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fwind

日本/軟體工程師/資料科學與工程/用哲學觀察科技與社會/五年廣告領域之後換到媒體業/TG: http://t.me/leafwind_tw

恐懼動員式拉票勝利之後,是否有反智與理性對話的中間選擇?

我認為反智作戰已經在這次九合一選舉嚐到某種程度的甜頭,所以未來保守派勢必會繼續使用這種策略操作議題與選戰

然而這次失敗的「少數」人們,除了理性分析說服之外,是不是只剩下同流合污的反智泥巴戰可以與之抗衡?

就舉個例子吧,假設我的立場是挺同,那我去散播「反同恐導致台灣滅亡」、「反同會讓台灣的健保倒閉」之類的話術,並且也真的成功拉攏一些選票的話,即使我自認為立意良善,也應該被鼓勵嗎?

換句話說,反智可能讓民主倒退、理想則難以入世被接受;然而看成光譜的話,其實也不是只有反智跟理想兩種選擇,這中間的模糊地帶是否有積極務實派可以努力的地方?

比如就像行銷一樣,講目標族群願意聽的話,但不捏造、扭曲事實,它可能不用特別「接地氣」或是聳動,但要適度地強調每個族群在意的核心價值、動之以情,行銷的管道也要符合目標族群,如果年輕人無法滲透到長輩群組,那也別想要說服他們改變心意

年輕人跟長輩解釋是非黑白、民主進步價值、平權、政績等等,即使辯贏了對方也未必想要投票,那並不是長輩的核心價值;長輩們(或保守派)最在意的通常不是公平正義,因為正義轉型很容易跟他們的保守環境、既得利益衝突,但若是訴諸感情,或許會容易些。


好比說四年前柯文哲有個廣告叫做「這一票,聽孩子的」,我其實不知道效果如何,可能柯文哲選上跟這個廣告也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我認為是個值得嘗試的方向。

只是不同價值觀要能對話,談何容易?

對話的重要性

這次九合一選舉讓我深刻感受到對立的嚴重性,不管是能源、統獨、激進與保守、年輕與老一輩,台灣亟需更多的對話讓社會前進

不同族群之間的交流跟溝通,是非常重要的,其實不只是刻板印象中老人不願意溝通,我也發現很多跟我同年齡的年輕人不願意溝通

可能是因為無力改變的那種沮喪,讓他們只願意用嘲諷跟不屑的態度面對不同的族群,大概就是「反正誰當選我都是一輩子22k,一輩子沒有房子,都給你們玩就好啦,一群XX」

但真正有效的溝通可能不是在公開的網路上打字,而是進入 line 群、進入日常生活與他們溝通,這真的不是我們所擅長的領域。

真的要接地氣嗎?又為什麼要接地氣?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