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傘Lausan

透過寫作、翻譯、組織,以及串連運動,流傘意圖建立一個跨國左翼團結的網絡,並且為了捍衛不受資本與國家專制拘束的生活而奮力抗爭,挑戰多源的帝國主義。 https://lausan.hk/chinese/

抵抗美籍華裔保守主義

Kate Zen跟流傘談及了反撐警活動、微信上流傳的虛假資訊,以及華裔保守主義的普及性。

美國紐約撐警示威。2020年7月3日。圖:Taehoon Kim 김태훈

英文原文見。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 
譯者:NN


正當「黑人性命攸關」運動(Black Lives Matter)席捲全國要求撤資警局經費,一群華人移民組織卻在紐約的法拉盛(Flushing)舉行了一場支持紐約警局的示威活動。這場示威在7月3日舉行,有過百名居住在法拉盛的華人移民參與。活動過後,現場到處都是「所有性命皆重要」(All Lives Matter)的示威牌。

在法拉盛支持紐約警局的示威期間,一群亞裔基層組織舉行了反抗議活動,以示對「黑人性命攸關」運動的支持以及推廣亞裔黑人之間的團結。這個聯盟包括亞裔女權主義者組織(Asian American Feminist Collective)、中國民主黨(the China Democracy Party)、Chinese for Black Lives、法拉盛反流離失所聯盟(Flushing Anti-Displacement Alliance)、民權中心(MinKwon Community Center),以及紅鶯歌(Red Canary Song)。

紅鶯歌的聯合創辦人Kate Zen跟流傘編輯JS談及了反撐警活動、微信上流傳的虛假資訊,以及華裔保守主義的普及性。

JS:華裔移民為什麼在法拉盛舉行了聲援紐約警局的示威活動?

Kate:在法拉盛舉行的撐警活動是由很多華裔移民組織聯合舉行的。他們都是響應如火如荼的「黑人性命攸關」運動,出來表示對紐約警局的支持。反亞裔的仇恨動機型罪行在冠狀病毒爆發的頭幾個月激增的同時,華裔移民久已覺得主流媒體不斷漠視他們作為種族主義受害者的經驗。

一些較著眼的反亞裔襲擊事件其實是由黑人所發動的,例如一宗亞裔男子在地鐵上被噴空氣清新劑的事件。結果,許多人都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留言,說他們需要警察的保護,以免遭受到黑人對亞裔人士施行的暴力。華裔移民微信上傳播的虛假資訊更是加劇了這種觀點。其中一段被瘋傳的影片就是一名布魯克林婦女在倒垃圾的時候被腐蝕性液體焚燒的錄影片段。而儘管在影片中看不到誰是疑犯,很多留言者都深信是一名黑人男性的作為。

數個亞裔的群組都在臉書上發聲,說要購買槍械來展示「亞裔實力」和為亞裔受害者站出來。而最近一個由China Mac發起,關於布魯克林被焚燒的89歲婦人的示威,則呼籲亞裔社群採取更積極的反應,因為亞裔政客為自己的社群爭取不足。「我們不能夠再坐視不理。我們不能夠再服從和保持安靜。」

China Mac跟Asians in America的群組也有關係。該組織曾經幫助在法拉盛競選的警員Steven Lee使用「亞裔支持黑命」(“Asians for Black Lives”)來宣傳自己為一名「改革警察」。

在微信和推特上有關「黑命貴」(「黑人性命攸關」的刻意誤譯)的評論,反映出很多在美國生活的中國人確實相信亞裔如果沒有警察的保護,就會成為黑人針對亞裔商店和搶掠亞裔下的最大受害者。所以,他們認為有必要在「黑人性命攸關」運動中向警察表示支持和感謝,因為他們真心認為美國社會正把警察妖魔化。

JS:誰是這場撐警示威運動背後的搞手?

Kate:6月22日在社交媒體上舉行的支持紐約警隊示威是由一些華裔地產群組發起的。當我們跟朋友、法拉盛反流離失所聯盟和皇后區美國民主社會主義者(Queens DSA)在微信上聽到有關7月3日的支持紐約警局示威,我們就知道必須要組織一個反抗議活動來表示其實有很多華人也支持「黑人性命攸關」運動的。

第二次支持紐約警局的示威跟第一次一樣,都是由地產和東主組織的。活動中有強烈的信息把「黑人性命攸關」運動和商業利益互相對立。他們用來證明自己支持警察的立場的言辭大都跟保護財產和商業有關,最終維護了階級利益。連本地的市議員Peter Koo也套用「商業性命攸關」來替代「黑人性命攸關」。雖然後來他需要為自己政治上的不正確而道歉,但他十分清楚,這種觀點是最能夠迎合他在法拉盛的華人政治及選民基地。

由於撐警情緒在法拉盛的華裔移民社區十分普遍,我們早就預料到我們這邊人數一定不夠他們多。示威當天,撐警一方出現了近400人,但我們也很驚訝我方都出現了近100人。我們在他們示威完畢後接手了台階。

那些支持紐約警局、反對「黑人性命攸關」運動的地產集團和商業利益團體,是同一班投訴性工作者拉低他們物業的財產價值,而從法拉盛歷史悠久的紅燈區40路(40th Road)驅趕性工作者的團體。不出所料,這些利益集團正是我們(紅鶯歌和法拉盛反流離失所聯盟等組織)一直在對抗的團體。

組織支持紐約警局示威活動的不僅是房東和東主:幾個華裔社區團體,包括同鄉會(Hometown Associations)也是示威活動的主要組織者。這些將華人移民根據他們家鄉而聚集和聯繫的組織,跟中國的中國共產黨有密切的聯繫,而且都是法律和跌序的忠實支持者。

此外,在示威期間,也有反中國共產黨的團體帶著「讓美國再次強大」(MAGA) 帽子,並高舉美國國旗。由於中國和美國的政治光譜相互不通,不太接軌,批評中共的人也可能會非常親美或支持資本主義。

去年的香港抗議運動提高了華裔移民社區的政治意識。支持和反對雙方都利用了香港的運動來鞏固撐警情緒。反中共團體因採取了親美的論述,支持美國政府,所以對紐約警局表示支持。而反對香港運動的人則因推崇執法機關,所以也支持紐約警局。

JS:這些華裔移民是一開始是怎樣培養出右翼政治的?

Kate:我的父母是反中共的異見分子。在美國的政治環境下,這就轉化為對特朗普以及更廣泛的對資本主義的支持。今天,他們都看郭文貴(GTV媒體的Mile Kwok)。他給華裔觀眾翻譯很多班農和特朗普的言論。霍士新聞的確是美籍華裔移民最受歡迎的新聞頻道之一。像特朗普的支持者一樣,很多人現在都覺得他們在主流報導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假新聞。

美籍華裔保守主義散播中的一個關鍵時刻是在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的辯論中。隨著大學採取平權法案的政策,許多美籍華裔家長覺得他們的孩子被剝奪在名牌大學中應有的學位,而這些夢寐以求的學位則被給予成績可能較差,「沒那麼應得」的黑人學生。

對於很多美籍華裔而言,教育是個特別敏感的問體,因為在文化上,儒家思想宣揚教育就是脫貧和登頂的唯一途徑。這種心態影恰恰跟保守派言辭中重視個人成功的看法類似。雙方都奉行精英主義,以及認為成功人士成功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努力工作。但是,這也意味著右派可以輕鬆利用這些華裔移民的價值觀,然後植入一些種族主義的想法,例如黑人懶惰這個刻板印象。

JS:保守派媒體怎樣贏得華裔移民的青睞?進步派和左派可以怎樣應對這些策略?

Kate:如果要了解美籍華裔保守主義的形成,我們必須了解華裔移民在美國社會處於邊緣化的地位。由於他們很多掙扎都未能與主流自由派關心的議題對齊,他們的掙扎經常被忽略。這就是右翼媒體有效吸引那麼多華裔移民的主因。

就拿警政這個棘手的問題為例。華裔移民真心覺得他們是犯罪活動的受害者,跟我們在全國各地看到的白人至上法西斯主義撐警運動不同。而在微信上大量流傳關於黑人暴力的影片亦只加劇了這種情緒。右翼保守派因此就能輕易利用華裔移民的邊緣化,成功令他們採取撐警立場。

這意味著在參與華人移民的倡議工作時,我們必須要確保移民覺得自己被聆聽、被重視。在警政的議題上,我們發現從警察貪污和濫用暴力方面入手開展對話比較有用。

但這只是跟他們進行更多對話的第一步。華人移民心知肚明警察對亞裔群體其實不懷好意。他們自己也經常因英文說得不流利而被警察惡劣對待。所以我們應該跟他們展開的對話就是開始把這些鬥爭與黑人的鬥爭連結起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香港的社會運動必須與Black Lives Matter站在一起

淺談結構性種族主義

略談美國的抗爭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