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做爱的日子

Miki 肥牛

4月初的時候朋友說這是一場political dick-measuring的遊戲,今天收到長寧區又一箱物資,只想說the dick is so huge that makes me choke.

於上海,我在無人的十字路口彈了一曲《歡樂頌》

【捲氏雙週報】穀雨號

從「是見證」到「作見證」:四月之聲 | 金馬達基金公告 NO.44

Miki 肥牛

你好,請問可以把logbook傳給我嗎?我是一名現身處上海的紀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