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fwind

在日軟體工程師|廣告→媒體業|資料科學與工程 熱衷於數據解讀與分析|用哲學觀察科技與社會 加入TG寫寫村群組:https://t.me/chinese_writing|加入TG資料森友會群組:https://t.me/all_about_data|聯絡我:https://about.me/leafwind

從香港反蒙面法看極權下的隱私攻防

發布於

人臉辨識的最佳練兵場:中國

如果你說泛用的 AI 科技,或許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是美國,但如果把領域縮小到電腦視覺、甚至人臉辨識這個領域,搞不好中國還更勝一籌。

政府的「剛需」

有需求,才有利益促使科技進步,中國的電子支付會這麼先進,也是因為提款機密度低、手續費高、提款機爛、假鈔盛行、貨幣設計缺陷等環境因素導致。

同樣地,中國在人臉辨識技術的應用上可說是幾乎無人能及,因為政府有強烈的維穩需求,必須做好人民監控,因此催生了很多 B2CPC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 中國共產黨) 的生意,更造就了好幾間電腦視覺辨識的獨角獸企業,譬如商湯科技、曠視科技等。

源源不絕的隱私資料

我們知道近代人工智慧中仰賴大量資料做機器學習,但演算法可以跨國研究、從最新的論文取得,但資料卻很難取得,有些論文只是發表特定的資料集就被廣泛引用、跨國企業也視取得使用者個資與行為記錄為首要之務。

在這樣的設定之後,中國在這個領域就擁有另一項優勢,那就是它擁有世界最高密度的監視器、以及不太受重視的隱私權,讓政府以及企業可以用比其他國家更低的硬體成本、以及更低的同意門檻去取得使用者資料。

即使全世界被監控最密集的城市當中,前十名就有八個來自中國,但監視器只是輔助角色,中國政府收集資料的途徑遠不止於此,更重要的是大企業在行動裝置以及網路上收集所有的行為資料,從微信聊天記錄、微博發的文章、阿里巴巴的電商購買記錄、以及所有行動支付,都是實名認證且受到審查,沒有一個人不是在政府的掌握之中,並且已經深植在日常生活,幾乎沒有辦法脫離。


反蒙面法:人民拒絕被辨識的權利被剝奪

香港特首林鄭在 2019 反修例運動時,宣布 10/5 凌晨開始生效反蒙面法,所有上街遊行的民眾如果戴了口罩、遮住臉部,或是用顏料,都會面臨最高一年的有期徒刑。

雖然後來香港上訴庭裁定合法遊行者蒙面也不違法,但很明顯的是人民遊行挑戰了政府公權力,政府也亟欲維持政權穩定性、想避免民意動搖,才導致這條法律被搬出來。

世界各國其實早就都有反蒙面法,作為反制恐怖粉子以及極端主義的工具,刑責有些甚至還超過香港;但為何香港受到一般人民的反彈特別大?我認為差別在犯法的對象是如何被認定。

以香港來說,上街頭的有超過百萬人,其中雖然有極端暴力行為,但我們已經看到太多證據是一般理性抗爭的民眾也被警察粗暴對待、甚至不乏學者、民主派議員、媒體《蘋果日報》創辦人黎智英等被捕。因此在這樣全民籠罩在白色恐怖陰影下的反蒙面法,勢必比起西方國家的反蒙面法還要更來得「無差別攻擊」、對民主體制的傷害也更大。

美國憲法專家、喬治華盛頓大學法學院教授羅斯(Catherine Ross)表示,香港的《禁蒙面法》與美國有顯著的不同:「由於受到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保障,有類似禁蒙面規例的州份,禁令的條文往往是針對『正在犯罪的人士』,並非所有示威者。條文通常會列出『不能遮蓋面貌去犯案』,但人們可以上街戴口罩活動。而香港的《禁蒙面法》,適用於所有人,即港府把所有人都標籤為暴力示威者,這種做法在美國是不被允許的。」


人臉辨識有極限,但是攻防卻沒有盡頭

人民一定會想出一些有創意的方法,在不觸犯反蒙面法的前提下,降低被辨識的機會。譬如一個很有趣的想法是將另一張臉投影在自己的臉上

而 AI 辨識人臉也有其極限存在,譬如側臉的辨識率低於正臉,光影也會有影響,如果你戴了口罩,甚至用面具把整張臉遮住,那根本就不可能辨識成功。

但這是一個持續對抗的過程,極權政府也會修法將這些行為視為違法,譬如有人直接用高功率雷射破壞監視器,政府就會立法用比一般毀損公物更嚴重的罪名嚇阻,以及使用更先進的技術去辨識身分。

又或者像這個心臟辨識技術

根據 MIT Technology Review 報導,美國特種部隊的要求下,五角大廈(The Pentagon)已研發出新裝置,可在看不到人臉的情況下辨識,原理就是透過紅外線雷射探測人類獨特的心臟特徵。這項技術約可在 200 公尺內運作,如果使用更先進的雷射技術,那麼探測範圍還能擴大。

不管如何,目的本來就是要辨識身分,所以看不到臉也不是重要,以後可能在遠距離的情況下就能辨識出身分,心臟也不一定是最好的目標。


科技背後的權力永遠更可怕

最後呼應一下舊文章《在 AI 產生自我意識之前,它已經被用來破壞世界》,AI 本身並不可怕,在演化出可以反抗人類的人工智慧之前,我們要先擔心的是掌權者已經在利用 AI 做出可怕的事情了。

接下來可以預見的是,AI 與反 AI 的科技都會越來進步,科技永遠都是一體兩面,要用在什麼地方完全取決於使用者。

AI 是近代科技中特別接近集權/極權的一個領域,畢竟它需要蒐集大量隱私資料才有效果;這幾年最明顯的會是人臉辨識,但接下來我預測就會延伸到軍事武器,或許未來人類必須要與無人機戰鬥的日子也不會太遠了。

在科幻小說的強人工智慧出現、反抗人類之前,我們能否存活在極權政府的監控與無人武器之下?沒有資本也沒有資料的人民,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基本人權?去中心化的科技會在那之前普及,甚至有辦法跟極權抗衡嗎?這些都是近年就會需要面對的問題。

原文連結東京疊塔

【我和我所創建的標籤】寫作、注意力、資料科學、AI濫用、反烏托邦

設計與使用 AI 的責任分散問題

演算法的偏見與歧視如何形成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