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san流傘

流傘是一個來自香港本土和跨國離散社群思想與運動家的集體,以解殖民左翼的視角議論並參與香港的政治抗爭。藉由翻譯、寫作、策劃、與研究合作,流傘力圖作為一個和國際左翼串連的平台,並打造解殖民後,自由解放香港的未來前景,對抗中國和西方的帝國主義。

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法治從來只是維穩伎倆。如今中共極權執意出手維穩,香港民運必定不能為此而絕望跪低。

「寧作飛灰,不作浮塵。」攝於八月三十一日。(Alex Yun/流傘)

此為流傘原創文章,原文可見於

憑著香港眾群的頑強抗爭和公民社會對民主生活的執著,這座城市抵住了廿三條立法足足十七年。如今,中共極權執意出手維穩,誓要假國家安全之名將今次反送中運動爆發出來的能動性打壓、箝制,勢為香港對民主自決的追求,扣上叛逆、顛覆、分裂國家的帽子。

香港民運必定不能為此而絕望跪低。中共這一著正好徹底地再次證明《基本法》向來都是千瘡百孔,與香港眾群的福祉背道而馳;法治亦從來是維穩伎倆,非維權者可以依靠之物。

《基本法》基本上是一本惡法。廿三條、附件三和人大釋法權令香港大開中門固然令人側目,但它的弊害不僅如此:除了規定達至普選必須要「循序漸進」,《基本法》亦模仿殖民時代的港督獨裁制,閹割立法會權力,規定議會不能彈劾特首,卻可以被特首解散,更規定議員須得特首批准才可就有關公共開支、政治體制、政府運作和政府政策之事提案,變相無法糾正香港的不公資源和權力分配。《基本法》保持「五十年不變」維護的不是香港的自由氣息,而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包括第五章內提到的低稅政策、保障資本自由流動、和提供有助保持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經濟和法律環境,毫不掩飾政制設計是為了保證上層資產階級掌權。

「法治」無不是站在當權者和統治階級的一方,是人民的共敵。

林鄭本月22日召開記者會擁護國安法時強調,人大在港立法「不改變香港實行的資本主義及法律制度,以及外國投資者在港得到依法保護的利益」,足證《基本法》照顧的是誰。

香港司法系統掛上「法治」之名作出政治檢控、縱容警察濫權、不容人民反抗制度暴力不是新鮮事。連公民社會最有力制衡政府的法律工具——司法覆核——也阻不了房委會出售公屋商業設施和領匯上市,阻不了皇后碼頭清拆,阻不了動用公帑為港珠澳大橋大興土木,阻不了政府褫奪港人內地所生子女和移民家務工申請居港權的資格。可見不論是香港民運最關心的表達自由、政治和公民權利及司法獨立,還是其他民生議題,如勞動權益、女性和性小眾平權、分配公義、移民者權益、社區遷拆、和老弱殘窮等社會邊緣人的尊嚴,「法治」無不是站在當權者和統治階級的一方,是人民的共敵。

香港的未來出路充滿未知之數,但可以肯定一點:「光復香港」不能妄想重返一個有完善法治和高度自治的地方,因為它根本從未存在。香港民運要向前走,必須秉持數個原則:

一、重新民主立憲:

《基本法》由舊殖民者與本地菁英階層擬定,受中共認可,所以就算白紙黑字跟足也沒有民主自治可言。民主的前提是政治、社經、文化生活的遊戲規則,是由所有參與社會的人民共同協商制定。

重啟此過程必須注意到香港社會眾群之間現時存在的權力和資源不對等,以糾正或取消這些不公為志,公平地實踐。不走這一步,民主香港只會是空中樓閣。

二、對中共的民族主義直斥其非:

就中共在香港推行國安法,人大常委發言人張業遂表示,維護國家安全「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全國各族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這變相將國家的安全與共產黨專政的安全,與人民的安全劃上等號,是中共將中華民族主義強加於人民、中共嘗試將自己粉飾成中華民族的代表的赤裸裸表現。

要抗衡此著,必須指出「國安 ≠ 民安」的邏輯謬誤——中共官僚和統治階級的利益,與人民的需要對不上嘴——人民的福祉無法透過為中共解除威脅來實踐,尤其是在極權統治和極端不平等的中國社會之中。

三、連結國內反抗力量:

香港民運中近年冒起一種以香港民族為中心,把中國當成鄰國的論述。但這種說法對付不了中共的民族主義,頂多只能牽強說明因為「香港民族」異於「中國民族」,或者因為香港不是中國一部分 (雖然這不是事實),所以國安法不適用於香港。

但難道國安法就適用於國內其他民眾和族群嗎?難道新疆和西藏的抗爭者、少數族裔和普羅民眾就值得被冠上「分離主義」、「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的罪名?難道709案中被大抓捕的維權律師、為環衛工申冤的草根媒體人危志立、反對性騷擾和推動女性平權的《女權之聲》、和佳士工潮中,嘗試組織結社以維權的工人和聲援他們的學生,就理應因為「擾亂社會秩序和國家安全」、「尋釁滋事」和「顛覆國家政權」而被噤聲和失蹤嗎?

民族主義只是中共推動國安法維穩的工具和藉口,它不會理會我們選擇自稱香港人還是中國人,面對中共的威權,香港沒有獨善其身的本錢或資源。倘若追求獨立,也可能只是將北京換成華盛頓,然後香港的工商大亨繼續與新統治者共謀,繼續當香港是賺錢樂園,繼續對社會矛盾「闊佬懶理」。

與其奢望香港可以自立成國、全身而退,或者是換了皇帝便會有一番新景象,不如透過連結國內被中共以國家安全為藉口打壓的眾群,及各個維權和推動改變的運動,以實際行動展示香港民運不認同中共就是中國境內所有人民的利益代表,並凝聚更多力量,抗衡中共的管治和當代中國官僚資本主義的發展和運作。


筆者謹此號召香港民運各派別的團體、組織和個人,細心思慮這裡提出的考量和原則,主動誠心交流和溝通,並聚合力量,繼續為香港的民主解放努力戰鬥。

初步解說:國家安全法與香港的未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