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uin

香港人不能再提起的《時代革命》:為台灣朋友的解說

《国安大法》、武肺疫情、創傷症,種種因由使得香港人已不想或不敢再提起2019年的事,但適逢最近《時代革命》在台灣正式上畫,深明一、兩個小時的聲畫記錄不能詳盡解答眾多台灣朋友對事件中的不少疑惑,本文嘗試邊梳理自己的見解之餘,邊為身處台灣的你提供答案。

(因應国安大法,本人絕對愛国愛港,下文絕無煽動意圖,讀者閱讀完本文過後所作出的任後行為皆非本人責任,就算你唔信我都係咁話,多謝合作,阿們)

為了讓台灣讀者都明白香港現在的政治審查有多嚴重,特此加了一段香港人早已習以為常的免責聲明,雖則囯安部應該還未有盯上這裏就是了。首先利申(利益申報)一下,本人初來報到,此乃本人在平台繼《Hello World》後第一篇文章,加上香港人根本沒有能夠觀看到《時代革命》這作品,下文僅以個人「發夢/想像」(多懷舊的詞彙~)的經歷與理解嘗試為「反送中運動」中各種爭議畫面和行為給一個說法,當然也歡迎其他香港人分享大家的見解一起討論。由於以逐點解說作文體,結構可能有點散亂就請見諒一下(老實不客氣承認中化勇奪E級佳績)。

首先在詳述各種事件之前,很多台灣人可能忽略了是次「反送中運動」的一大重點,就是運動中十分強調的「無大台」,意思就是整場運動中沒有任何政治領袖或組織作帶領,所有行動皆由各參與者各自提議、辯論和號召,以科技之便利進行組織,而運動中發揚光大的「連登討論區」和telegram平台均是沒有實名制的平台,起初當然是為了避開當局的追蹤,但及後配合上蒙面和「Black Block」的共同裝束,逐漸發展成後來不分你我、高度基於互相信任甚至最後「和勇不分」的運動特點。而導致這特點的背景,其實是汲取了於2014「兩傘革命」和2016年「魚蛋革命」的「和理非派」的「勇武派」互相指責、割蓆而直接間接導致最終運動失敗的慘痛教訓。所以到了2019「反送中運動」時,大家的共識都十分強調「和勇不分」,在和理非派眼中,不論勇武派作出甚麼行動都不能再割蓆,而是要盡量合理化該行動的理據去說服大眾,同時繼續出謀獻策去提議下一波的行動和大力做文宣工作;而勇武派則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專注在前線行動,因為不用再擔心被割蓆和出賣的顧慮,而這個合作關係是建基在各自一方都知道面對着港共政權這道高牆,缺少任何一方甚至出現內鬥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抗爭成功的。

明白了這個背景、終於可以開始深入討論各位台灣朋友的疑問了。


各式旗幟在集會中飄揚

揮港英旗?

「港英時期你出生了嗎?戀殖的話何不索性移民英國?」諷刺的是當初問這問題的香港人應該現在已經真的移民了哈哈。說實話當時揮港英旗的年輕人可能根本未生活過在英治時期的香港,或者只出生了幾年根本沒有記憶,港英時代的所謂美好時光都只有從長輩口耳相傳或歷史書中閱覽所得知。但所謂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正正是年輕人都經歷了「回歸/主權移交」後的大部份時間,都感覺不到香港的進步甚至覺得越來越退步(尤其是政制發展),又或者從數據上知道香港經濟有不斷發展,但作為市民大眾卻根本分享不到發展的成果,生活條件更每況愈下,住屋上「劏房」和「龍床盤」的出現甚至更像倒退至九十年代的「籠屋」狀況,所以比較之下以往作為殖民者的英國似乎更能為香港帶來好的生活,或者至少在臨近正式移交主權至北京前也在盡最後努力給予香港民主的機制(在此先不深入討論九七前後的政治角力,否刖可變論文,但開放留言討論)。所以揮港英旗,就是反映對中共管治下香港的不滿,另外也提醒了英國作為《中英聯合聲明》的另一簽署國,要為聲明中見證過當時中共曾作出的承諾負責。

揮美國旗?

「還不是做美帝的走狗?收了多少錢?」如果還希望我討論香港人當年有否收取外國勢力金錢而上街示威搞破壞的話就勸你不用勉強讀這篇文章下去好了。在這裏倒想說說我的猜想,其實香港人的現實程度對於外國人是想像不了的,當時揮舞美國旗、大喊「我愛川普」的人我肯定沒有多少個心中是真的熱愛美國、衷心支持川普的,只是由於現今世界美國作為第一民主強國,也對中國日益提防,所謂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那何不順利成章把美國一同拉進這個熱廚房,讓外國媒體拍一下「百萬人示威中有美國國旗飄揚」這漂亮的畫面,迫美國政壇或川普為香港這場十萬九千里外的抗爭運動表態一下,也順道一起高舉其他國家的旗幟好讓世界各地都討論一下這場抵抗中共的運動,重新認識一下中共在其大外宣下的真面目,而於示威者來說付出也很少,不就印幾面有顏色的布,帶去示烕時高舉一下,最後也成功引起各國關注,本少利大的行為,何樂而不為?至於及後的「漢奸」、「美帝走狗」的指控,口長在人家身上,對結果為本的香港人來說其實不值一提。


八月五日「大三罷」文宣

大三罷?堵塞交通?

「為何要阻擋車門、堵塞交通?我的訴求就是要上班,為何要我成為你抗爭行動的受害者?」對抗爭者來說很簡單,因為他們抗爭的目的,你都能共同享受;而你今天不能或不敢挺身而出起來反抗,抗爭者可以說是為你代勞,如果抗爭成功你簡直就是坐享其成(這應該也是不少香港人的心態),現在只是延誤了你少少的上班時間,就被當成殺父仇人似的,能不這樣自私嗎?沒錯我相信這就是很多抗爭者當時心底的想法,因為「大三羆」就是當時「攬炒」主調的其中一個行動,就是要以「罷工、罷市、罷課」的行動令香港經濟活動停擺,從而迫使港共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但因為香港人普遍太熱愛上班,主動的罷工行動沒有得到很多的公司或員工響應,所以最後演化成堵塞文通這種被動式的罷工行動,員工大條道理因為有抗爭者堵塞交通而未能上班,經濟不就停擺了嗎?至於眾人的不滿與指鬧,我想抗爭者行計劃行動時早已預想過這後果,而且行動過程一般都保持迅速和低調,減少與途人爭執和肢體碰撞,但礙於香港的公共交通系統實在太發達太高效,受阻的人其實除了通勤時間增加了一、兩個小時和站久了一點之外還有其他影響嗎?一些「手停口停」的基層人士可能因此影響收入,但抗爭者本來不也有工作或要上學嗎?進行社會運動就必然要付上代價,而要為代價付上責任的不是起來反抗的人民,而是視問題而不見的當權者。反而很多堵路的人都曾面對過不少瘋狂司機和路人的人身威脅,車輛衝向堵路者和示威人群的畫面實在不在少數,但這些對比起後來的理大圍城戰都只能算是小菜一碟。。。

到處破壞店鋪?「裝修」?

「反對政府修例為何關係到私人店鋪?破壞他人財產根本已偏離抗爭原意!」稍有認識「反送中」術語的台灣朋友應該都有聽過「裝修」一詞,意指對店鋪作快速破壞,但此行為絕非無差別進行,每次「裝修」行動皆針對中資或藍營店鋪,當中包括由中國公司來港營業的中國銀行、小米等;中共透過中聯辦實際控制的本港公司如三聯、中華書館、商務印書館的「三中商」書店;和曾公開撐警的藍營公司如美心集團、優品360等,而破壞過程只會針對店鋪設施和財物,絕不針對店員及顧客,更不會取走任何貨品或金錢。「裝修」的目標是在黃、藍嚴重對立的狀況下以破壞藍營和中資財產的手段去減低對方在財力上的優勢,另外也屬於響應「攬炒」的行動,藍營作為香港經濟長久以來的既得利益者,在香港政制發展上不但毫無建樹,更在抗爭期間公開支持犯下眾多暴行的香港警察,所以在抗爭中後期演化出「裝修」作為一個報復性行動以對抗藍營和中資公司,同時令更多人因害怕到藍營商店消費而減少他們的收入。在香港這個極度商業化的社會裏,「有錢就是萬能」,而作為無權者的抗爭者要對抗大財團大商家的方法,最直接就是破壞他們的財產了。到最後不就是「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裝修」過後大財團只要重新修理鋪面(甚至能有保險理賠),補充一下貨品就能重新營業了,影響其實都比想像中微。


炮台山持刀黑幫與警察握手

私了?

「公開執行私刑都能被你們合理化了嗎?」隨便說一句「執行私刑就是錯」是方便的,輕鬆佔據道德高地的,但細心的讀者都應該留意到上述的「大三罷」與「裝修」行動都十分避免直接對「人」的行為。示威者一般不是到了非不得已的情況都不會涉及與他人的肢體衝突,因為第一大家都背負着「會失民心、畫面不好看」的心理包袱;第二每當有雙方陣營人士發生口角的時候,一定會有其他冷靜的人出現勸架,阻止事情惡化;第三其實香港的青少年不少都從來沒有真正打過架,又不像台灣般要服兵役,身處於手機不離身的廿一世紀中體格也普遍不怎麼強壯,怎會敢主動挑起暴力衝突。主要的幾次私了事件,受害主角往往不是被掲發是便衣警察,便是被懷疑是藍營人士進行拍大頭照等的可疑行為。在發生過「七二一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過後,抗爭者知道警察已不能再信任,報警後不論事情對錯被捕的只會是抗爭者一方,所以自身的安全只能由自己去維護,在面對可疑人士時只能用自己的方法解決,甚至發生「福建幫」持刀追擊示威者、藍營人士持雙刀攻擊連儂牆少女、或內地人士向派發傳單的抗爭者用刀「劏肚」的極端事件後,抗爭者對藍營或警察的仇恨日益加深,最終才會出現鏡頭上的「私了」暴力畫面。但作為共同經歷這一年多抗爭過程的香港人,無一不明白「私了」背後所展露的憤怒和怨恨,縱使是最反對暴力的人,都難以單方面指責是示威者的責任,也基於「和勇不分」的大原則,和理非派也從未因此割蓆。

最後補充一些可能台灣朋友比較少注意到的事,大陸的水軍小粉紅到處作惡就時有發生,但抗爭期間大陸或港共警方的網上操作也無孔不入,大量破解telegram群組繼而拘捕成員的案例不用說,連帶於抗爭期間發光發熱的連登討論區也被對方大量滲透以帶風向、製造內部矛盾假像、甚至製作虛假文宣以引誘抗爭者出席虛構活動並直接拘捕都時有聽聞,但局限於平台沒有實名制和背景審查的闗係,即使平台於抗爭期間多次修改用戶規則藉此減低以上情況,但始終無法杜絕,最終都要靠平台用戶自己判斷帖文和留言是否惡意,更要提防刻意分化的言論,此乃「無大台」特色的抗爭下一個不起眼但影響不少的局限。

另外,我想很多香港人現在都對「黃絲」這一詞很忌諱,好像經歷了這段時間後「黃絲」一詞都變成了貶義詞,當中總包含了盲目不理性、理想主義、不講道理等的負面特質,但人們都會簡略以「黃的」來統稱自己的政見立場。所以如果有機會跟香港人討論政治議題的話,就不要直接第一句就問對方是不「黃絲」了,否則只會換來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回應。

以上總括了我自己對於「反送中運動」各事件的一些分享,敢肯定不同意我的香港人大有人在,但也有信心認同以上己見的香港人也不在少數,歡迎不同香港台彎朋友在下面一起交流交流,也好讓我能認識一下各界人士的想法,多謝!

(註:以上圖片均取自網絡,本人沒有任何版權,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時代革命》影評:我在電影裡所理解的社會運動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