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傘Lausan

透過寫作、翻譯、組織,以及串連運動,流傘意圖建立一個跨國左翼團結的網絡,並且為了捍衛不受資本與國家專制拘束的生活而奮力抗爭,挑戰多源的帝國主義。 https://lausan.hk/chinese/

初步解說:右翼美籍華裔

發布於

現在就是以進步價值來組織廣泛華人社群的好時機

圖:spf.pdf/流傘

在仇外主義時代中理解新右翼美籍華裔 

美籍華裔保守主義一直都存在。但自從他們在2010年中冒起以來,右翼華裔便開始主要通過用微信而成為熟練的組織者,成功動員華裔支持特朗普以及其他保守運動。

雖然右翼華裔繼續組織群眾來反對平權法案警察改革,但因為特朗普將新官肺炎歸咎於中國,增加了仇外心理和反亞裔仇恨,削弱了右翼華裔在廣大華裔移民社群中的影響力。此外,根據AAPI Data進行的2020年亞裔選民調查,超過51%華裔「相當」或「極度」擔心因為COVID-19而遭受仇恨犯罪、騷擾和歧視。這為進步派華裔提供了一個跟華裔移民社群互動和組織社區的機會。

這篇文章會基本地講述應怎樣理解美國新右翼華裔、他們是從哪裡掘起,以及我們今天應該用什麼新方法和新策略與他們互動。

誰是右翼美籍華裔?

美國新右翼華裔主要由第一代受過良好教育的中產階級華裔移民組成。他們那一代都是在九十年代移民美國,大多數人居住在郊區。

美國右翼華裔本身並不一定只支持民主黨或共和黨,他們會根據不同的議題去改投不同的政治立場。實際上,大多數美籍華裔自認為「獨立選民」,與任何一黨都很少接觸。與其他亞裔群體相比,他們的投票率較低,也較少為政見發聲。這導致進步派和自由派組織都忽視了這一撮人,令普遍亞裔對華裔移民更為忽視和孤立。新右翼華裔正正就利用華裔移民感到被忽略的情緒來贏得他們的支持。

新右翼華裔視廣泛的華裔社群為他們的主要目標,亦在組織華裔上有十分大的影響力。他們使用非常進取的策略,包括嘩眾取寵、誇大、甚至發放虛假信息來拉攏華裔移民去支持他們的政治利益。

他們如何利用平權法案?

導致美國新右翼華裔冒起的一個關鍵時刻是2014年的加州參議院第5號憲法修正案(SCA-5)。這個法案計畫要恢復高等教育中的平權法案。

當平權法案最先在1960年代被採用時,少數族裔在美國只有低收入的工作機會。這令平權法案變得十分重要,因為它幫助了少數族裔,包括華裔獲得更多和更好的教育和工作機會。當時大部分的華裔因為自己都是受益者,所以都非常支持平權法案。1996年,加州的209法案(Proposition 29)禁止政府機構在招聘公務員、政府合同招標和公立大學招生中考慮種族、性別和族群的因素,變相廢除了加州內的平權法案。

在2014年,一位拉丁裔民主黨參議員提出了SCA-5法案,計畫恢復加州公共教育中的平權法案。可是,共和黨參議員夏樂柏(Bob Huff)就在華裔群體中散播虛假信息,說一旦SCA-5通過,就會降低華裔在公立大學中的錄取率。這根本是錯誤的,因為法律已經禁止所有基於種族或族群的配額制度。儘管如此,虛假資訊仍然傳遍美籍華裔社群。保守派美籍華裔亦因此連結起來抗議平權法案。

右翼華裔便利用這個優勢組織群眾,用極端的方法反對SCA-5,例如帶領數百人抗議以及向支持法案的參議員(其中很多都是亞裔)採取直接行動。最終,右翼華裔的行動成功令SCA-5被撤回。

撐警和反對黑命

具爭議性的梁彼得 (Peter Liang) 案件對於美國右翼華裔的形成也十分重要。2014年,紐約警察梁彼得開槍時子彈殺死了一個沒攜帶武器的黑人布魯克林居民格雷 (Akai Gurley)。在2016年的春天,案件正式開庭審理,引致了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第一代華裔抗議梁彼得被逼害,認為種族歧視令他成為了代罪羔羊。示威者說如果白人警察在無數謀殺黑人的案件中都沒被控告,Peter也不應被控告。跟SCA-5的案件一樣,有關法律制度的錯誤訊息又在華人移民社群中不斷傳播。

最後,梁彼得被判決「刑事疏忽殺人罪」,並被判處800小時的社區服務,無需入獄。但儘管梁彼得被判了刑,右翼華裔仍聲稱他們這次的組織行動是一個勝利。這個「成功」的全國性運動在超過15個主要城市裡動員了數千名華裔,鞏固了美國右翼華裔的基礎和身分。

亞裔細分 

亞裔細分的爭議在右翼華裔崛起的過程也有十分重要的角色。亞裔細分的意思是將數據按不同族裔來分類,有別於廣泛和籠統的「亞裔」。華裔擔心把亞裔細分會損害他們的孩子上頂尖學校的機會。

在SEARAC等全國性東南亞裔組織和本地東南亞裔基層組織的領導下,爭取州份把亞裔細分立法的運動在2016年成功在明尼蘇達州和華盛頓州展開。但從同一年加州推動運動開始,以美國右翼華裔為首的反對派就成功削弱了亞裔細分的運動。在2017年,抗議麻省亞裔細分法案(眾議院法案H.3361)的華裔反對派成功阻止法案通過,令東南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群體得不到充分服務的風險大大增加。

亞裔細分的倡議便成為了美國新右翼華裔動員群眾去支持的另一大議題。

撐警和反對黑命

具爭議性的梁彼得 (Peter Liang) 案件對於美國右翼華裔的形成也十分重要。2014年,紐約警察梁彼得開槍時子彈殺死了一個沒攜帶武器的黑人布魯克林居民格雷 (Akai Gurley)。在2016年的春天,案件正式開庭審理,引致了全國各地成千上萬的第一代華裔抗議梁彼得被逼害,認為種族歧視令他成為了代罪羔羊。示威者說如果白人警察在無數謀殺黑人的案件中都沒被控告,Peter也不應被控告。跟SCA-5的案件一樣,有關法律制度的錯誤訊息又在華人移民社群中不斷傳播。

最後,梁彼得被判決「刑事疏忽殺人罪」,並被判處800小時的社區服務,無需入獄。但儘管梁彼得被判了刑,右翼華裔仍聲稱他們這次的組織行動是一個勝利。這個「成功」的全國性運動在超過15個主要城市裡動員了數千名華裔,鞏固了美國右翼華裔的基礎和身分。

微信

在這些運動中,美國右翼華裔都依靠微信來推動大規模的虛假信息運動來動員華人移民。跟臉書和推特不同,微信在美國幾乎只有第一代華裔會使用。結果,由右翼華裔推行的虛假信息運動在微信上便能迅速被惡意傳播,而很多新移民由於語言障礙,根本無法核實這些新聞報道。

微信還被用來在華裔與其他少數群體之間挑撥離間。在「黑命攸關」運動期間,右翼華裔通過在微信上大量上傳描繪黑人為暴力罪犯的視頻,推廣反黑人種族歧視。他們過去也使用過類似的種族歧視言辭來攻擊美國的穆斯林和墨西哥人。

由於微信上缺乏多元種族的聲音,被攻擊的種族群體經常無法為自己辯護。這令右翼華裔可以利用華人移民的恐懼,灌輸他們歧視黑人、穆斯林和LGBTQ群體的心態。今天,美國的微信上大多數內容都表達保守或右翼的觀點,對依賴這個平台來看新聞的華裔用戶的政見有很大的影響。

他們為什麼支持特朗普?

華裔在對特朗普的態度上有巨大的代溝。根據Post-Election National Asian American Survey,有大概35%的華裔在2016年是特朗普支持者。在第一代中國移民中,特朗普支持者的比例更高,但在第二代的華裔中的比例很低。其中一個原因是因為很多第一代華人移民是極容易受到微信上的右翼虛假信息所影響。更糟的是,由於政府減少了親屬移民配額,華人移民越來越受過教育和富有。他們不太接受自由派和進步派,因為覺得他們的信息把華人移民全都看成是「貧窮和工人階級」,結果很多第一代的華裔都遠離進步派或自由派的論述,更傾向保守派。

華人移民在美國已經有200年的歷史,在這個國家經歷過無數歧視,例如1882年的排華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當美國新右翼華裔在三十年前移民到美國,很多露骨的種族歧視政策早已被減輕,令他們相信美國的政策不再歧視亞裔。結果,很多人覺得沒必要聯合其他亞裔或少數族裔去爭取自己的權益,反而把策略變成跟富有的白人保守派站在同一邊。

在仇外主義時代中理解美國的新右翼美籍華裔

在2016年大選期間,很多右翼華裔參與了「華人支持特朗普運動」(Chinese for Trump Campaign)。但是,特朗普在把新官肺炎叫做「Chinese Virus」和「Kung Flu」時當然就沒有考慮過華裔的感受。特朗普的行為激起了針對華裔,尤其是右翼華裔的暴力仇恨犯罪。右翼華裔非常關注反華偏見,所以這是一個讓右傾華裔意識到美國右翼種族主義本質的良機。

再者,特朗普政府基於一個種族主義的前提,認為所有中國人都是中國的潛在間諜,所以要求中國簽證申請人現在要進行額外的核實。各種針對中國的行動升級,例如修改「公共負擔」規例,令少數族裔移民更大機會被阻止在美國獲得合法的永久居留權,還有封禁微信的命令。這些都令新興的美國右翼華裔的認受性在廣大華裔群體中,甚至是富有和高學歷的第一代移民存疑。

可是,華人移民自己經歷的種族歧視不一定令他們同情其他少數族裔遭受的歧視。但是,我們應該將這看成一個組織華人移民群體,以及贏得他們民心的機會。數據顯示,大多數的華人移民在財政上並不保守,而比起很多共和黨支持者更有可能支持徵收更高的稅率。他們也相信「大政府」,以及應為新移民提供社會安全網。槍械管制、醫療保健以及環境都是一些能夠從華人移民社群,尤其是年輕人中獲得支持的跨領域議題。

組織美籍華裔的新方法

為了要推進一個更加進步的議程,我們需要一個多方向的策略去邊緣化美國新右翼華裔,而贏得更多華裔移民群體的支持。這項工作要求我們不僅要深化我們對不斷擴大的美國新右翼華裔的了解,還需要我們嘗試和投入新的策略。我們需要以長遠的目光來進行一些短期的組織工作。

目前,城市地區的基層組織工作,尤其是亞裔組織都資源不足。進步派的組織需要更多的能力,去跟工人階級的移民做一整年的基層領導培訓和政治教育。我們也可以通過建立新的組織、機構和網絡來組織社區,在郊區贏得廣泛華人移民群體的支持。

雖然右翼華裔似乎已經掌控微信,他們其實並沒有贏,只是沒有其他競爭對手而已。以下是一些我們可以做的事情:

1. 建立以華人移民社區領導、以年輕移民為重點的新基層組織。大多數傳統民權以及基層組織都沒有接觸美國的新一代華人移民。這些華人移民不是住在郊區,就是在一些缺少這些組織的城市。當更多華人移民投入政治,當務之急就是要建立圍繞進步價值的空間,把右翼思想邊緣化,然後把華人移民推向更加進步的價值觀。為此,組織年輕移民至關重要。研究顯示30歲以下的人傾向在廣泛議題中傾向進步派,所以投資在年輕人身上,以及將他們培養成華人移民社區中的領袖將會成就很大的改變。

2. 增加微信上的進步派論述。傳統的中國媒體例如電台、報紙和電視仍然是人們得知新聞的主要來源。但是,我們也需要投資在微信等手機策略上。右翼華裔既然能成功用微信散播他們的虛假資訊以及組織華裔社群,就反映出微信有潛力讓進步派組織者做同樣的東西。只要微信沒有被封禁,進步派華裔組織必須盡快在微信上建立影響力,因為微信正成為眾多華人移民的主要資訊來源。為了增加我們在微信上的市場佔有率,我們需要一些貼近大眾文化的訊息和內容去對抗一個充斥著保守派新聞的平台。CRW Strategies LLCChinese for Affirmative Action已經建立了一個新的進步派網上內容創作中心。我們都見證到一些成功:兩方都在創作更多的中文教育內容上,以及為了確保ACA-5(提案16)在加州能被投票而在微信群進行大規模信息傳播上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還有一個由華裔大學生發起名為「微信計畫」的新項目,已經開始以一篇在微信上被瘋傳的回應佛洛依德謀殺案的公開信挑戰微信上的保守主義論述。

3. 隨著美國對中國行動升級,我們需要建立廣大的多元種族戰線。隨著右翼華裔持續組織群眾反對平權法案、亞裔細分、以及警察問責制,特朗普以及他的政府也很明顯越來越將中國(和中國人)視為外來威脅。但是中國恐懼和反亞裔種族歧視是不能分割的。自3月以來,STOP AAPI Hate Reporting Center在全國統計了超過2,600宗反亞裔仇恨犯罪事件。其中四分之一來自舊金山灣區。同時,黑人、拉丁裔、原住民和亞裔群體都被新官肺炎影響得尤其嚴重。這應該是一個建立更多多種族和多語言的社區營造活動,將華人移民與其他邊緣群體的掙扎和抗爭團結起來的好機會。

特朗普對中國的行動升級,以及增加了的反亞裔仇恨犯罪削弱了美國右翼華裔的認受性。現在就是以進步價值來組織廣泛華人社群的好時機,將他們與其他邊緣化的少數族裔社群建立持久的團結和合作關係。

文/ Alex T. Tom是Center For Empowered Politics (CEP) 的執行董事。CEP是一個旨在訓練和培訓新的少數族裔領袖,以及增強動員運動基礎的新項目。在2019年,Alex獲得了開放社會基金會(Open Society Foundation)的種族公義研究獎金去發展一系列的工具來對抗新美籍華裔右翼的興起。
譯/ NN

美國亞裔廢除監獄運動的崛起

美國右翼運動觀察

抵抗美籍華裔保守主義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