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京
水京

人生最大的夢想是靠寫作吃飯。 原創小說—《七餘》連載中...... 喜歡這個故事歡迎留言給我, 你的支持是我創作的最大動力❤️

原創小說|七餘 一、【千年之餘】-啟程

  人界又稱『湛國』,擁有著近乎一半以上的領地,長年來民安富饒,與臨界妖族相敬如賓、不犯彼此,與仙、魔兩界更是從天地劃分起再無交涉,因此,對於人類後代子孫而言,『異界』二字如同傳說一般,極少有人親眼見聞。

  即便如此,以信仰並承襲造物主、將天下蒼生之事納為己責的仙族,對其生來不具任何法力、容易迫受威脅的人類,千年來暗中加以擁護,除了常以觀生鏡透視湛國上上下下數萬子民,不許妖、魔兩界傷害外,凡任何天災、人禍、動亂,皆會特派神官悄悄下界化為人類,進而助之。


  只是,千年以來,從未有過神官死於人界的前例,因此淨君之事,的確撼動了整個仙界,造成了一場不小的騷動……


  笙、洛、長義三人,悄無聲息地來到人界已十多日,卻依然尋獲不到任何線索,更令他們不解的是,對於魔界之人擅闖湛國、屠殺百姓ㄧ事,非但無半個人提及,就連向百姓主動打聽,也是屢次碰壁。


  彷彿,一切只是當初的消息錯誤,魔界並無擅闖,人類也無受到攻擊,可淨君遇害一事,卻又真真實實的存在,這案子愈發撲朔迷離,叫他三人百思不得其解,完全陷入膠著。


  夜深人靜、明月高掛,於投宿客棧內,三人點滿一桌下酒配菜,一面商議著接下來的動作,一面想稍等店小二上菜之時,佯裝無意攀談,看能否問著一些線索。


  「洛君、笙君,我們也來湛國十多日了,卻一點消息也尋獲不著,這要不,我們先回仙界稟報天帝吧?」長義替二位神官斟酒,藉由靠近之時,小聲的以氣音問道。


  長義是洛君的親侍,雖說年紀尚輕,但仙資不錯、反應機伶,為人又特別勤奮努力,是一名難能可貴的傑出青年,方能從眾仙之中脫穎而出。


  一般神官任位屆滿五年,便能舉辦『親侍』的招考,凡翼兵以上的仙官皆能應試,最高分者便可作為日後伴隨左右、輔助事務的親侍,如同貼身下屬一般,能隨神官下界辦事,間接擁有往返異界的特權。


  擔任親侍一職,也就等同於升官,因此眾仙官皆不惜使出渾身解數,也盼望著能夠被神官大人相中,脫穎而出。


  「可惡,那該死的魔究竟躲在哪!」洛君一拳用力捶在桌面,接著將眼前的杯酒一飲而盡。


  這幾天他的情緒特別煩躁,本盤算著下界立刻就能替淨君報仇血恨,誰曉得這麼多天了,居然連半隻魔的蹤跡都沒找到,一想到這,他頭上的青筋不由得又多出好幾條來。


  「洛君先別急,我也覺得這事定有蹊蹺。」允子收安撫著火大到都快把屋頂掀了的洛君。


  他總覺得事情沒那麼單純,像是被刻意隱瞞了什麼,況且魔界擅闖一事不大可能無中生有,淨君遇害也是鐵錚錚的事實,但卻連一點點蛛絲馬跡都找不著,實在是很可疑。


  「子收你說,我倆堂堂一個神官、一個準神官,難道連幾隻小魔都降伏不了嗎?笑話了!」幾杯黃湯下肚後,洛君聲量逐漸提高,好險這客棧內並沒其他組客人,不過看他三人也不是好惹的模樣,估計也沒人敢來提醒他們小聲點。


  雖說允子收目前是『暫代』神官一職,但到底是還沒正式晉升,洛君也依然是喊他的本名,只有長義不敢僭越,一口一個笙君的叫著。


  他並不在意這些稱謂,只是一心想將這次的案子圓滿完成,也好讓仙逝的淨君安息。


  幽暗的客棧裡,店小二從遠方緩緩地走來,端上一盤毛豆。「幾位大爺,這入夜了,還不準備休息啊?」他不經意的搭話,一邊搓弄著掛於脖子上的白色毛巾。


  三人隨即相互使了眼色,接著長義拿起一旁的筷子,佯裝著準備品嚐這剛端上桌的毛豆,悠悠地回道。「我說,這南陵城的人,都休息的這麼早嗎?太陽一下山後,家家戶戶就已關門,路上連個人影都找不著。」


  「唉唷,這裡也算是南陵城的邊境,且多為務農人家,當然休息的早啦。」店小二不急不徐的解釋,表情依舊是笑盈盈。「幾位大爺如此不熟悉我們南陵邊境的作息,不知是來自何處的啊?」


  「東邊。」允子收隨口一答,眼神甚是銳利。


  聽聞來自東邊,店小二立刻變了臉色、眼神裡透著膽怯,反射性地退了兩步。


  這異常的反應,讓三人心生疑惑,雖知那兒是靠近妖界領地的森林,但自古以來妖族近乎不過問世事,更何況現任妖主擎莫長年閉關修煉,且嚴禁族人步出森林惹出禍端,這照理說來自東方,也並非如此恐懼之事啊。


  「三位大爺饒命、饒命啊!」小二趕緊屈膝一跪,往木製的地板上來回磕了幾個頭,發出咚咚咚的劇烈聲響。


  「起來說話!」洛君箭步向前,一把拉起不停磕頭的店小二,緊緊擒住他纖弱的手臂,以防他轉身拔腿就逃。「我們是人!不過住在東邊處,何需如此害怕?」


  「……人?」店小二的眼角還擒著淚,膽怯地問。


  「難道是妖不成?」他哪裡像妖了?這人類也未免太沒眼力。


  洛君身型本就高大壯碩,這一站在瘦弱的店小二旁,更顯挺拔魁武,如同一隻猛虎擒住兔子般,雖然他並非是要獵食,不過就是想問個話罷了,也叫店小二慘白了臉、直冒冷汗,整個身子更是不停顫抖。


  「這……大家都說,最近妖族肆虐,且因他們能夠任意偽裝成人,混入市井之中不易察覺,所以……這東邊來的人,大伙自然覺得可能是妖幻化而成,再加上三位大爺……三位大爺看起來……」看起來凶神惡煞,但就算給店小二一百個膽,他也沒有一個膽敢說出口。


  妖族肆虐?


  三人聞言,不約而同相視一眼。


  「我們是人,非妖,你不必如此害怕。」洛君放開手中的小兔子,勉強擠出一個還算和藹的笑容,算是給他壓壓驚賠不是。


  只不過,那可能在店小二眼中,更像是咧嘴冷笑、恐怖至極,所以也沒有勇氣多看兩眼,鬆脫後立馬連滾帶爬地逃離此地。


  「難道淨君的死,也跟妖族有關?」長義一手托著下巴,這案情居然有了意外的發展。


  「那個擎莫!我當年就不該放了她!」洛君咬牙切齒,想起了多年前的一段往事。


  那是他剛晉升神官不久處理的第一個案子,當時妖主擎莫曾大動肝火,傷了妖族森林旁的一村人類百姓,他接到消息後隨即趕到,並與擎莫打了起來,且佔了上風,眼看再出幾招,必能大傷她元氣,但他仍選擇了收手。


  因為他發現,擎莫會出手傷人類,是因為那村百姓們竟擄走了一名因年幼不慎走出森林的小妖,甚至把小妖凌虐至死,這才讓一直以來相當重視族人的擎莫失去了理智,可她並沒要了人類的性命,頂多斷了個胳膊或腿肢,也算是她最後的婦人之仁。


  基於這個原因,洛君給了擎莫一次悔改的機會;至於那些先做惡事的人類,也得了應得的教訓,此事也就這樣落幕。


  只是他萬萬想不到,多年後竟舊事重演?還可能與淨君的死有關?


  「洛君、笙君,我們該不該先回廷稟報天帝?」長義到底乖巧,謹記著天帝的旨令,得到任何線索都要先行回報,不可輕舉妄動。


  「我們十多天來都沒任何進展,如今終於有點線索,是該回廷稟報,但……」洛君覺得一陣頭疼,他知道天帝有令在前,是該照著規矩來,但急性子的他,甚至都想連夜殺進森林,把擎莫揪出來問個清楚了,哪裡有心思先回廷稟報。


  「洛君,如你信我,就讓我到東邊探查,你和長義先回廷稟報,也好讓天帝心裡有個底,我們二日後就在妖族森林外會合。」允子收緩緩地道出他的計策。


  如若三人一同回到仙界稟報,那才真叫浪費時間,所以他決定自己留在人界繼續調查,讓洛君與長義回廷一趟。


  「你這才第一次下界,留你一人本官不放心!不可!」洛君連連搖頭揮手拒絕道,他初聽這提議時是有些心動,既能回廷稟報,又能繼續追查,但想了想又覺得不妥,就算這允子收再天資聰穎、仙術高強,但才第一次來到人界,人生地不熟,要是也遇害,這罪責他可擔不起。


  「洛君,我會見機行事,如若真有危險,也不會輕舉妄動,你別擔心。」允子收不放棄,還是試圖說服道。


  「哎呀!我說不行就不行!」語畢,又是一杯酒下肚,彷彿在把快衝出口的答應給吞回去。


  「還是我留下來陪笙君?在人界我還是有點經驗的。而且洛君一人飛的速度也較快,不用遷就我,才能早去早回嘛。」見兩位神官有些僵持,乖乖長義連忙提議,還一面替空了的酒杯補滿,機靈地再推到洛君面前。


  思慮半响後,洛君才有些不情願地開口,「那好吧,就讓長義跟著!」


  看著子收如此堅持的模樣,他原先強硬的態度也有些軟化,淨君死因如此不明不白,如果能早日查實,大夥肩上的重擔也能早日放下,只是不管如何,還是得先行回廷向天帝稟告。「待我回廷稟報後,會馬上與你們會合,記住,還是先以探查為主,切勿輕舉妄動。」


  最起碼,長義下界數次,不論是人類或者妖族習性都略知一二,有他跟著,也叫人安心些。


  同時,他也應該放心這個天帝欽點的新神官人選,如若順利晉升,也會是歷年來最年輕的神官,所以想必也定是有過人之處的。


  「是啊!笙君,讓屬下陪著你一同前往吧!」長義就像隻忠心的小狗,看著主人搖著尾巴,眼神水汪水汪的。


  允子收頓了頓,接著點頭同意,他一手搭上長義的右肩,微笑說道。「好,那就麻煩長義了!」


  翌日清晨,長義與允子收二人便動身前往東邊,那一片幽暗森林的方向,而洛君則先行回廷,於二日後的太陽西下,千年神木旁的悠心池會合。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