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傘Lausan

透過寫作、翻譯、組織,以及串連運動,流傘意圖建立一個跨國左翼團結的網絡,並且為了捍衛不受資本與國家專制拘束的生活而奮力抗爭,挑戰多源的帝國主義。 https://lausan.hk/chinese/

香港的社會運動必須與Black Lives Matter站在一起

發布於

香港人必須做出抉擇:繼續無視甚至抗衡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或是與他們站在一起。是時候選邊站了。

圖:JS/流傘

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個白人警察殺害了47歲的黑人喬治.佛洛伊德(George Floyd)以後,許多抗議隨之在美國爆發。佛洛伊德的死或許是觸怒全美國的導火線,但這些抗議卻更指向警察在全國不斷殺害這個更加淵遠流長的行為模式。然而,儘管香港人也同樣是警察暴力的受害者,一些香港人卻拒絕與「黑命攸關」(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站在一起。

美國黑人所面臨的壓迫有著自身的脈絡。殺害佛洛伊德的警察已被起訴這件事本身已經相當異常,同時也與慘痛的現實不甚相符:警察每年都殺害上以百計的黑人。雖然一千個黑人裡面就有一個會在其一生中被警察殺害,可是這些兇殺案中,警察最終脫罪率卻高達99%。反黑人種族歧視在本質上作為一個系統性的問題,從美國的監禁率(incarceration rate)也看得出來。黑人以五倍於白人的頻率遭到監禁。在十一個州裡,二十個成年黑人男性中就有一個被關在監獄

美國政府對於最近這些示威的回應也同樣說明了很多事。雖然一些州政府官員警察都展現了與抗爭者團結一致的姿態,國家卻以殘酷的暴力回應抗爭者。光是在過去六天,美國警察已經攻擊了超過一百個記者、使用致命武器針對抗議者,並且毫不猶豫地派遣國民警衛隊到超過二十幾個州。全國許多城市都已宣布宵禁──有些從下午一點就開始了──並同時在公告不到幾分鐘後就關閉大眾運輸,讓無數工作者受困街頭,被警察攻擊。特朗普(川普)總統在他最近於白宮的宣布中,甚至威脅要使用「重武裝」軍隊來結束抗議。

雖然一些州政府官員與警察都展現了與抗爭者團結一致的姿態,國家卻以殘酷的暴力回應抗爭者。

儘管國家暴力在美國如此嚴重,香港人的反應卻極不一致。有些人透過分享抗議方面的資源來展現團結,並傳達拆解催淚瓦斯的訣竅教育彼此有關美國黑人所遭遇的系統性壓迫.1。其他人則投機地利用這些抗議來吸引大家關注香港的警察暴力。但在這些人當中,更有人偽善地譴責抗議.2,甚至將其稱呼為「暴動」,儘管他們徹底理解這樣的指稱對那些被逮捕的人代表著什麼後果

這些香港人助長了一個越來越廣為流傳的說法,也就是只有美國政府可以抗衡中國共產黨,並自北京的手中解放香港。從這個漏洞百出的邏輯來看,支持美國政府和抵抗中國共產黨是直接相關的。讓事態更糟的是,上週通過的《國家安全法》進一步惡化現在日益緊張的狀況,並促使特朗普(川普)宣布撤銷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雖然我們仍需等待一段時間來觀察事態會如何發展,但這些香港人已經準備好在這場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超級大國鬥爭中犧牲自己。

然而,正當軍事化的警察暴力在全美國持續惡化的同時,與美國右翼政治人物合流的香港社會運動也更加站不住腳。在過去一年裡,香港人已爭取到國際社會的支持,並且將他們的希望擺放在美國的政治系統上──尤其是強烈出言反對香港警察暴力的美國右翼政治人物。在2019年,共和黨參議員湯姆.柯頓(Tom Cotton)不斷重申他對香港警察暴力的反對,並稱讚起身對抗「中國共產黨暴政」的抗議者。然而就在他自己的國家爆發動盪的幾天後,他也如同特朗普(川普)一樣威脅要部署軍事行動。

美國不是這些右翼政客聲稱的自由、自主,或民主的典範。

特朗普(川普)、柯頓,以及一整票右翼政治人物表裡不一的支持對於香港人來說必須是個警訊。美國不是這些右翼政客聲稱的自由、自主,或民主的典範。就像這些政治人物不在乎黑人的性命一樣,他們也不在乎香港人的生命。反之,他們對香港運動的支持總是取決於他們在地緣政治上更大的目的,並且與美國外交政策一樣的善變

事實上,美國對香港的支持從來就不是為了幫助香港人民。這座城市一直都只是美國懲罰中國共產黨計畫裡的一隻棋子,即便要犧牲這座城市亦無大礙。雖然美國撤除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是為了打擊中國經濟,這卻幾乎一定會對香港的勞動階層帶來最大的傷害。

但如果有一件事是美國精英與中國政府共謀的,那一定是對草根運動的鎮壓。在反逃犯條例修訂運動中,美國允許其企業出口價值數百萬美元的鎮暴軍事裝備給香港警務處.3。這代表去年被用於鎮壓香港人的武器,可能是今日被用於對付美國抗議人士的同一批武器。

這就是為什麼香港人必須與「黑命攸關」運動站在一起:不只是因為我們的抗爭看起來相似,而更是因為我們作為勞動者在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中所追求的解放,是不可能缺少黑人解放的。

讓香港人的處境更加複雜的是,中國外交部出面譴責了美國的種族主義與國家暴力。但其對「黑命攸關」運動的支持只是象徵性的。反黑人種族主義在中國社會同樣的猖獗。在新冠病毒爆發時,中國共產黨在騷擾及迫遷廣州的非裔移民中扮演了共謀的角色──這是個在病毒大流行前早已存在的問題。在廣州的非裔移民也時常抗議國家的維安與監視。有一次,他們甚至為了抗議一個奈及利亞人在搜捕移民的行動中的死亡,而包圍了警察局。

而且,自從發起了一帶一路戰略以後,中國共產黨就致力於延續西方在非洲的殖民遺產。中國共產黨透過其在非洲的國有企業來逼迫低薪黑人勞工在危險的狀況下勞動,並詐取這些國家的資源,也因此在壓迫全球黑人的過程中扮演著共謀的角色。雖然中國共產黨表面上在這些地區引介了進步的貿易協議及大量的基礎建設發展,這些好處並沒有下滲(trickle down)給市井小民。相反地,中國在非洲持續深化的介入只代表一個建構在反黑人情結之上的新帝國主義。


香港與明尼阿波利斯市的抗議,在歷史與政治脈絡上可能天差地遠,但兩者皆肇因於同樣的國家暴力與壓迫系統。確實,全球的種族資本主義,也就是使香港陷入兩個超級強國鬥爭之間的體系,是構築於反黑人情結之上的。這就是為什麼香港人必須與「黑命攸關」運動站在一起:不只是因為我們的抗爭看起來相似,而更是因為我們作為勞動者在全球資本主義體制中所追求的解放,是不可能缺少黑人解放的。

美國是否能夠拯救香港並不是重點。香港可能被束縛於地緣政治中,但到頭來,香港人必須做出抉擇:繼續無視甚至抗衡Black Lives Matter運動,或是與其站在一起。是時候選邊站了。

註腳

[1] 這個小組也一直對於「黑人攸關」運動和反法西斯主義互相交流,分享知識。 

[2] 香港「反送中」運動五大訴求之一正是撤回「暴動」定性。 

[3] 禁止向香港警察出售某些防衛武器的《保護香港法》在國會停滯不前,意味著港美警察之間的交流仍然持續。 (來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左翼亞裔反對全球性種族資本主義

解散警隊,從何入手?

假如這世界沒有警察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