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傘Lausan

透過寫作、翻譯、組織,以及串連運動,流傘意圖建立一個跨國左翼團結的網絡,並且為了捍衛不受資本與國家專制拘束的生活而奮力抗爭,挑戰多源的帝國主義。 https://lausan.hk/chinese/

反抗泰國軍政府

發布於

訪問泰國學運者、作家、朱拉隆功大學政治學系聯盟主席Netiwit Chotiphatphaisal

曼谷民主紀念碑。2020年7月19日。圖:Netiwit Chotiphatphaisal

英文原文見。詳情請聯絡流傘義務翻譯團隊。 
譯者:Wai Ching


7月18日,上千名泰國示威者聚集曼谷的民主紀念碑要求解散政府。不顧疫情之下的限聚令,示威者要求解散國會、停止對政府批評者進行恐嚇,並且修訂軍事憲法。

由學生主導的示威也要求總理巴育(Prayuth Chan-ocha)下台,他曾是泰國皇家軍隊的將軍,2014年成功發動政變推翻民選政府。運動承接了三月份時因疫情的封鎖政策而提早終止的反建制示威活動。

這次示威是2019年全球起義浪潮的一部份──最近期有美國的黑人解放運動以及香港的民主運動。正如抵抗杜特爾特反恐法的菲律賓人,還有正在尋找新方法對抗國安法的港人,曼谷的示威也是為了回應政府日益的軍事化和失責。

泰國學運者、作家、朱拉隆功大學政治學系聯盟(Political Science Student Union)主席Netiwit Chotiphatphaisal與流傘編輯JS談及近期的示威。

為確保流暢,訪問經過修飾及刪減。


JS:這是泰國近年最大型的示威。是什麼引發了這場運動?

Netiwit:前將軍巴育勝出了2019年的總理連任。但現在他被揭發以舞弊選舉的方式打敗對手,並繼續掌權。

這種操控選舉的手段一點都不出奇,因為巴育正是那個帶領2014年政變的軍事領䄂。自此,巴育侵犯了無數人權,並在全國落實嚴酷的法規,例如第44條允許政府軍鎮壓任何「破壞公眾和平秩序或國家安全、君主、國家經濟,或國家事務運作」的行為。

直到現在,巴育政府仍聲稱自己是由人民選出,但軍隊仍然受他們掌控。這讓他們有了勢力去威脅泰國人的公民權力,並且噤聲反對者。此外,掌控了泰國憲法法院,巴育政府更強行解散了未來前進黨(Future Forward Party),一個主要的反對黨。

其實,現時的憲法正是來自2014年的政變。由於巴育及其黨羽認為之前的憲法(那是已經被當時的執政黨操弄過的)不適合他們的管治,便逐出之前的政府,寫了一套新的憲法──也就是現時在我國實行的。

除了泰國人對巴育的鄙視,政府經濟上的失策也導致了示威。儘管面對著軍隊的武力威脅,是政府的無能讓示威者感受到行動的迫切性。

JS:可以描述一下你最近參與了的遊行嗎?群眾的感覺如何?

Netiwit:身在現場很美好很棒。這一刻我期待了許久。

在示威現場,人們高呼「巴育下台!」運動能量高昂,運動領袖們都在討論要留守夜晚。但他們最終還是否決了念頭,因為他們發現示威者當中混跡著警察,認為留守的風險太高。

泰國人,尤其是年輕人,對政府感到憤怒。在這之前,人們嘗試保持樂觀。又或者他們只是太天真。以前,他們認為政府會逐漸改善,或者反對派會贏得選舉並取得權力。然而,政府只是愈做愈差,並用隱蔽手段或是法律途徑消滅反對派的勢力。

最終,年輕人認為他們別無選擇了。他們可以撒手不管,成為破壞國家的共犯,或是走上街頭。

JS:示威者有什麼不滿?他們的訴求是什麼?

Netiwit:我認為這已經超越了一個會在泰國發生的日常示威。從前,反建制示威都是針對政府的失敗。但近期的運動走得更遠:它會質疑泰國王室的(有時是隱蔽的)作為。近期的示威顯示,很多人認為王室本身掌握了太多權力,並合法化了軍政府對人民的鎮壓。

我們甚至可以說,在某程度上,泰國人民生存在一個「深層國家」(“deep state”)之下;政府背後有許多更有權勢的組織,例如王室、軍隊,以及泰國的最高法院。如果你想改變國家──像反對派未來前進黨那樣──而你的動議又不符合「深層國家」的組織利益,你的政黨想必會被壓倒。

因此,很多人都要求結束這個政治體制。一個將權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的體制,是不會為國家帶來可見的經濟未來的。

近期的示威顯示,很多人認為王室本身掌握了太多權力,並合法化了軍政府對人民的鎮壓。

JS:示威主要由學生和年輕人組織。能談談他們嗎?

Netiwit:自由青年(Free Youth)和泰國學生聯盟(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是運動背後的主要力量。這些學生組織的政治取態多元,包括自由主義者和社會民主主義者。也有很多是女性主義者。不同派別之間經常會有激烈的政治討論。但大家的共識就是反抗巴育政府以及王室。現時,這些既不同又多元化的組織正攜手打倒這個政府。

JS:示威者的訴求都充滿了雄心。他們有希望嗎?這場運動之後會怎麼走?

Netiwit:這一刻已經沒有退路了。人們不再對現在的政權抱有天真的想法。過去因恐懼而退縮的人決定站出來,重新構想他們的國家。現在,他們都願意為改變而奮鬥。

在未來,當泰國年輕人能夠更純熟地使用社交媒體,他們會繼續依靠這工具進行組織。網絡有助他們應對街頭的實況,但也讓他們與其他國家的運動連結,學習新式的抗爭手段。

不同派別之間經常會有激烈的政治討論。但大家的共識就是反抗巴育政府以及王室。現時,這些既不同又多元化的組織正攜手打倒這個政府。

的而且確,香港和菲律賓的抗爭與我們有很多相似之處。我們從前是個生機勃勃的自由社會。然而,我們的自由被侵蝕了。正如香港的國安法和菲律賓的反恐法,在泰國,我們曾經信任的機關以法律限制我們的公民參與。現在,我們活在「以法而治」(“rule by law”)的系統之下,而不是「法治」(“rule of law”)。

點出這些共通之處是重要的。我希望跨國社運會成為泰國年輕社運者的常態。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對抗「緊急狀態」:香港與菲律賓的抗爭連結

現在是香港人建立新國際路線的時候了!

遍地開花:香港和黎巴嫩抗爭者的對話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