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ura Tang

育有一對兒女的媽媽。 在每天的工作、育兒生活之間,找個小空擋喘息、思考。 寫作讓我與自己對話,理出藏在冰山下的思緒。 在文字的堆砌間,也逐漸堆砌出自己日漸清晰的面貌。

婚姻道路有感

(edited)
最後,她語重心長的說:女人還是要有收入,才能活的有底氣,走得自在。

大學一位令人仰慕的學姊婚變了。

在校期間,她是國標社長,接著當英文系會長。臉蛋明豔,個性海派,行事積極。

校慶晚會她是大家屏息的期待。記得某一年的扮相,她明亮的黑眸,搭配埃及艷后式的齊瀏海黑長髮。金色流蘇讓她從頭到腳璀璨,隨著她的舞動時而緩緩流洩,時而炫目飛揚。那一轉身、一眼神,不論男女都要被勾去魂魄。

這樣的美人,卻有不怒而威的氣勢。台下的她還是個閒不得的忙人,卸了妝的眉眼依然濃豔。黑亮的長髮甩到肩後,露出白皙的臂膀,提著一大桶自己煮的綠豆湯請組員喝甜。在系會的活動上台吆喝氣氛,回頭冷著臉把麥克風塞給當時身為活動組長的我。那是我主辦的第一個活動,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她低聲斥責我注意run流程的時間,又撲到其他地方忙去。

不知不覺,我漸漸把她當成role model。她的積極處事、霸氣談吐、簡單卻魅力的裝扮,在她底下當組長的期間我默默的觀察吸收。也想像她一樣過得充實、篤定、美麗。

畢業幾年後她步入禮堂,對方也是虔誠的基督徒。從此女強人相夫教子,兩個孩子不僅學業好,還是小體育人。從小到大每年固定參加小鐵人三項,看得出來投注非常多心力照顧家庭、培育孩子。

但在孩子小五小三的年紀,發現爸爸出軌了。
我很難理解,明明是女神,為何她丈夫還想另找選擇?
學姊倒是不太不意外,但心還是很崩潰。只能帶著孩子轉換環境,暫時避開心中的風暴,冷靜後作打算。

最後,她語重心長的說:女人還是要有收入,才能活的有底氣,走得自在。

停下自省

這幾天很悶,學姊的事讓我倍感衝擊。能力及外貌皆優秀,用心經營家庭的學姊,已經這麼努力了,怎麼婚姻卻走上這樣的道路?

而最近與另一半也因為開銷的事多有摩擦,雖然我有收入,但家裡主要經濟來源是我老公。近來台灣疫情嚴峻,生意大受影響,需要調整消費習慣。而調整的過程不免需要看對方臉色,壓力重重。

但學姊的狀況讓我思考,若是經濟來源全靠一方,其實不太健康。
賺錢的每天睜開眼都是錢的壓力,也覺得太太心思完全放在孩子身上,自己不受關心。
而持家的則感覺自己像從屬,什麼決定都要得到對方認可才敢動作。也是委屈。

太太拼了命想向對方證明自己的努力及價值,但丈夫只覺得肩上壓力好重。另一半不管怎麼育兒、打理家裡,壓力過大的他其實已沒有多餘的思考空間去欣賞、肯定這些付出。

其實他只希望誰來分擔他肩頭的壓力,但社會傳統觀念要求他一肩挑起才像個男人;
其實她只希望誰來肯定她的努力,否則就看不到自己的價值了。青春時的風雲人物也變得渺小卑微。

但這兩件事沒有交集。若沒察覺,到後來兩人漸行漸遠。推測這多少也是學姊面臨的情況。

婚姻生活有交集,關係對等,我想大多數夫妻都是這樣希望。因此家庭分工的重疊性還是必要,畢竟我的煩惱他懂,他的煩惱我懂。

最後我們也做了些調整,各自管理及運用收入。先前因為我的薪水是美金換成台幣不划算,直接投美股,家用全靠他。現在開始我還是換回台幣支付家用,多少減少他的負擔,也拿回我的主控權。付出一些匯差及手續費也值得。

學姊又教了我一課。相信能力強的她一定會讓自己優雅地走下去,不管是牽另一半的手,還是牽著兩個孩子的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ALL RIGHTS RESERVED

慢生活音符:生活有很多不確定,那就先整理環境吧

所有的喧囂,都拉得好遠好遠

關於大小男孩教我的事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