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dou

希望能与不相识的人多作有意义的交流

巨婴国见闻(四)

發布於

早就听过传说,世上有个神奇的巨婴国。所谓巨婴,特指与侏儒相对的一种人体发育缺陷。侏儒说的是人的智力发育正常,但形体发育不佳。巨婴反之。一个偶然的机会,接触到一个从巨婴国游历回来的游客。交谈之下,他向我说了几则见闻,令我脑洞大开。

见闻四,对话理中客

游客在途中,在网上与一位自诩为理中客的网友就共同关心的社会问题作了如下一番交流:


游客:对于一个言论不自由,媒体只姓党的社会而言,谈论其烂不烂,比谁烂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信不信你唯一能听到的那个声音。

更重要的是,由于专制政权的失信,迫使大众不得不以两种不同的标准来决定自己是否采信某一特定媒体。——这就是那些所谓的理中客们经常攻击别人的所谓双重标准。

问题的关键在于,理中客们从来不曾反思,大众的这种双重标准是如何形成的。


理中客:我想你说的那种双重标准和我说的那种双重标准不是一个意思。

没错,因为墙内基本只有一种声音,而且巨婴党有很多让它公信力大跌的前科,所以我对一切符合巨婴党政治动机和利益的声音在吃的时候都是会加点盐的。这叫先验。这是巨婴党自找的。

但是你加完盐之后除非你有新的信息,你不能坐地起价一加再加。这意味着你永远都不可能修正自己的结论。最后你就会变得像这楼里的反面教材@XX X一样,为了维持“巨婴党总而言之是最邪恶的、最烂的、最反人类的政权”这个珍贵的信念,把自己的大脑搞成一团浆糊。这就是你亏了。

问题不在于巨婴党讲的话能不能信,而是你的信念有没有反应现实,如果没有,当现实反对你的时候,你能不能修正自己的理论,下次能不能想得更对。这不是为了中共,而是为了你自己。


游客:你这话说得似是而非呀。什么叫“为了维持“巨婴党总而言之是最邪恶的、最烂的、最反人类的政权”这个珍贵的信念”?大众的这个信念是怎么来的呢?它需要“维持”吗?它能被维持吗?如果你的思想能清晰一点,深入一点,你就会明白,假如巨婴党从今往后不控制人们的思想,允许言论自由,允许人们有自主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那还有谁会有这个”信念“呢?还有谁能”维持“这个信念呢?你这说法是因果倒置吧?

此外,你说什么“问题不在于巨婴党讲的话能不能信,而是你的信念有没有反应现实,如果没有,当现实反对你的时候,你能不能修正自己的理论,下次能不能想得更对。这不是为了巨婴党,而是为了你自己。”这两句话也是说得的莫名其妙。信念与现实根本就不同质,不可混为一谈。

再者,当下巨婴国的现实已改善了吗?不反映巨婴党控制大众思想了吗?如果现实没有改善,那“巨婴党讲的话能不能信”的问题就是个信念问题,与现实如何无关。以你的智慧,你能想明白这最后一个问题吧?


评议:什么叫现实?什么叫信念?描述现实,我们说,情况实际是怎么样。描述信念,我们说,情况应该是怎么样。人之为人正是因为不满足现实,不接受现实拘束,才能够从原始人类一步一步地超越现实进步至今。而不是因为什么“你的信念有没有反应现实,如果没有,当现实反对你的时候,你能不能修正自己的理论,下次能不能想得更对。”如果人类必须修正自己的信念来适应现实,岂不是世界上各国的共产党都必须修改其名称以适应现实?如此说来,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也必须要修改,因为在人类所经历过的现实社会形态中,从未见到过所谓的共产主义社会。由此看来,巨婴国的国民在基础教育阶段已然存在严重的缺失。导致他们思想浅薄,不会讲理。甚至于乱用词语以显示自己水平很高。


理中客:我觉得你完全离题。

不过我花了一个月至少学到一点,那就是和完全没打算听我说话的人一个一个解释过去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情,和完全对上下文不了解的人假设ta知道我之前说的是什么事情也是一件很傻逼的事情,所以你随意。


游客:真如你说的这样离题了吗?那些什么“信念”“现实”等等莫名其妙的词语,不是你用来替那个控制言论的邪恶组织辩护的法宝吗?但我从你这种迴避问题的态度看出,你自己也不能区分什么叫信念,什么叫现实吧?你的意思大概就是想说:那个邪恶组织有时候也是会讲真话的。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即使承认它们偶尔会有讲真话之时,那又怎么样呢?你能因此要求大众改变对这个邪恶组织的信念吗?


理中客:当然离题了,但是我暂时懒得和你解释。


游客:请别介意,我对此话的理解就是——你无法自圆其说。


理中客:我对此的解释是你失去了一个月的上下文,以至于你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时候就跳出来打了一个空气靶子。不过我不怪你。

如果你真的对此有兴趣——建议你先把我关联出来的文章里的反面教材大致读一遍。或者至少把主贴读一遍。


游客:我对你的理解只须用你说的“一个人为了说明巨婴党的邪恶到底可以变得多邪恶?“这句话就已经很完整了。你其它的话语都不过就是欲求举例具体说明而已。如我真有欠缺,请你指教。

问题在于,你能说得明吗?换句话说,你能洗脱巨婴党的邪恶吗?


理中客:我最近学到的事情就是,对于一开始就抱有敌意的人来说,单独指教是一件非常没有效率的事情,除非我的目的是制造一个反面教材——但是花一个月制造一个反面教材这种事,干一次就够多了。

我要怎么从头和你解释,一开始我的目的就不是说明“巨婴党有多邪恶或者有多不邪恶”,你对此怎么想和我无关,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怎么想得更对一点,不管这个更对对你来说是觉得巨婴党更邪恶还是更善良呢?

如果你真的想学,把我这个月和这位反面教材的对话看一遍你应该会有一个初步了解。

如果你不想学,那祝你生活愉快。


评议:在这几段话的交流中,这位理中客反复强调游客没有理解他的看法。并要求游客翻看他一个多月来与他人的对话。但他没搞明白,交流的目的本身就是要通过清晰、准确的语言表达使别人知道你的观点。人与人交流的过程中出现误解,不理解是正常的。此时,参与交流的各方若有诚意,就应该将自己观点中的核心要旨以清晰、准确的语言,简短、鲜明地说出来。而不应说,你要了解我,就需要翻看我若干年前与别人的对话。可以这么说,如果有人无法将自己观点中的核心内容以三言两语简短表达,那只能说明:一是缺乏交流的诚意,不愿意向他人明确表达自己所想;二是语言能力欠缺,不能向他人明确表达自己所想。二者必居其一。


游客:看你将自己说的好像是个价值中立的人。但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不是说明“巨婴党有多邪恶或者有多不邪恶”,那又是怎么会以此为对比来说明那个网友XXX就是更邪恶的呢?具体地说,如果没有替那邪恶组织辩护的意愿,你怎么会觉得那网友XXX邪恶呢?他控制大众的言论?他删别人的帖文?他造谣惑众?

如果说你是个价值中立之人,你自己会信吗?还是不要自欺欺人吧。


理中客:当然是因为他说一条人命就值500万,超过这个经济代价就不值得,以及死人相当于减轻了社会的负担(以老年人为主)这种说法啊。

搞个言论管制啥的和这个相比真的不算邪恶。

你说好好一个小伙子,短短一个月,怎么从“美国确诊两万人就值得和巨婴党同样的批判”变成“一条人命500万,病毒减轻社会老龄化负担”了呢。唉。

这才是我说的,为了“证明巨婴党很邪恶”,把自己变得更邪恶——把防疫烂的标准从“感染/死亡更多人”变成了“付出过多的经济代价来挽救不值得挽救的人命”。

至于为啥会变成这样呢。唉。我也不知道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从你的讲话内容来看,我严重怀疑你只看了一个标题就过来打空气靶子了。我觉得和你讲话是浪费我的宝贵时间。祝你生活愉快。

希望你不要像他一样,为了维护“即使这样,巨婴党还是比他更邪恶”这个信念,说出“没错啊老年人就应该去死一死,人命本来就有价,相比之下还是言论管制更邪恶”这种话。


游客:我明白了。你是以此为评判标准而说那网友XXX比言论管制更邪恶。

看来你将自己打扮成价值中立的欲望落空了。首先,你明白什么叫言论自由吗?你知道一个社会为什么需要有言论自由吗?好好想想,如果你真搞懂了以上两个问题,然后你再批判一下你所说的“搞个言论管制啥的和这个相比真的不算邪恶“这番话吧。

依我看,你就是将言论自由看作为邪恶罢了。由此可得结论:你并非是个价值中立之人。价值中立只是你用于装饰自己化妆品。


理中客:我没有说言论自由不重要,言论管制当然邪恶。

我只是说,比起言论管制这种邪恶,“一条人命五百万,病毒杀死老龄人减轻社会负担”这种价值函数要更邪恶,你对这个观点是肯定还是否定?不要转移话题。


游客:我对这个观点肯定与否无关紧要吧?重要的是我主张任何观点都必须被允许自由地、公开地表达。这就是言论自由的重要内涵,你搞明白了这点吗?你根据什么来限制他人自由表达不同的观点呢?

可以这样说吗,你说的所谓比巨婴党的邪恶更邪恶,说的就是——你的观点不合我意就是邪恶,且比巨婴党的邪恶更邪恶。换句话说就是,言论自由比控制言论更邪恶。我说的对吗?

请你以后别再将自己扮成价值中立的所谓理中客了,好吗?


评议:这几段的对话中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游客问:你怎么会觉得那网友XXX邪恶呢?理中客答:当然是因为他说一条人命就值500万,超过这个经济代价就不值得,以及死人相当于减轻了社会的负担(以老年人为主)这种说法啊。搞个言论管制啥的和这个相比真的不算邪恶。

从这问答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由于这位理中客不同意那网友的观点,因此他认为那网友邪恶。他更进一步认为,那网友的说法比言论管制啥的更邪恶。由此看来,这位理中客的真实目的不在于那网友是否邪恶,而在于为言论管制找到一个似是而非的理由。


理中客之助理:先只谈语义:当A说B为了证明C的邪恶变得多邪恶。

这里出现了两个邪恶。邪恶显然是一种价值判断。

那么第一邪恶是谁对谁的价值判断,显然是B对C的判断。

而第二个邪恶显然是A对B的价值判断。

这里根本是两个不同人用两套不同的价值标准在判断不同对象。

所以你在上面回复称A认为B的邪恶比B认为C的邪恶更邪恶,这种比较没有意义。

如果你能理解我说的这些,你也应该也就能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是自己的价值标准(按作者说叫价值函数)。

如果你从对C的价值标准来讨论这个话题,对作者而言自然感到偏题了。


游客答助理:你不觉得你说的话前言不对后语吗?分析一下:

首先,b判断c邪恶。其理由是因为c剥夺他人的言论自由。

然后a判断b比c更邪恶。其理由是因为b说了什么人命值若干钱。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二者判断何为邪恶的标准有天壤之别。

其次a的判断是b比c“更邪恶”。那不就意味着a认为:只要谁的观点不合a之意,a就认为其邪恶。而且比c”更邪恶“。说得明确一点就是,a认为:谁说出a不认可的观点那就是邪恶,且比c”更邪恶“吗?

这时,a判断为“更邪恶”的根据是什么呢?他不就是从b、c二者的比较中,认为b的邪恶更甚吗?

如果真如你所说,那是两种不同的价值判断标准,那我想问问,两种不同的价值判断标准之间可以进行比较吗?如果不行,那a怎么能得出什么“更邪恶”的判断呢?还是不要自欺欺人了吧。


理中客:关于言论自由是个什么意思,建议你往楼下找找。

———

我当然不拦着你说话,但是为了你自己好,在下结论之前,你最好有一个比较一致的标准。

或许应该仔细思考一下,当我们在这里说邪恶的时候,到底在说什么。我为了标题党大概不小心混淆了这两个概念——在某个价值函数下一个主体的行为和其后果的邪恶(比如,巨婴党到底撒了多少谎,实施的言论管制有多过分,错误的防疫决策害死了多少人损失了多少经济),以及价值函数本身的邪恶(比如,人命优先的功利函数vs.人命的价值等于ta一生能创造的GDP的功利函数,后者更邪恶——你也可以不用认同这个结论,这说明我们的高阶价值函数不同)。

如果你要说明“巨婴党在人命优先的价值观里是不是比美国更邪恶”,那你就应该试图对二者的错误防疫决策害死了多少人进行比较,而这是 反面教材@XXX本来在做的。

而他的悲剧之处在于,他原本的理论预测美国不可能在人命优先的价值函数里比中国做得更烂。当现实反对他时,他做的不是修正让自己做出这个预测的理论,而是为了维持“中国总之比美国更烂”这个结论,换了一个可以从现在的观察里得出这个结论的更邪恶的价值函数。

你前面说分不清这两个概念,我大概可以背五成锅。

此外,在这个靶子里,b目前表达的不是c因为剥夺了言论自由所以做得差,而是“为了救人造成了超出必要之上规模经济损失,不值得,让病毒帮社会解决老龄化才是正确的”所以做得差。


游客:真如你所说,b认为巨婴党花钱救人就是邪恶吗?请将证据贴上来吧。


理中客:我都贴上来了啊。你真的看完了吗……

-----

甚至你可以直接看他这楼楼下的说法:

针对美国死十万人,我一般是加个限定词“勉强”可以接受。

对于巨婴国来说,如果死了四十万人,每人500万gdp,损失两万亿,但是均分到每一年是几百亿,相比每年百万亿的gdp不值一提。

死人相当于减轻了社会的负担(以老年人为主)

如果你要找更多,请看我关联的文章里他的发言。这也能让你更清楚地看到他的思维转变的过程。

以及我非常确定你甚至根本没看完主楼就过来和我杠了。


游客:你贴的这段话能说明,c是因为巨婴党花钱救人,所以c说巨婴党邪恶吗?莫名其妙!


理中客:你看完再和我说。这种根本不知道上下文看一个标题就来的硬杠我就不浪费时间回复了。


游客:唉!你要真有证据证明你所说的为真,也就是贴上三两句话的事情。问题是,你贴上来的东西风马牛不相及呀。你能据此而说他比巨婴党更邪恶?

我在这与你的对话并非什么硬扛。说实在,我前面向你提出的问题,你一个都答不上来。你只是一味迴避,顾左右而言它。


理中客:你高兴就好,祝你生活愉快。


评议:理中客:关于言论自由是个什么意思,建议你往楼下找找。从这个回答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这位理中客还是不愿意明确说出自己的观点。其推脱的手法就是,让你到处去找找。

再者,我们从理中客贴上来的证据中根本看不到那网友说过“邪恶”二字。


交流至此卡顿了一下。但不久又以另一话题再作交流:


理中客:民主只是一个决策方法论,如果人民不够理性,它就不会Just work,不管有没有言论自由。”


游客:这就是阁下对于“民主”,“言论自由”和“理性”的理解。就此,我还居然看到下面有不少的赞。唉……



理中客:我不觉得这句话有问题。你看美国,它有民主,也有言论自由,在防疫这事上,It just work了吗?

这都4月了,我还以为这事已经够明显了。


游客:你没觉察到问题只能说明你的思想肤浅。平等,自由是人的一种最最基本的权利。民主体制是保证这些人的基本权利得以落实的,目前而言相对最好的体制,仅此而已。这跟什么能不能吃饱饭,能不能做好防疫……,都没有直接的逻辑关联。就此水平,你还居然三句不离地将理性二字挂在嘴上?


理中客:还是祝你生活愉快吧。虽然我是一个底线式的改良派,也认为巨婴国确实应该更民主一点,但是从头和你解释一遍“为啥世界并不是理想主义者脑子里想的那么简单”要花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而我好像没这个义务。

------------------

或许最简单的说法就是,病毒这种东西不跟你讲价值观。你当然可以觉得这是最好的制度,随便你。但是反正它没能Just work的搞定病毒,这和你怎么想民主和言论自由无关。民主和言论自由没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这事之后,如果你要继续觉得无论如何它还是最好的制度,不管它能不能给你解决病毒,能不能帮你搞好经济,无论如何它都是最好的制度……那,也随便你。


游客:你的自我感觉不错。问题是没人要求你解释什么乱七八糟的“为啥世界并不是理想主义者脑子里想的那么简单”东东呀。你真是好为人师。

我说的只是你对民主,自由,理性,这些词语的语义误解很深。且经常乱用。


理中客:唉……我觉得你根本不看人说话,喜欢打空气靶子,和你说话完全是浪费时间,所以请原谅我这次直接屏蔽你。我并不想妨害你的言论自由,这纯粹是为了我自己的心情和时间考虑。有问题请找Matty,让站方把程序改成屏蔽后也可发言。


总评议:在巨婴国里,巨婴党为了让巨婴们相信其执政的合法性,以令自己的统治地位时运久长。长期以来,惯用一些空洞无内容的口号煽惑巨婴。例如说什么,巨婴党将巨婴们从水深火热之中解放出来,是巨婴们的大救星,巨婴们必须服从巨婴党领导。巨婴党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地为巨婴服务。在巨婴党的英明领导下,巨婴国日渐强盛。巨婴们吃的是巨婴党的饭,不得端起碗吃饭,放下碗骂娘。……等等。不一而足。

巨婴们长期在此种单一的思想灌输下,普遍都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会产生一种幻觉——没有了巨婴党,他们将吃不饱饭。没有了巨婴党,新冠疫症将遍传巨婴国。没有了巨婴党,巨婴国将沦为西方列强的殖民地。

巨婴们无法清晰思考如下问题:假如真的没有了巨婴党,巨婴们就一定会生活于水深火热中吗?要保证巨婴党言行一致,全心全意地为巨婴服务,这不须要巨婴党接受巨婴们的监督吗?在巨婴党无须接受巨婴们监督的情况下,巨婴们如何确认社会财富将被公平分配呢?若然社会分配不公,巨婴国是否强盛与每个具体的巨婴有什么关系呢?究竟是巨婴党吃巨婴们的饭抑或是巨婴们吃巨婴党的饭呢?

由于巨婴们的思维能力受限。随之产生出种种谬论。例如:“民主只是一个决策方法论,如果人民不够理性,它就不会Just work,不管有没有言论自由。”又例如:”病毒这种东西不跟你讲价值观。你当然可以觉得这是最好的制度,随便你。但是反正它没能Just work的搞定病毒,这和你怎么想民主和言论自由无关。民主和言论自由没能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这事之后,如果你要继续觉得无论如何它还是最好的制度,不管它能不能给你解决病毒,能不能帮你搞好经济,无论如何它都是最好的制度……那,也随便你。“……。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巨婴国见闻

巨婴国见闻(二)

巨婴国见闻(三)

4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