慌失措,当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快跑!待地铁门一开,我就遇到了早高峰人流……结果就是,即使最后跑得喉咙一股血味也没赶上原班车,幸好还是可以免费改签一次,就坐了后一趟。

到了之后,就是搭公共交通去酒店咯,人家都拿卡嘀嘀嘀一刷,我很复古地使用20世纪特产支付。后来实在没零钱了,下载了天府通,还是悄悄在公车上瞄到的。酒店坐落在一堆餐馆中,下午还没感觉,晚上就变得灯火通明,喜气洋洋。

稍微歇会儿就去找吃的了。天气不好,灰蒙蒙的阴着,成群结队的绿色蓝色黄色共享单车摆放在路旁,我却选择了搭公共交通。成都的公交车种类很多,短的长的都有,但不管大的小的,都有专为残疾人设置的区域,一个没有座椅的空当,扶手低,轮椅也好放。没注意过西安长沙的有没有。

尴尬的时间点,找不到好吃的,要去的皇城坝牛肉没开门,我有点泄气,乱转一番,发现有一点点,西安可没有,急忙购买了一杯波霸奶绿,吸了好几口缓过一阵饥饿劲,上次喝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迅速喝完。

然后去了张老五凉粉店,因为不是饭点,店里空空荡荡,甚至没有店员。我一眼望去,有点无助,好像是要自助在门左右两边的机器上点单,我外出吃的很少,有点不确定,犹豫了一会儿,也没见人来,那么我在机器上试试吧。成功点了单,如下:

  • 红油抄手味道可以,但料太重了,吃到后面有点齁
  • 甜水面,面条筋道,但是甜啊,不合胃口,只意思了一根

草草吃完后,接着去找XZ同学推荐的“谭豆花”。竟然在肛肠医院旁边。看到菜单其他都不想吃,点了一碗冰醉豆花,解腻最佳。确实好吃。

  • 冰醉豆花 ,醪糟爱好者故乡。

本来还想去找一下龙抄手,但是路太绕,加上一天车程有些劳累,天色渐暗催人返,懒筋发作,打道回酒店。看球赛。广东赢了江苏,阿联第二节爆发,带领全队单节暴砍50分!汗!

第二天实在更加乏善可陈。

先打算去看熊猫。 从熊猫地铁口出来,就是一个卖票点。 但工作人员很可笑地坐在柜台后面,一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排队,全都低着头摆弄手机。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要靠小程序买票。 晕,其实这样倒还浪费了很多时间,不如买实体票快。

我根本没做任何跋山涉水的辛苦打算,却像爬岳麓山那样走了好远好远,才看到几只懒趴趴的熊猫。后来走累了,一个人也有点无聊,穿着单薄的我感受到山林的冷酷,兴致全无,早早返回。

坐地铁准备去吃一吃皇城坝牛肉。 又看见谭豆花,肚子也饿得不行,于是去吃了碗冰醉和凉面(醋倒多了)。 再去找皇城坝,唉,店门口摆了牌牌——休息! 成都美食之旅就此告一段落。

哪有那么快,还只有下午两点,时间要消磨的。 要不就去杜甫草堂吧。 在草堂北路地铁口出来后,看着导航里2公里的剩余路程,心里悄悄打退堂鼓。 终于没忍住扫了辆哈罗单车,滴,走起。 哎,怎么这么累呢,一个人去博物馆逛更无聊吧。 又打开导航搜回酒店的路,呀,还挺直的,不怎么要拐弯,回去算了,正好骑会儿单车。 嗯,于是,在冷风肆虐中结束了这一天。 在回学校之前有件未尽之事,就是喝春阳茶事啊!看看时间八点了,点外卖吗? 还是不点了,明天买一杯再坐车吧。 为此改签 行程,还吃了一碗辣到呛嗓子的抄手。春阳 店员是个大概三十几岁的台湾大哥,非常gentleman,嗓音超温柔。 想起Godfrey。

写于2019.12.21,稍作修改。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